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生活派

夏天,从吃一颗杨梅开始

标签:生活派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张元

■张元

初夏端阳枇杷熟,夏至杨梅满山甜。端午节过后,阳光像金黄的丝绒变得愈发饱满,山间的杨梅也渐渐圆润、笑意生动。真正的夏天,就是从吃一颗杨梅开始的。

杨梅之所以诱人,是因为它既有甜的本分,更有酸的挑战。一见杨梅,酸酸甜甜的感觉油然而生,从四面八方汇集舌尖之上,令人跃跃欲试。迫不及待摘下一颗放入嘴中,每一根刺平滑地在牙间触了过去,丰盈的汁水清凉缠绵,使人迷醉。一颗还未吃完,另一颗已拿在手里,酸酸甜甜的滋味,让人欲罢不能。

杨梅没有皮,可以说是最坦诚的水果;杨梅没有遇见贵妃,却成了最遗憾的擦肩。明代嘉靖年间,大学士徐阶曾作《咏杨梅》:“若使太真知此味,荔枝焉能到长安”。苏轼也对对江南杨梅赞不绝口:“闽广荔枝、西凉葡萄,未若吴越杨梅。”他还别出心裁地用杨梅包粽子,“独盘中见卢橘,时于粽里得杨梅”。

从淡红转为深红再到黑红,一颗杨梅的成熟期只有8天,如同面对暗恋的女子,还没来得及表白,她已转身远离,空留一地相思,酸酸甜甜。

杨梅成熟期短,保质期更短。那天一早,在中国杨梅之乡慈溪的大学同学让我过去品尝杨梅,因为慈溪的横河杨梅正当时令。我让他索性“一骑红尘管见笑”,以免我舟车劳顿,他笑我乃一介俗人,“早上摘的杨梅,到了傍晚颜色就会变得暗沉,要吃好滋味,还得亲手前去现摘。”

为了留住杨梅的滋味,就有杨梅酱、杨梅酒、杨梅汤、杨梅干……熬好的杨梅酱上撒一层白砂糖,红白相映,冰凉香甜,颇有些踏雪寻梅的意境;煮一碗杨梅汤,镇在冰里,等凉透了,拿出来喝几口,没有快意恩仇的刺激,却是别样的风情;黄昏时刻,慵懒地倒上半杯杨梅酒,左摇右晃,溅起阵阵酒香,是夏日里最舒适的迷醉。

对江浙人来说,杨梅不仅是美味,更是乡愁。杨梅的记忆,深深印在民国小说家王鲁彦的心中。他说,故乡的杨梅呵,相思的杨梅!它有着多么惊异的形状,多么可爱的颜色,多么甜美的滋味呀。相思的杨梅,还有西施和范蠡的爱情,西施的美丽和范蠡的虔诚,感动了上苍,才有了“会稽杨梅天下奇”的传说。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颗最好吃的杨梅……某年立夏,我虔诚且忐忑地行走在自己的人生递进之路上,那是一个关于角色的递进,虽然已有很多时日的准备,但面对递进后的一切,幸福中总有着些许的犹豫。现在想来,这种感觉像极了那颗杨梅——酸酸甜甜,绵延不绝。


  • 分享:
  • 编辑:李凌霄     2022-06-23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