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文娱

我期待的音乐会只是暂停中

标签:文娱 | 来源: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 | 作者:吴玫

我还是期待王健与上海四重奏合作的这场音乐会,因为,我相信这场音乐会只是暂停了。春暖花开以后,我一定会收到上海交响乐团通知:2月22日的那场音乐会改在了某月某日,快抢票吧!

■ 吴玫

不知道欣赏过多少页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出海报了,这一页,最是惊艳:一间仿佛从油画上走下来的小木屋里,坐着5位优雅的大叔,他们是上海四重奏的李伟纲、李宏刚、蒋逸文和尼古拉斯·萨瓦拉斯,以及大提琴演奏家王健。海报上的5位演奏家,虽没有办法说话,但他们脸上沉稳的微笑告诉欣赏海报的乐迷,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2020年2月22日,他们,两把小提琴、一把中提琴和两把大提琴将在上海交响乐团上演一场精妙的音乐会。

这一场音乐会的票子,早在看到这张海报之前我就已经收入囊中,那么笃定这是一场完美的音乐会,是因为王健和上海四重奏都是优质音乐会现场的保证。

2014年9月19日,上海四重奏“贝多芬弦乐四重奏全集”音乐会在上海交响乐团演艺厅拉开了首场的帷幕。那以后的大半年里,我像与可靠的朋友定期约会一样,按照票上的日期准时走进演艺厅坐在固定的位子上等待第一小提琴李伟纲先生挥动弓弦。贝多芬一生创作了16部弦乐四重奏,这些作品,有的清澈,有的凝滞;有的欣悦,有的痛定思痛。上海四重奏按照他们的逻辑编排每一场音乐会的曲目,我信任他们,所以,去听音乐会前,我故意不做准备,任由他们将我带往任何一种情感的极点。2015年5月29日,是最后一次约会了,那一场的曲目是贝多芬的晚期四重奏作品,第130号、第133号和135号,听完以后我写下这样的感动:“从初秋开始,结束于来年的初夏,季节变换,台上的演奏家不变,我左右素不相识的听友不变,我喜欢这样的约会。唯其如此,李伟纲一句‘贝多芬全都拉完了’才让我倍觉伤感。我真想问问上海四重奏,我们能相约莫扎特全集吗?我们能相约勃拉姆斯全集吗?”

后来,他们又在演奏贝多芬弦乐四重奏的舞台上与乐迷分享了勃拉姆斯的作品。再后来,他们居然请来了大提琴演奏家王健,为乐迷奉上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

说到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人们首先想到的一个词就是苦涩。生于1797年,卒于1828年,短促到令人扼腕的31岁人生,舒伯特总是在贫病中挣扎。世界对他一点儿也不仁慈,他却把自己的深情以音乐留给了全人类。从11岁进入皇家神学寄宿学校开始尝试作曲,以后的20年间他总共创作了1000多件音乐作品,包括600多首艺术歌曲,18部歌剧、歌唱剧和配乐,10部交响曲,19首弦乐四重奏,22首钢琴奏鸣曲,4首小提琴奏鸣曲以及许多其他作品。《C大调弦乐五重奏》被归入了许多其他作品里,因为,这首作品使用了比较特殊的编制,在常规的弦乐四重奏的编制基础上添加了一把大提琴。这一添加,增强了低音部的“实力”,使演出效果更加丰富。常有人评价舒伯特《C大调弦乐五重奏》的现场,颇有交响乐的韵味。

评价舒伯特的这部作品交响化,还在于其长度,55分钟,就算是一部交响乐,它也是一部大作品了,所以,这也是一部考验听者的作品。再加上它没有舒伯特更著名的《鳟鱼五重奏》那样优美的旋律,许多乐迷想要走进《C大调弦乐五重奏》又总是半途而废,就像我一样。

1828年,入秋后舒伯特的身体越来越差,他大概也预感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便努力振作起来将盘桓在脑子里的乐句落实在五线谱上。完成了《C大调弦乐五重奏》和《降B大调钢琴奏鸣曲》、一部室内乐的扛鼎之作和贝多芬之后一部最好的钢琴奏鸣曲,舒伯特谢世。

在生命最后一个月里完成的作品,怎能不烙印上作曲家彼时的心境?对死亡的不祥预感与总是伴随着舒伯特的乐观精神在作品的四个乐章里轮番唱着主角,让聆听者天上人间地感受着什么是悲什么是喜,什么是悲欣交集。

音乐家在介绍舒伯特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时,总会说这样一句话:“舒伯特考验的是演奏者技巧及耐力。若非演奏者之间配合默契,就很难完整地完成此曲”。听了那么多场王健的音乐会现场,我觉得他的演奏气质非常匹配舒伯特的这部作品,至于他与上海四重奏的合作能否默契——2018年12月26日王健50岁生日,他用给上海乐迷奉献一场音乐会的方式欢度。那晚,担任乐队首席的,就是上海四重奏的第一小提琴李伟纲。

因为特别期待2月22日的音乐会,所以我会时不时地从手机里调出那一页海报仔细端详一番,也就牢记了音乐会的上半场曲目,也是舒伯特,是他的弦乐四重奏《死神与少女》。

1817年,舒伯特被德国诗人马蒂亚斯·克劳丁斯的诗作深深打动后,为之配上了音乐,在舒伯特600多首艺术歌曲曲目里,就多了一首忧伤而富有哲思的《死神与少女》。7年以后,也就是1824年,舒伯特又将艺术歌曲《死神与少女》的旋律化入了自己正在创作的第14号弦乐四重奏的第二乐章,使得总共4个乐章、演奏长度达35分钟的这部作品,忽而明艳忽而幽怨,非常适合与《C大调弦乐五重奏》放在同一场音乐会里。

两部佳作的一场音乐会,怎能不令人念念不忘?可是,2月1日上海交响乐团宣布,取消2月的全部演出。读到这一消息的刹那,我非常难过,无奈之下只好找出自己收藏的这两部作品的唱片,来消解与一场绝佳的音乐会擦肩而过的遗憾。

奥地利阿尔班·贝尔格弦乐四重奏团,是全球最顶尖的弦乐四重奏团之一。他们演奏的《死神与少女》以及他们与大提琴演奏家希夫合作的《C大调弦乐五重奏》,从演奏水平到录制水平,都非常优质,听得我感慨万千。可我,还是期待王健与上海四重奏合作的这场音乐会,因为,我相信这场音乐会只是暂停了。春暖花开以后,我一定会收到上海交响乐团通知,2月22日的那场音乐会改在了某月某日,快抢票吧!

  • 分享:
  • 编辑:李凌霄     2020-02-20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