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职场

《小城单身人群春节行为习惯调查报告》发布

红包最“头疼”,逼婚最“有压力”

标签:职场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谢威 袁梦佳

过年方式变“多元”

“自己一个人,哪儿也不去” “春节值班加班”成为小城单身们的过年新方式

“红包”成春节总支出金额占比最大项目

约占比22.3%,其次为聚会娱乐占20.9%,礼品支出占19.1%

“被逼相亲、婚育”“金钱压力”成过年压力榜中最多选项

两者占比之和达39.7%,剩余占比12.2%为聚会中的各种“攀比”

终极版报告长图.jpg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谢威 袁梦佳

“2020年春节在哪里过”,对于“漂一族”的小城单身人群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道选择题那么简单。近日,赶在2020春节前,中国妇女网联合视频恋爱App“伊对”发布《小城单身人群春节行为习惯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从2万余份受访者的数据来看,小城单身人群开启“多元化”过年之路,除了传统方式“回老家团聚”,反向团聚“在工作的地方,和家人过年”外,“自己一个人,哪儿也不去” “春节值班加班,继续坚守工作岗位”成为小城单身们的过年“新路子”。

结合受访人群所在行业分布来看,商场超市大卖场零售、邮政快递物流等从业者单身居多,占比41.18%。其次分别为餐饮娱乐时尚行业(餐饮、休闲娱乐、时尚美容)占比21.67%,销售行业(房产家居、通讯设备、车市等)占比20.48%。单身的外卖小哥哥们、小卖铺的小姐姐们,他们的过年之路还有哪些新变化?这条路上又有哪些是不变的呢?

小城单身们的过年方式变“多元”

在过年方式上,《报告》显示除了传统方式“回老家团聚”占比最高达44%外,“自己一个人,哪儿也不去” “春节值班加班,继续坚守工作岗位”成为小城单身们的过年新方式。

24%的受访者选择“自己一个人过,哪儿也不去”,11%的受访者选择“春节值班、加班,继续坚守在工作岗位”,成为过年新方式中占比最大的两项。此外,选择 “在工作的地方,和家人团聚” 占比14%,“外出旅游”占比4%、“去对象家里过年”占比3%。

今年是单身青年张先生首次把父母接到北京过年。来自河南开封的他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越到过年越忙碌,除了固定值班的两天,另外还有一些兼职工作。”张先生从事媒体行业4年多,从大学毕业就待在北京。“基本工作的月收入5000元左右吧,比不上每个月抽几个周末或趁着节假日做副业收入高。”同时拥有主业和副业(俗称:斜杠青年)的张先生坦言,现在斜杠青年越来越多,大家都是越到春节越忙碌,各种公司年会、新春派对、配音录音都是挣钱的“主场”,去年自己一个人过的,“年味”明显不足,今年干脆接父母来北京好好过年。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徐敬宏分析,过年方式的多元反映出人们生活方式和观念的更迭,也是当下我国经济发展变化的一种体现。总体呈现出春运迁移人口总量增长放缓,人们在过年时更加自由轻松的趋势。无论如何,人们祈求团圆的心情没有改变,这便是过年的最大意义。

红包成为过年最“头疼”的事儿

从过年的“花钱”习惯看,调查数据显示,“红包”成为小城单身人群春节期间,总体支出金额占比最大的项目,占比22.3%。其次分别为聚会娱乐占20.9%,礼品支出占19.1%,交通支出占8.5%。支出总额上,近47%的人群将总预算控制在1000~5000之间,1万元以上的占比16.6%,5000~7000的占比15%,7000到1万的占比12.6%,1000以下占比9.6%。

从过年的“压力”看,“被逼相亲、婚育”“金钱压力”成为过年压力榜中打钩最多选项,两者占比之和达39.7%。剩余占比12.2%为聚会中的各种“攀比”,占比10.5%为体重猛涨,占比5.4%为7天太短,总有节后综合征。占比4.1%为交通压力。其中,男性把“被逼着相亲、婚育”列为头等感到压力的事情,次之为金钱压力,女性相反。

来自内蒙古的“北漂”外卖小哥肖健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过年回家最大的压力就是被逼婚。因为职业原因,而立之年的肖健在北京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家人挺着急,帮忙张罗各种相亲,但是很多女方家长觉得我的职业会让我是一个‘停不下来’的状态,又背井离乡在北京打工,见一面就没有然后了。”肖健无奈地说,“又长了一岁,预计今年逼婚强度指数要超过去年。”

虽然“被逼婚”,又顶着金钱压力,但择偶标准上,在2万余份的调查中,38%的受访者们不约而同地把 “人品”作为择偶的首要考虑标准。且不变的正能量是,在男女分开调查中,大家在“人品”选项的勾选率依旧占比最高。

  • 分享:
  • 编辑:袁梦佳     2020-01-21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