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文娱

陶红:期待,用角色展现当代女性的多样魅力

标签:文娱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熊维西

“如今的影视作品中,女性角色的力量也更多地被看见、被塑造,我也期待自己能通过扮演人物层次更丰富的角色,来展现当代女性多样的魅力。”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 熊维西

在自我与母亲的角色之间,女性应如何自处?今年5月公映的电影《泪光中的妈妈》通过三个故事,带着观众走近亲子关系,体察作为母亲的内心世界。由演员陶红饰演的母亲闫丽引发了观众的深深共鸣。作为一个工作忙碌的职场女性,她不断在职业与育儿的角色中切换,严格要求自己的儿子,而正处于青春期的儿子小泽渴望自由和独立,对母亲的管束感到抗拒。在不断磨合中,母子二人逐渐理解了彼此的爱与期待,达成了相互尊重的融洽关系。在电影中,陶红细腻地呈现出一个母亲内心的挣扎和坚守,展现出母爱的力量和温暖,也给予了观众借鉴和启迪。

电影上映期间,陶红接受了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的采访,畅谈了关于影片中角色的理解和感悟,也分享了她过往塑造不同女性形象的心路历程。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您接拍电影《泪光中的妈妈》的初衷是什么?

陶红:这部电影所探讨的亲子关系问题是当下社会普遍关注的一个话题。影片中呈现了三个不同家庭中父母与孩子相互理解和沟通的故事。在影片中,我饰演一个外科医生,也是一位母亲。她是一名高知女性,但对孩子有着极强的控制欲,管理也很严格。这与现实社会中许多家长在与子女的相处时遇到的矛盾有着共通之处。我觉得剧本的立意很好,通过探讨家长与孩子之间的相处之道,可以引发观众对这个话题的思考。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您谈到亲子关系是社会时下的热点话题,那么,您身边是否存在着与电影中类似的真实案例?

陶红:是的,电影中个性强势的母亲和类似的亲子关系问题在现实生活中的确存在,我身边也有很多这样的故事。作为母亲,她们常常希望孩子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事,包揽孩子的大小事务,比如工作、生活以及感情方面的决策。当然,这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可能现在更甚。现实环境加深了母亲在育儿过程中的焦虑感,家长的过度干涉又导致孩子的压力越来越大和困惑越来越多。我身边的一些朋友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会开始反思,并试图与孩子达成和解。我认为,孩子的抗争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叛逆情绪,实际上它反映了他们渴望独立和自主决策的需求。因此,孩子表达抗争并不是一件坏事,可能恰是促使亲子关系走向沟通的契机。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结合您出演的影视作品与自身的体验,您认为妈妈在家庭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陶红:近年来,我在一些影视作品中扮演了许多母亲的角色,如《泪光中的妈妈》里的闫丽、《恋恋红尘》中的胡晓芳,以及《山海情》中的得福妈,每个母亲的境遇各不相同,但通过饰演这些影视角色,我对母亲这一身份有了更深层的感悟。我觉得,无论处于怎样的家庭环境中、从事何种领域的工作,母亲在家庭里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影响着孩子的成长以及家庭的和谐。母爱,如水般包容,包容度越高,她所获得的价值感和幸福感也会更强。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您曾经刻画过的女性角色非常多元,包括京剧演员、运动员、市井商贩以及古装人物,在选择剧本和角色时您遵循的原则是什么?

陶红:在影视行业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一部戏能否打动观众是由多方面的因素决定的。但确定的是,我饰演的每一个角色和剧本都会经过慎重挑选。我始终觉得演员与角色的关系宛如恋人,你必须对这个角色有感觉然后爱上这个角色,才能萌生出想要表达和进行创作的冲动,进而建立自我与角色的关联、融合。就像电影《生活秀》中的来双扬,她有着复杂的经历,一个人物身上集中了多种女性特征。而《风云》中的楚楚,看似简单,实则在表演上极具挑战,因为我需要在简单的人物设定基础上塑造出她的独特个性。借由展现女性所面临的困境与希望,我期望能给予观众心灵上的启迪,打动并疗愈他们,为他们带来力量与信心。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在您过往饰演的角色中,您最喜欢您塑造的哪几个女性角色,这些角色给您带来的收获是什么?

陶红:很多角色我都很喜欢,例如电影《生活秀》中的来双扬,这个形象最温暖人心的地方,在于当她经历了许多波折变得一无所有后,仍勇敢地选择重新出发。我记得电影中有一幕,吉庆街上的人在为她作画时,她的表情是哭中带笑的。那是片中极具力量、直击人心的一瞬,我非常佩服导演早在24年前就能够如此深入地洞悉女性的内心世界。还有《傻春》中的赵素春,她为了维系家庭,敢于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创业,办起小餐馆、服装店、制衣厂。这一角色属于典型的付出型人格,她的观念是特定时代造就的。她身为家中的长女,不惜牺牲自我,成全了整个家庭。赵素春始终坚信自己的付出和爱都是值得的,并相信爱会给予她回馈。

我完全没想到这样一部传统的年代剧能够依靠观众的口碑火起来,也没想到“傻春”这个角色让我收获了许多“90后”和“00后”的粉丝。他们喜欢“傻春”是因为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在成长过程中倍感孤单,非常羡慕拥有一个大家庭,渴望能有“傻春”这样的姐姐。而“傻春”身上那种赤诚简单的力量,具有跨越时代的感染力。事实上,优秀的作品无论其题材、角色、故事背景如何,真正能打动观众的是其底层的价值观,也就是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您接下来会有什么作品推出?是否期望尝试一些全新的角色类型?

陶红:《三叉戟2》很快就要和大家见面了,其中的人物设定与关系是第一部的延续,同时又展开了新的案件故事。而我在剧中依旧扮演陈建斌老师所饰演的崔铁军妻子张华这一角色。张华身为街道办主任,行事特别讲究原则,个性十足。同时她内心有柔软的一面,默默地支持着丈夫,维护着家庭的和睦。

当然,我还有很多想要尝试的女性角色。在当下社会,女性的形象已变得越来越多元化,她们拥有独立的想法和主见,依靠自己不断成长。如今的影视作品中,女性角色的力量也更多地被看见、被塑造,我也期待自己能够通过扮演人物层次更丰富的角色,来展现当代女性多样的魅力。


  • 分享:
  • 编辑:范语晨     2024-06-05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