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文娱

《新生》:剖开的是真相,亦是真实的人性

标签:文娱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刘子婧

《新生》没有用“恋爱脑”这一“降智”的刻板形象去粗暴解释女性情感受骗的原因,而是真实再现了女性在爱情中丰富的自我需要。

■刘子婧

一场追思会、一座偏远孤岛上的豪宅、五个互不相识的人……由优酷白夜剧场出品的热播电视剧《新生》以这样集齐悬疑要素的开头,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也实实在在地围绕“费可”这一核心人物,通过分散的自述,巧妙勾勒出了一圈完整的“Fake”关系网,令人心惊胆战却又欲罢不能。

参加追思会的五人都与费可有关,却非亲非故、素昧平生,彼此的身份、年龄和性格也大相径庭。有矿业公司的老板识人不明,将自己的独生爱女嫁给了青年才俊费可,还按照新晋女婿的建议大笔投资,最后人财两空;也有基金副总好心收留、提携初入金融行业的后辈费可,一同开设了“老鼠仓”赚钱,却被卷走了大笔所得,还发现费可在自己外出时常常鸠占鹊巢,借以行骗;还有年轻活泼的靓丽女子,声称自己为大学时的初恋男友费可付出一切,只留下整容的痕迹和布满阴影的回忆……剧集节奏紧凑、信息量大,让观众有着无限思考空间。

运用一大半的剧集篇幅呈现受骗者对骗子和骗局的单方面回忆,成为本剧叙事最突出的特点——在不同的主体展开自述时,费可以迥异的形象出现在他们各自分享的闪回片段中,五人仿佛认识了五个截然不同的费可,他们磕磕绊绊地试图拼凑出费可此人的全貌,也跌跌撞撞地在分享对费可的认知时暴露了自己。以爱女心切的“煤老板”陈树发为例,在他的回忆里,冒充“官二代”的费可处心积虑地接近并讨好他的女儿陈佳佳,从而成为备受自己信任的家人,让后续的欺骗成为可能。然而,快节奏、情绪化的自述经不起推敲,比如他关心女儿的择偶情况仅限于物质条件,未查证政府官员的信息就盲目巴结,未见到对方家长就嫁出爱女,种种这些他有意无意避而不谈的额外信息同样具有关键意义。于是,回忆中受骗者“一边倒”的叙述让观众不由得在心里画了一个问号:陈树发究竟仅仅是过度信任女儿和女婿导致悲剧,还是出于利弊权衡、试图官商勾结却落败的结果?在场众人究竟是被玩弄、被欺骗而不了解费可,还是受到自己的欲望驱使,从而回避着费可行骗的真相?由此,受骗者人性的深渊与骗局一道显露,剧集的匠心也随之显现——借费可这一关键人物,《新生》力图巧妙地剖析人性,呈现众生的欲望纠缠和社会的复杂面向。

剧集对人心人性的深挖,亦触及了女性受害者的困境。事实上,在原著小说《费可的晚宴》中,佳佳早在婚前就觉察了费可的部分可疑之处,也向父亲表示了就此订下婚事的犹疑,但陈树发急于确保煤矿的利益,反而忽视女儿的感受,不断为费可找借口,积极地促成了婚姻,也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陷入抑郁情绪最终自杀负有责任。电视剧的改编则更为彻底地揭示了陈树发的“爱女”人设的虚伪,在何珊指出的反转真相中,陈佳佳曾多次强调“这是我的人生”,清醒地质疑道德绑架的父亲,质问“你问过我意愿吗?我是你的工具吗?”。事实上,直至生命的终末,陈佳佳仍在积极逃离。面向观众,何珊和陈树发的陈述互相映照,形成残酷的对照,陈佳佳未能亲口说出的一部分事实,也使得家庭内部的权力关系、女性在婚姻与家庭中的“失声”困境得到了深刻呈现。

随着五人回忆的相互核对、彼此拼凑,费可数额庞大、牵涉数人、时间线交错纵横的骗局逐渐显露全貌,无疑成为该剧最大的吸睛焦点。在接力式的叙述过程中,五人的互动提供了丰富的补充信息,通过确认时间和地点,比对费可的言辞,大家逐渐注意到费可行骗缜密又粗糙的特质:论缜密,费可从青涩的初恋女友、成熟的职场女性骗到自信的千万富翁,灵活多变地采用不同的人设和表演状态,如鱼得水地融入特定的圈子,博取众人的信任,不可不谓心思细腻;论粗糙,费可行骗众人时存在时间线上的重合,并且相当大胆地利用一个人的资源欺骗另一个人,甚至出于疏忽留下不少隐患,比如被基金副总程浩发现自己冒用他的居所待客,甚至弄丢了程浩的宠物……这样粗糙的骗局能够成功,愈加凸显出人性弱点是如此容易被捕捉与利用。这或精密或粗糙、但均与人性弱点一拍即合的骗术揭露,也为观众带来启迪——诚然,谁都不能成为无欲无求、无懈可击的圣人,但面对内心的欲望与外界的诱惑时,至少应当提醒自己,世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奇迹。

除了四位被骗者之外,记者何珊是这场追思会中的特殊人物。她时刻以记者的敏锐关注着这一场“坦白局”的走向。针对不同人的回忆与自述,何珊会及时追问存疑的细节,确定具体的时间线,也会总结性地揭示他人受骗的原因。这不禁让观众思考,并未受骗的何珊为何卷入此局?难道她只是一个被安排进来的、客观理智的工具角色吗?随着何珊与众人之间交集的缓缓展露,她的真实目的才逐渐水落石出,其人物画像也丰满起来。

不只是何珊这一角色成为剧集的亮点,《新生》中所塑造的三位主要女性角色均具有立体、复杂的人物层次——她们绝非费可骗局中的机械配角,事实上,她们不仅站到了叙事的台前,基于各自的性格、处境和需要为观众呈现了最有利于自己的回忆,甚至在受骗的复杂经历中也显示出不容忽视的主体意识,是细腻构思下的立体人物。以苏倩为例,她在面对费可时落落大方,把握着言行的分寸,同时也在极力向费可隐藏着自己的秘密。在费可谎称创业破产时,苏倩果决地调用了自己手头的资源。苏倩合理的行动逻辑意味着,《新生》力图不再用“恋爱脑”这一“降智”的刻板形象去粗暴解释女性情感受骗的原因,而是真实再现了女性在爱情中丰富的自我需要,充分体现出创作团队在角色塑造上的深思熟虑。

可以说,作为《孤注一掷》的导演申奥“闯荡”电视剧圈的一部力作,《新生》延续着警示性的社会关怀。被费可欺骗的人或是希望财富扩张,或许想要维护令人艳羡的爱情,或是希望逃离单调的生活,这些在现代社会无比真实的欲望与需求,让他们被骗子锁定,陷入后者精心定制的“Fake”骗局,由此也触动了观众的内心,达成了普适性的共情。在比电影更长的叙事篇幅中,创作团队以最为直接的围坐自述情节展开,细致缜密地设计了引人深思的剧情。剧中每一位人物的叙述都潜藏着层层反转的可能,作为观众,我们能否获知真相尚且存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接近真相、反思人性的探寻与思考始终有益。

(作者系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德语系在读硕士研究生)


  • 分享:
  • 编辑:范语晨     2024-05-13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