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观点

变“村民”为“村才”

——以现代治理制度化推动乡土治理人才培育体系化,打造新时代枫桥经验象山样本象山样本

标签:观点 | 来源:中国妇女报官方客户端 | 作者:朱刚露 金鑫

基层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健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为中国式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新路指明了方向。浙江宁波象山通过打造“村民说事、村嫂说情、村舅说理、村官说法”的乡村善治“说系列”体系,同步整合除险保安四跑道、基层治理大联村(社)行动,深化完善镇乡(街道)社会治理中心建设,推动四治融合的基层治理模式,构建乡土治理人才队伍培育体系,以“治”的现代化推进“人”的现代化和“物”的现代化,为浙江省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提供了象山样本和经验。

一、再谈象山乡村善治“说系列”的时代特色,探索象山样本背后的深层次内涵特征

2009年以来,象山县“村民说事”历经十年探索实践、深化提升,迭代形成了乡村善治“说系列”,通过“说、议、办、评”四大环节,牢牢把握了基层党组织群众组织力的关键抓手,不断赢得群众信任、凝聚群众民心,社会影响不断扩大,成为提升基层党组织群众组织力的一大创新实践。

(一)具有党建统领、多方联动的组织特征。在推动乡村善治“说系列”时,象山始终注重发挥党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作用,县委常委会定期听取情况汇报,协调各部门、各乡镇(街道)有效解决各类问题,共同推动乡村善治“说系列”落地落实。具体来说,县社会治理中心负责统筹,县委组织部、县社会治理中心、县妇联、县司法局分别负责“村民说事”“村舅说理”“村嫂说情”“村官说法”工作,县纪委县监委机关、县委统战部、县委政法委、县人民法院、县人民检察院、县公安局、县信访局、县民政局、县财政局、县农业农村局做好配合。

(二)具有汇集众智、聚力谋事的发展特征。乡村善治“说系列”以“村和万事兴”为导向,聚焦“和”与“兴”两个核心目标,以及“风貌”与“风尚”两个重要目标,形成“四大主题”。四大主题中的矛盾纠纷源头化解、新时代美丽乡村建设、乡风文明、乡村振兴等作为关键议题,就是推动和促进乡村和谐、村庄发展的核心内容。乡村善治“说系列”广泛动员“四团四说”共话发展,通过综合运用“说事、说情、说理、说法”等“情理法”刚柔并济的方式,做到以理服人、以情动人、依法治人,突出从源头上发现并化解不稳定因素、信访苗头倾向,与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要求相契合。乡村善治“说系列”,说的是矛盾、化的是心结,说的是文明、树的是风尚,说的是发展、促的是振兴,以“说系列”为切入点推动乡村振兴、乡村共富和农业农村现代化。

(三)具有流程再造、标准规范的制度特征。“村民说事”制度已完成国家标准化试点创建,“说、议、办、评”闭环流程已入选中央相关文件,“村嫂说情”、“村舅说理”、“村官说法”等目前均已形成“问事、讲情、促和、访评”、“听事、讲理、商解、访评”、“询事、讲法、裁断、访评”等规范流程。以“村舅说理”为例,“听事”是掌握矛盾纠纷原委,分清是非;“讲理”是摆事实、道理,将理说透;“商解”是协调双方达成调解协议;“访评”是事后回访,巩固成果,评价归档。同时,将“说系列”均无法化解的矛盾纠纷,转入“访调诉裁”程序,并纳入“基层治理四平台”跑道内化解,形成独具特色的矛盾纠纷化解“说访调诉裁”一体化体系。整个工作流程已完全流程化、规范化、体系化,具有充分的可操作性、可复制性。

(四)具有高效协同、体系作战的系统特征。“说事、说情、说理、说法”均可作为第一道程序开展,也可互相交办、互相承接、互相合作,两两之间相互联系,整体呈构建出高效协同、科学有效的内部流转体系。同时,“说系列”也可作为基层社会治理体系的一部分,作为源头治理的“魔方结构”与除险保安四跑道、基层治理大联村、镇街社会治理中心进行再组合,将乡村善治“说系列”事件通过“141”体系流转到县镇两级社会治理中心,纳入“基层治理四平台”跑道内处置,形成基层社会治理的“大魔方结构”。

二、四个破题打通“村才”培育关键,搭建从制度化现代治理到系统化“村才”培育的科学体系

合理的机制才能生成“村才”培育的土壤。象山正是在推进乡村善治“说系列”的基础上,在施行现代治理制度化、体系化的基础上,实现了系统化的“村才”培育科学体系,形成村才不断涌现、机制不断迭代的良性循环。

(一)实现了从“干部主导”到“群众共治”的有效破题。长久以来基层的治理机制基本上以“干部主导”为主,在乡镇干部、村干部的主导下进行社会治理的微观实践,治理成效往往机制因为诞生之初存在的官方背景导致治理效果存在一定偏差,而搭建乡村善治“说系列”平台后,则真正实现了群众参与治理的有效平台和途径,“想说都能说,遇事要商议,有事马上办,好坏大家评”,村民对关乎自己切身利益和村庄长远发展的事情,有了知情权、提议权、商议权和监督权,村民开始真正成为村民自治的主体力量,为村民提供了展现能力、发挥才能的平台,扩大了“村才”蓄水池、选秀池。

(二)实现了从“参与配角”到“治理主角”的有效破题。乡村善治“说系列”注重将村级各层面力量通过“给身份、赋能力、建机制”形式,形成一个个共治圈,有组织地扩大“善治”群众参与面。从妇女群众、调解员、网格员老年协会、新乡贤以乃至于基层治理大联村包联团队,参与治理的人群相比类似的治理机制不仅更加多元,而且还更加核心,真正担当着治理主角的核心C位。在“村民说事、村嫂说情、村舅说理、村官说法”机制中,都由村民担当主角,由村民提出问题、协调困难、解决问题,有效提升村民参与治理、处置村情村务、推动村庄发展的能力水平,为“村才”培养提供现实磨刀石。

(三)实现了从“空凭热血”到“系统推动”的有效破题。聚焦破题仅靠参与治理热情、服务群众热血的机制弊端,推动建立多层次、多体系的督查考评及保障激励的系统推进机制。将乡村善治“说系列”的执行落实情况纳入县目标管理考核、联村干部绩效考核和村党组织书记年度绩效考核,同时也纳入基层治理大联村包联团队年度评价。同时,各级党组织采取县级领导挂点联系、县级部门结对帮扶、“第一书记”驻村整转等举措,整转帮扶后进村基层党组织,全县基本实现三星级以下村党支部“清零”,县委组织部同步实施“村级后备干部千人计划”,以乡村善治“说系列”机制为依托,通过开展专题培训、压担锻炼、帮带培养等,打造素质优良、数量充足的村级后备干部队伍。

(四)实现了从“群众自发”到“高位引领”的有效破题。在县委层面大力推动和推广乡村善治“说系列”机制,全县上下各单位各部门均参与其中、联合引导,县乡村联动,自上而下推动自治、法治和德治资源下沉到村民说事平台,以“高位引领”解决好“群众自发”存在的模式弊端。在具体实践中,要求乡镇(街道)党委(党工委)书记每月听取乡村善治“说系列”开展情况,分析研究重点问题化解举措,村(社)支部书记必须参与乡村善治“说系列”,每月开展1次以上相关活动。同时,将“警民说事”“法官说案”“检察官说法”“律师E说事”的参与主体也纳入“村官说法团”队伍。此外,村才可以相互兼任、身兼多职,并将各地各部门各组织作为村才的坚强后盾,上下联动提升村才处置疑难问题和专业问题的能力水平。

三、系统重塑基层治理体系,打造新时代“村才”治理样板

(一)党建统领机制。基层党建是加强基层治理的强大保障,要发挥党委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作用。从县级党委层面出发,系统规划“村才”治理的实践路径,搭建好满足并且适宜“村才”参与治理的基层体系、整体架构,为“村才”参与治理提供充分的组织保障。突出“党建统领”、完善“机制保障”,明确制定“村才”参与基层治理的制度细则、管理办法,从制度上、管理上推动“村才”参与治理整体体系的有效运行。

(二)多元参与机制。更加突出问题导向、实践导向,积极拓宽多样、畅通、有序的“村才”参与渠道和形式,将相关权责适度下放至乡镇党委,鼓励基层自主创新,创新“村才”参与治理的主体范围,推动专业调解员、律师、退伍军人、农创客、新乡贤等群体作为“村才”参与到基层治理中。

(三)督考推动机制。建立完善的“选、育、管、用、评”全链条管理评价体系并纳入县目标管理考核、联村干部绩效考核和村党组织书记年度绩效考核,同时也纳入基层治理大联村包联团队年度评价。围绕打造一支结构优、能力强、敢作为的高素质“村才”队伍。由组织部牵头、信访、司法等相关部门参与制定,对表现出色、积极负责的“村才”及时予以正向激励奖励,畅通“村才”与村干部队伍之间的合作交流机制。

(四)数字驱动机制。以基层智治系统建设为牵引,依托线上“村民说事”平台和县级“智治云图”、镇街“智治平台”、村社“智管家”,将乡村善治“说系列”事件通过“141”体系流转到县镇两级社会治理中心,纳入“基层治理四平台”跑道内处置,探索开发事件分析风险识别应用场景,推动业务流、事件流、数据流相融合,形成“大说事+大数据+大脚板”的治理格局。

(中共浙江省委党校2024年第一期中青二班一支部学员 朱刚露 金鑫)

  • 分享:
  • 编辑:姚改改     2024-05-10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