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新闻

谁来管管未成年人文身 江苏检察机关将提起公益诉讼追责

标签:新闻 | 来源: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 作者:卢志坚 叶婷 记者 李超

能否为未成年人文身,我国并没有明确的禁止性法律规定。这也导致了当地卫健局、市场监督管理局都认为,对为未成年人文身没有行政处罚依据。调查发现,不仅仅是沭阳县,周边一些市、县也存在为未成年人文身的现象。

卢志坚  叶婷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反感,特别反感,我现在恨不得把它抠了,糟蹋自己啊!”2020年5月,在看守所的刘克(化名),揉搓着刺满墨色花纹的手臂,一边流着泪说。

2020年4月14日,未满17岁的他,在网上发布炫酷照后,附上“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跪着也要走完”的评论后,因涉嫌聚众斗殴罪被警方抓获。经查,他涉嫌参与两起聚众斗殴案,致多人轻微伤。

文身对未成年人前途有不利影响

鬼面、獠牙、黑白无常、骷髅……这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文身,布满了这些少年的胸前、后背、胳膊甚至腿上。他们以文身为耀,混迹社会,好勇斗狠,甚至触犯了法律,引起了检察官的关注。

江苏省沭阳县人民检察院负责此案的审查批捕,该院副检察长叶梅发现,刘克手臂和胸前有大面积黑白无常文身图案,面目狰狞的墨色图案与其稚气未脱的面孔显得格格不入。而案件中涉及的其他十几名未成年人,身上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文身。像小克这样的未成年人大面积文身的情况在其他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案件当中,也不时出现。

叶梅说,大多数涉罪未成年人是因为无知盲从、江湖义气,或者单纯觉得酷。小克就认为:“兄弟们都有文身,我要是没有,就不是兄弟了。”

意气用事带来的后果是后悔与无奈。“文身馆只管收钱文身,并没有告知文身非常难清除。”一位接受帮教的未成年人小韩对社工说,“父母带我去医院清洗文身,花了6000多元,效果不好,还留了疤痕。”给点儿钱就能文,但是花多少钱都洗不掉!我带孩子去洗,用的激光机器,回来肉都烂了,化脓了……”小韩的母亲痛心地说。不少文身的未成年人的父母在心痛和反思的同时,向未成年人文身的从业人员发出了诘问,希望“能有哪个机构出来管理一下这个行业!”

叶梅说,文身不仅对未成年人造成了身体上的伤害,对他们的未来前途也有不良影响。目前,国内参军、从警、公务员录用等都对文身有限制。有部分被帮教未成年人对帮教社工说,在返校就读、就业和择偶时,曾经的文身给他们造成了很大困扰。

检察机关调查发现文身行业失管无序  

随后,沭阳县人民检察院成立由业务骨干组成的未成年人公益诉讼检察办案组,从走访侵权文身馆、赴相关行政机关调取证据、涉案未成年人及监护人谈话、相关法律法规检索等方面分头开展调查工作。办案组对文身馆经营者、36名涉案未成年人及监护人、主治医师谈话70余份,制作调查谈话笔录300余页,调取侵权主体个人信息、工商注册信息等相关书证150余页,并对提取的文身颜料是否有毒有害委托专业机构鉴定。

经调查发现,文身馆存在混乱无序和行业失管问题:不少文身馆没有任何证照,环境普遍脏乱差;购买的颜料、器械、用品用具等来源不明,质量无法保证;消毒意识不强,极易造成文身创面感染及传染病传播风险;有的文身馆甚至违法开展洗文身业务,涉嫌非法行医,给不特定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带来很大损害;送检的文身颜料含有致癌的游离甲醛成分……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调查认为,县卫健局、市场监督管理局作为清洗文身医疗活动、文身经营主体的主管部门,均未履行对文身行业无证经营、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情形下开展洗文身业务行为的监管职责,导致该县文身馆长期无证无照经营,侵害社会公共利益。

2020年10月30日,沭阳县人民检察院举行公开听证会,对县卫健局、市场监督管理局怠于履职是否进行行政公益诉讼立案,听取了团委、妇联、关工委等未成年人保护相关单位以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意见。

与会人员纷纷表示,文身馆无证无照为未成年人文身、洗文身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同意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对为未成年人文身相关的行业进行公益诉讼立案审查。

第二天,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向县卫健局、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出行政公益诉讼诉前建议书,建议县卫健局依法履行对文身馆无证经营、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情形下开展洗文身业务行为的监管职责,建议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履行对文身馆无照经营行为的监管职责。

随后,当地卫健局、市场监督管理局高度重视,联合县商务局在全县范围内对文身行业开展专项整治。截至今年3月31日,专项整治活动共排查文身馆20家,责令停业2家,限期变更经营范围6家,办理营业执照和健康证17家,发放法律风险提示函200余份,并据此建立风险提示、身份审核等行业制度。

文身行业亟需统一标准加强监管

据了解,专项整治在规范文身行业的同时,也发现了文身行业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叶梅说,我国现行相关规定对文身行业分类的标准模糊。

根据国家统计局《居民消费支出分类》的规定,文身应纳入美容美发服务;而根据当时的卫生部、商务部《美容美发场所卫生规范》的规定,美容是指无创伤性、非侵入性的皮肤清洁、保养等服务。显然,文身因其侵入性特点,并不属于生活美容。

文身经营场所是否属于公共场所也不明确。“目前江苏省公共场所监管范围里面没有文身行业,所以无法把文身经营场所作为公共场所进行监管,纳入卫生许可证管理范围。”沭阳县卫健局执法大队中队长杨勇说,“这种执法困境,全国各地都存在,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也没有具体的行业规范。”

此外,能否为未成年人文身,我国并没有明确的禁止性法律规定。这也导致了当地卫健局、市场监督管理局都认为,对为未成年人文身没有行政处罚依据。调查发现,不仅仅是沭阳县,周边一些市、县也存在为未成年人文身的现象。

沭阳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海涛认为,未成年人文身,其监护人需要反思,加强家庭有效监护,但更重要的是,规范行业势在必行。为弥补立法不足,检察机关决定启动民事公益诉讼程序,追究文身馆侵权责任,从对文身馆经营行为的规制入手,以一儆百。

自2017年6月1日开业到2020年4月检察机关介入调查,章某经营的文身馆六七成业务来自未成年人,至少为上百名未成年人做过文身。2020年12月25日,沭阳县人民检察院对章某进行民事公益诉讼立案,并进行了公告。目前已完成起诉审查,即将提起诉讼。

“未成年人文身的危害不亚于未成年人进入网吧和购买烟酒,应考虑对未成年人文身也制定相关禁止性规定。我们希望通过该案推动文身行业规范管理,更大程度地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江苏省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部负责人毛建忠表示。

3月2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在沭阳县召开了未成年人公益诉讼检察研讨会。“希望文身馆经营者从未成年人保护角度考虑能否向未成年人提供文身服务,也希望从立法层面禁止未成年人进行文身行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苑宁宁呼吁。

  • 分享:
  • 编辑:肖婷     2021-04-22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