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亲子

从家庭起步,让孩子的社会生存能力不断进阶

​——访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康丽颖

标签:亲子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周韵曦

■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 周韵曦

儿童阶段是人的社会化的关键期。近年来,我国儿童心理健康问题突出,儿童厌学、沉迷网络、网络社交涉未成年人恶性事件频发等现象也引发社会和教育学者广泛关注,有学者指出,这正是儿童社会化不足的表现。

家庭是童年生活的基本群体,也是儿童进行社会化的第一个基本单位。如何在家庭中培养、锻炼儿童的社会生存能力,让儿童学会人际交往、具备心理承受能力和独立处理危急情况的能力等至关重要。对此,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专门采访到首都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康丽颖教授。

社会化的过程是学会生存的过程

要思考儿童在社会化过程中,如何提高他们的生存能力,康丽颖认为,首先要厘清两个问题。一是社会化的概念。她表示,社会化是人从一个自然人变成一个社会人的过程,这一过程从儿童出生开始,一直延续到生命的终结。二是社会化过程的实质,即一个人将一定的社会道德规范、准则及要求内化,直到最后成为一个具有社会性的人。

“社会化的过程,不仅是习得社会文化的过程,同时也是学会生存的过程。”康丽颖认为,在这一过程中,儿童需要具备的生存能力包括两方面:一是基本的生存能力,即儿童满足自己基本生活需要和衣食住行的能力。二是发展性的生存能力,即儿童能不断自我挑战,通过提升自己的各种生活能力从而实现更好生存的能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提出教育的“四大支柱”:“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同生活、学会生存。”“四大支柱”强调,要以“学会共同生活”作为教育基础,而“学会共同生活”就是要学会设身处地地理解他人,与周围人群友好相处。

“‘四大支柱’从广义上来讲,都跟生存有关系”。康丽颖认为,“在现代社会,我们要不断获取生存的知识,学会生存所具备的一些解决问题的能力。”

新的社会环境为儿童社会化发展带来新挑战

生存能力的缺失可能会导致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又会通过行为表现出来。比如孩子常常以自我为中心,不会考虑别人,也不会交朋友;容易因为表扬而自大,不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遇到挫折,很容易沮丧,接受不了批评,甚至采取自杀等极端行为……

注意到当代儿童身上呈现出的共性问题,康丽颖认为,当代儿童的社会化过程和以往几代人不同,他们接受的社会化影响,或者说获取信息和知识的渠道,和成年人是完全平等的。“网络世界的发展导致儿童面临着数字化的生活环境,这种生活环境即给儿童发展提供了很多支持条件,让儿童获得了更多自主性,同时也给儿童的发展带来一些挑战。这种挑战即:儿童可能不再以成年人为楷模。”

她提示,随着家务劳动社会化的发展,儿童生存能力中颇为重要的劳动能力也被削弱了。“幼儿早期的劳动教育是人之为人的必不可少的教育,也是人的社会化的根本途径。”康丽颖回忆,“我们很小就自己洗衣、帮父母做饭、打理房间,但由于家务劳动社会化,很多家务都被服务业代替了,这也使孩子在获得这些生存能力方面受到影响。”

由于社会物质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以及受计划生育政策影响独生子女越来越多,很多幼儿的早期发展沉浸于被过度照顾和过度保护的环境下。康丽颖表示,在儿童生命早期0~3岁这个阶段,如果孩子被过度照顾、过度保护,便会缺乏探索世界的机会,以及缺乏自律、自我控制和生活自理能力的培养。

“有的婴幼儿在能独立行走的时候,父母就会要求孩子把纸尿裤扔到垃圾桶里。这事看似很小,但孩子会感觉很有意义、自己很能干,并认同这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康丽颖认为,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孩子的能力得到提升,孩子的自信心和自理能力在不断形成,孩子对自我的接纳也就同步形成了。所以,“生活方面的家庭教育指导看似很小,但对于孩子生存能力的培养意义重大”。康丽颖说。

父母应当好孩子社会化的引路人

康丽颖认为,在家庭教育中,父母应从孩子出生起便开始生存能力的培养。她说:“儿童社会化过程中,父母扮演的是社会化引路人的角色,应该具有生存能力培养的自觉。如培养孩子的承受能力、自我保护能力、生活自理能力。并根据孩子的年龄特点,不断帮助孩子提升,让孩子从基本生存能力向发展性生存能力进阶。”

如今,一些年轻家长依赖“电子保姆”带娃,认为给孩子播放生活常识类的动画、视频能代替“亲子教育”,让孩子看动画也能“涨知识”。对此,康丽颖特别提醒,虚拟世界不能代替真实世界。

“虚拟世界是一个不真实的世界。而父母跟孩子面对面、心灵的、身体的互动是真实的。在真实世界中,父母的言传身教对孩子的影响是写真写实的,才能让孩子有样学样。”康丽颖强调,在家庭生活中,父母的陪伴不应该是在家不在场。

随着社会流动性增强以及离婚率逐年上升等社会性问题的加剧,一些家庭在孩子社会化的过程中难以发挥家庭教育功能。如何更好地关照这些孩子,帮助他们在社会化过程中成为合格的社会成员,也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康丽颖认为,社会中确实有不同类型的家庭,其中一些家庭结构不完整、家庭社群地位不高或父母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家庭,可能会存在家庭教育养育缺失的问题。

那么,如何让社会各界发挥自己的作用,帮助这些家庭更好地发挥家庭教育功能呢?康丽颖看到,如今,政府已经在着手构建新时期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同时也在健全学校家庭社会协同育人机制。“这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通过政府推动、学校主导、家庭参与、社会支持,向弱势或者需要帮扶的家庭倾斜,建立一个公平的、补偿性的、指导性的支持机制。”


  • 分享:
  • 编辑:陈洁     2021-04-19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