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界  >  环球女界

新任联合国“和平使者”马拉拉

最年轻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续写“传奇”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7-05-24

  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综合报道  据联合国电台,来自巴基斯坦的马拉拉·优素福扎伊不久前被联合国任命为“和平使者”,以致力于倡导促进“女童教育”事业,帮助全球范围内被压制和剥夺基本权利的成百上千万儿童重新获得入校求学以及发展的机会。这位历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由此也成为最年轻的联合国使者,继续以非凡的个人经历书写着一部令人惊叹的“传奇”,而她今年还不满20岁。

  10岁开始为争取教育权利而斗争

  马拉拉,这位出生在巴基斯坦斯瓦特河谷的19岁女孩因为带有传奇色彩的非凡经历和百折不挠的勇气和决心早已在世界的许多地方家喻户晓,成为反抗压制、争取两性平等、捍卫儿童教育权利的标志性人物,并因此获得“国际儿童和平奖”、加拿大荣誉国民以及诺贝尔和平奖等诸多殊荣。继2012年将每年的7月12日确定为“马拉拉日”之后,联合国此次又任命她担任“和平使者”,这是授予全球公民的最高荣誉。在专访中,马拉拉表示,这一称号对她而言意义深远。

  马拉拉说:“我真的感到非常荣幸能够被授予联合国‘和平使者’的称号,这无疑是一个更重大的责任。在此之前,我一直致力于促进女童教育,提高公众意识,呼吁世界领导人为教育而扩大投资。作为‘和平使者’,我今后会继续拓展相关行动,这一称号会赋予我更大的勇气和力量,让我在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上为教育而发声!”

  马拉拉告诉记者,她从10岁开始就在为争取教育权利而斗争。2007年,恐怖组织“塔利班”控制了她的家乡并将其发展成重要据点,大张旗鼓地推行极端宗教管控,包括禁止女性上学读书。马拉拉的父亲是一位诗人和教育活动家,在当地开办了几家连锁学校。马拉拉不仅一直坚持在父亲创办的学校里读书,而且从2009年开始用笔名“古尔·马卡伊”为英国广播公司乌尔都语网站撰写文章,揭露“塔利班”统治下噩梦般的生活,并在国内外媒体上发出呼吁,为巴基斯坦妇女和儿童争取权益。

  2012年10月9日,年仅15岁的马拉拉在放学回家途中遭到袭击,歹徒朝着她的头部连开三枪,其中一枚子弹从左眉骨上方射入脑颅、穿过颈部嵌入了肩胛骨……生命垂危的马拉拉被送往英国接受治疗,她不仅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而且斗志愈发昂扬。

  感谢开明父母的培养

  马拉拉说:“在19年的生命里,我目睹了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祸害,亲身经历了致命袭击,现在我站到了一个全球舞台,继续为教育权利而抗争。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到,一个老师,一本书,一支笔,就能改变世界!我并不是第一个站出来宣讲‘笔比刀剑更锋利’的人。毋庸置疑,人类的下一代需要教育、需要优质的教育,否则将无法获得一个光明和繁荣的未来。如果我们想让生活更美好,就要投资于女童教育,这一点至关重要,绝不能继续被世界领导人所忽视。如果一个19岁的年轻人都能意识到的问题,已经五六十岁的决策者不应该视而不见、置若罔闻。这就是我要传达的讯息,确保世界领导人意识到对教育的投资可以改变整个世界……”

  马拉拉在专访中不止一次提到父亲在她生命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她告诉记者,出生在一个男尊女卑的传统伊斯兰国家的她如果没有开明父母潜移默化的影响、培养和支持,自己不可能有机会“抛头露面”,更不可能为争取平等权利而大声疾呼。

  马拉拉说:“世界上有很多女孩子也想站出来、勇敢抗争,但她们的家长和兄弟首先不允许,这非常令人沮丧,也可见男性在推动两性平等进程中所能够发挥的关键作用。我的父亲用一位阿富汗战争中普什图族女英雄的名字为我取名,而且不顾亲友反对把我记入全部是男性的族谱中;我从小就在父亲创办的学校里读书,那里有反对歧视女性的传统,不仅接纳女孩子上学,而且帮助贫穷的孩子接受教育。我认为,男性应该支持和帮助女性追求并实现心中的梦想。正如我父亲所说:不需要为女性做额外的事情,只是不要折断她们的翅膀,让她们自由翱翔。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男人站出来,成为自豪的‘女性主义者’,和我们并肩作战。向女性赋予权能将让全社会受益,并由此产生无数的经济、社会福祉……”

  喜欢穿高跟鞋 学习也会有困惑

  出生于1997年7月12日的马拉拉即将迎来20岁的生日。她坦言,诺贝尔和平奖、联合国“和平使者”这样耀眼的“光环”有时候让自己承受很多同龄人难以想象的压力,也会招致周边同学的“异样”眼光和误解,她同样也有和普通人一样的烦恼。然而,令人敬佩的是,这个脸上还有点婴儿肥的“90后”总能在千钧重压之下依然表现出幽默、优雅的处世态度。

  马拉拉说:“我实际上特别特别矮,身高大概只有1米5吧,所以我喜欢穿高跟鞋,让自己看起来高挑一些,但这也没有太大的帮助。另外,很多人会以为我是一个‘超级学霸’,在学校是讨老师喜欢的那种女孩子。但事实上,我在学习的时候也会有很多困难,需要应付各种考试,而且也会拿到C或者D这样糟糕的成绩,这对我申请大学真的有影响。我的同学们以为各种名校都向我敞开大门、我不用考试就可以进入大学,事实并非如此。我需要努力学习,在八月份最后的考试中拿到至少三个A,否则也进不了理想的学校。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诺贝尔和平奖、联合国‘和平使者’这样的头衔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马拉拉告诉记者,她打算在大学期间攻读哲学、政治和经济学学位。然而,对于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她也和许多同龄人一样感到迷惘和困惑。但马拉拉非常确定的一件事情就是会继续关注女童教育问题。她表示,通过“马拉拉基金会”,她将重点推动更多女孩子获得中学教育,尤其是在像巴基斯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以鼓励和培养更多“马拉拉式”的年轻女孩,让她们面向世界、为维护女性福祉和权利而发出声音。

  马拉拉说:“过去一年,我走访了黎巴嫩、约旦等许多国家,同叙利亚难民女孩以及尼日利亚的同龄人交流。作为‘和平使者’,我会继续前往世界各地,让更多人了解拥有鼓舞人心经历的不同女孩的故事,并确保她们明白一点,即你的声音可以改变世界。我在斯瓦特山谷发出的呼声让世界注意到一个孩子的声音能够比恐怖分子手中的枪炮更强大。所有人的声音,包括青少年儿童的声音都应该被世界所听到和尊重,因为它们将带来难以想象的变化和变革。年轻人所要做的就是相信自己,保持积极向上的态度,并且对美好的未来不要失去希望和信心。”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