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界  >  儿童工作

走出困境

——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困境儿童生存调查

作者:周玉林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5-04-07

    

    勐阿镇南朗河村委会龙竹蓬村“儿童之家”的孩子们正在画画。村里的困境儿童会定期到这里活动。

    编者按

    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尚未成年,却因为父母丧失抚养能力或服刑等各种原因而生活无依;本处在稚嫩的年龄,却不得不过早地面对残缺的人生和未知的未来。他们只能依靠亲友、社会和政府的关爱,在人生路上艰难前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困境儿童。

    为全面了解分析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困境儿童生存、保护、发展的情况,西双版纳州调研组来到勐海县勐阿镇对69户人家的85名困境儿童进行了访问。调查发现,这些困境儿童形成困境的原因复杂:如家庭暴力致母亲出走、因重男轻女遭父亲遗弃等;监护状况同样多样:分为隔代监护、亲戚监护、村民自发监护以及学校监护等状况。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得到了来自各级政府、群团组织、亲友、邻里的照顾和保护,让我们看到了这块并不富裕的土地上散发着的政策光辉和人情温暖。

    3月28日傍晚,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勐阿镇南朗河村,三名小女孩身穿拉祜族传统服装,带着小伙伴们在“儿童之家”欢快地跳着拉祜舞蹈。

    “她们三个,你能看出谁是由外公外婆照顾大的吗?”有人问记者。

    “看不出,她们一个比一个快乐!”记者摇头。

    “皮肤稍白的那个就是我的外孙女。出生没多久,重男轻女的父亲就撇下母女俩走了,离婚后她母亲也出去打工了。”李文清不信自己养不活小外孙女燕燕,“不但要照顾好,还要把她培养成为一个有文化的人!”他说。

    十几年过去了,燕燕已经读到四年级,“成绩一直数一数二,语文、数学,都是90分以上。”李文清很得意。

    在南朗河村,一个村民小组就有十几名和燕燕一样的困境儿童,整个村委会、镇、县、州又有多少这样的孩子?他们的生存状况如何?近日,记者走近勐海县困境儿童。

    调查:困境成因复杂,监护状况多样

    2010年,为全面了解分析西双版纳州困境儿童生存、保护、发展的情况,西双版纳州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州妇联、州妇女儿童心理法律咨询服务中心组成调研组,来到勐海县勐阿镇南朗河村委会开展抽样调查工作。

    “调查发现,南朗河的留守儿童一部分因为父亲酗酒、家庭暴力或不愿意劳动,母亲无法忍受而远走他乡,孩子跟随亲戚或老人一起生活。”州妇联原副主席陈爱林告诉记者,勐阿镇有留守儿童67人,南朗河村就有34人。“其他村寨的孩子是否也属于这种情况,这是我们急切想知道的答案。”

    为进一步深入了解这些儿童的情况,调研组再次来到勐阿镇,走访了8个村委会、43个村寨以及勐阿中学、小学,对69户人家的85名困境儿童进行了调查。

    “离婚家庭23人,父或母一方死亡9人、入狱的7人,孤儿7人,父或母一方出走16人,父母外出打工8人,贫困或残疾15人,还有母亲改嫁的……”陈爱林感叹道,这些困境儿童,不但形成困境的原因复杂多样,监护状况同样复杂多样,隔代监护的43人,亲戚监护的24人,村民自发监护的2人,学校监护的1人。

    虽然勐阿镇困境儿童形成的原因、监护、受教育情况复杂多样,但孩子们却得到了来自村寨、亲友、邻里正式或非正式的照顾和保护。

    现状:关爱故事一个比一个温暖

    燕燕6个月时,父亲就走了,两岁时父亲回来和母亲离了婚,从此燕燕就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

    “她父亲去了山东,具体是山东哪个地方并不知道。”燕燕的外公李文清生气地说,“刚开始还支付一点抚养费,没几个月就音信皆无了。”

    “孩子妈妈不久后也外出打工,有了归属后,再也没有跨进过这个家门。”燕燕就这样被父母彻底地放弃了,外公、外婆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老两口的收入来源主要是靠帮人摘茶叶,一天能挣二三十块钱。“虽然穷,但我们一定要把孩子培养好。”李文清信心满满地说。

    “我们已经60多岁了,也不知哪天会离开。”外婆最担心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后,孩子怎么办。“不会的,我们的身体都很好,一定会等燕燕长大的。”李文清打断老伴儿的话。

    和燕燕一样,婷婷也是困境儿童。虽然父母双亡,但大爹大妈(伯父伯母)对她就像亲生女儿。

    “她三岁多的时候,父母意外去世,我就把她们姐妹俩从她们的外婆家接了过来。”王勇说,弟弟、弟妹去世了,弟弟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他有义务将两个孩子养大成人。

    王勇的妻子赵忠琼说,生活上、学习上,他们教育自己的孩子和弟弟的孩子不分内外,“不能给孩子们有不一样的感觉”。

    但家里一下多了两个人吃饭,还要读书,生活压力陡增。王勇是个手艺人,不太会做农活儿。“做农活儿也养不活一家人”,没多久他就去县城帮人装修赚钱了。

    赵忠琼则是起早贪黑地忙完家里忙地里,可夫妻俩怎么努力,花费也还是不够,于是,赵忠琼就时常去澜沧的娘家拿些吃的回来。

    “开头那几年,真的是太苦了!”王勇特别感谢妻子的理解和帮助,“我找了个好媳妇,对两个侄女就像亲生的。”

    “一家人说这种话干什么?”赵忠琼不好意思地责怪丈夫。

    像这样温暖的故事在勐阿镇还有很多。说起困境儿童的照顾者王小三,纳京村妇女主任陶桂梅告诉记者,他是个“未婚爸爸”。

    “不是未婚先孕,是他十多年来一直照顾妹妹的三个孩子,自己至今未婚。”陶桂梅解释道。

    3月29日,记者斗折蛇行地来到纳京村一组,王小三的家几乎快要到山顶了。

    当一身干干净净的王小三出现在眼前时,记者很是诧异,“如此标致的哈尼男人怎么会没有媳妇?”

    “山里太穷了,但他却坚持把妹妹的三个孩子养大成人,太不容易了!”村里一位老者无比感慨。

    原来,王小三的妹夫爱喝酒,不干活,还打人,妹妹实在受不了就去浙江打工了,临走前把三个孩子交给了父母和哥哥。老实本分的王小三从此就由舅舅变成了“爸爸”。

    王小三不会做生意,只会种田,好在妹妹每年给家里寄回1500元生活费。虽然很辛苦,也很清贫,但王小三一直努力不让三个孩子饿肚子。不仅如此,还让孩子们都进了校门,两个大一些的孩子一直读完初中。

    “去年,两个女儿跟她们的妈妈去浙江打工了。”王小三说,小男孩喜欢跟“爸爸”生活,不愿去外面。“他还小,等他长大了,就让他也去找妈妈。”

    如果说这些照顾者都是孩子的亲人,那么照顾曼迈村委会曼燕小组的女孩大妹的,却是和她非亲非故的人。

    大妹是由隔壁的奶奶将她养大的,这个奶奶并非她的亲奶奶,而仅仅是隔壁邻居。

    大妹两岁时,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因病无法抚养她。在这期间,邻居奶奶就一直照顾着她的生活。早晨上学,奶奶要为大妹检查书本带了没有,有没有早点钱;中午回家,奶奶会将热腾腾地饭菜放在大妹面前;冬天,奶奶生怕年幼的孩子受冻,将她领到家里,与自己同睡一个被窝……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探索:合力救助,为孩子托起梦想

    岩温嫩是勐康村委会的党支部书记,对辖区内困境儿童的情况熟悉得就像自家的事。孩子叫什么名字,属于什么情况,由谁代理监护,需要什么支持等都一清二楚。

    岩温嫩一直坚持一个信念:衣服裤子可以丢,孩子们一定要帮助。

    “家里有人的家里人照顾,家里没人的亲戚照顾,没有亲戚的就由村小组在政策和法律方面给予照顾,如果现行政策和法律一时解决不了,就由党员来承担照顾孩子的责任。”有这样的村委会,有这样一群党员,勐康村的孩子们对每一名村干部都非常熟悉亲切。

    记者了解到,勐阿镇政府在摸清全镇的困境儿童底细后,为每个孩子建立了台账:姓名、性别、年龄、民族、代理监护情况、父母姓名、家庭月收入、就读学校、社会关系适应能力、困境状况以及形成原因、需要的支持和帮助等一应俱全,为保护和救助提供了翔实的依据。

    在此基础上,勐阿镇还成立了大学生公务员困境儿童支持小组。小组利用下班或节假日,组织新公务员深入村寨,入户为困境儿童和家庭提供支持和帮助。

    勐阿镇宣传委员玉罕就是其中一员,她告诉记者,“通过做一天孩子的哥哥姐姐,讲一次故事,做一天宣传员,做一天家庭教师等活动,给困境儿童家庭送去了温暖、快乐和希望。”

    “这种以困境儿童的现实需要为目标的活动,不仅给困境儿童带来了自信和希望,也训练了困境儿童与他人沟通和交流的能力。”勐阿镇党委副书记、妇联主席杨兰珍告诉记者。

    2013年1月24日,来自村委会9个村小组的妇女小组长参加了勐阿镇南朗河妇女小组能力建设培训。哪些孩子最需要关爱?妇女小组在开展儿童项目中需要进行哪些能力建设?妇女小组长们就这些问题展开了积极讨论。

    半年后的8月31日,妇女小组长第二次培训如期而至;12月24日,又对妇女小组长进行了生活技能培训……

    困境儿童是现实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不仅需要政府依法履行责任,还需要动员全社会共同参与救助。鉴于这样的认识,西双版纳州各级妇联与妇女儿童社会组织展开了积极合作,借用社会组织在儿童工作方面的专业技能和经验,共同实施勐阿镇困境儿童支持项目,并利用村寨资源为困境妇女儿童提供就近支持和帮助。

    陈爱林欣慰地告诉记者,通过开展妇女小组能力建设培训,培养了妇女小组积极回应困境儿童心理、情感和人际需求的能力,让陷入困境的儿童懂得生命存在的价值,强化了他们对未来生活的期盼。

    记者手记

    在这次走访调查中,一名妇女在丈夫入监4年内独自照顾孩子的艰辛故事让我倍感辛酸。

    丈夫入狱后,她一个人不仅要养育两个孩子,还要照顾甘蔗地。坚持了4年的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两个孩子相继辍学、弃学,亲戚朋友虽然能够给她一些支持,但零星的帮助并不能够解决她和孩子的孤独和无助,她的两个孩子也陷入了困境。

    就像陈爱林说得那样,“不仅困境儿童和他们家庭的经济保障情况不容乐观,他们的情感和心理的问题同样不容忽视。从孩子的角度来说,在其生存发展过程中,父母的陪伴是必须的,可我们所访问的困境儿童中,几乎整个成长过程都没有父母的陪伴。”

    对一个幼小的孩子来说,父母是他们的整个世界、是他们的依靠、是他们的安全和温暖所在。在他们最需要父母的时候,父母却离开或遗弃了他们,这种离开或遗弃不仅包括物质方面,还包括精神方面。这种长期、深刻的孤独以及不确定给孩子的心灵留下了很大的缺憾。

    我在采访中发现,一些监护孩子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年岁已高,很少也很难与孩子沟通交流;而监护孩子的亲戚则忙于生计,加上孩子又多,很难有时间去识别孩子心中的需求与情感。这些陷入困境中的孩子极为敏感,不习惯表达自己的内心以及感情,许多事情都深埋在心中。

    “困境儿童形成的原因虽然复杂而多样,但在任何一个与妇女儿童相关的法律、政策、计划制订、实施、检测、评估、跟进过程中,都应该优先考虑儿童的相关事宜。”采访中,陈爱林肯定地和我说。

    只有政府部门明确责任分工、采取有力措施,有爱心有条件的个人和慈善组织也尽力救助,合力而为、久久为功,才能给予困境儿童充分的关怀和保障,让他们获得与其他孩子一起公平“起跑”的机会。

编辑:肖婷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