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  >  情感部落

知青悟

作者:王东连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7-12

  光阴荏苒,岁月无声,从1971年下放至今已过去45个年头,忆往昔,峥嵘岁月令人难忘,“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重温当年的最高指示,扬起了我回忆的征帆,我脑海的思绪像迤逦群山一样连绵不断,像大海的波涛卷起层层波澜,挽今追昔,我的感慨是无法用言语和笔墨形容的。

  拉开昔日的序幕,1971年2月8日我们在最高指示的欢呼中,在体育场召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会,结束后由大卡车把我们从新乡市送到了北站公社西张门大队,当天是农历的正月十三,新春佳节的气息还未散尽,我们女知青安排在一个大院里集体住宿,当天由于分配给知青的床还没到,所以我们只好住在由稻草铺成的地铺上。因是正月天,天气比较寒冷,屋子里没有没火,我们只待了一天就回家过元宵节了。两天之后我们被分配到各个小队,一共8个小队,每队大约8人,吃饭是在同院门口食堂,集体起火,我当时是三小队,白天跟社员们在一起下地劳动学做各种农活,晚上生活很单调、乏味。

  加上当时条件不允许,电力供不上,有时晚上停电,我们几个知青搭伙去砖瓦公司看免费的露天电影,电影是几个样板戏,轮番流水般的上演。在20世纪70年代,我们知青和几亿农民一样,劳动实行工分制,20分为一个工,一个工一年能分2—3角钱。我是女知青,刚去的时候一天挣13分,大概是一年多后挣16分。年底分粮食的制度是人六劳四,每年出勤的天数不一样,所得的粮食也不同,我们大队是集体食堂,实行饭票供给制,带队干部到各个小队统一去领粮食,大多是玉米、麦子、粗粮多,细粮少,基本够吃,温饱能解决,由于电力不足,大队停电,我们下工回来没有饭吃,只好喝水完事。我干了一年一个劳动日2、3角钱,能分20元—30元钱。我一分钱舍不得花,送到家里,交给母亲,补贴家用。

  在人生的旅途上,总会遇到许多难忘的境界,一次血火纷飞的战斗,一趟丽日晴天的旅行,一个呕心沥血的设计,一场惊心动魄的辩论……所有这些都会使人心中藏之,何日忘之,我最难忘的是我通过一年多辛勤劳动,在大队领导和社员们的关怀帮助下,1973年由西张门大队党支部副书记邢如宝介绍下,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那时候交团费,一季度5分钱一年交2角钱,邢如宝是我人生中在农村知青生涯中得到最大帮助的人,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四五十年过去了,寒来暑往,秋去冬来,几十年当中,我扔掉了不少无用东西,两经拆房,嫁人为妻,可我当年在西张门大队写的入团申请书,以及邢如宝副书记给我写的本人情况我都还放着,包括我当时交的团费证,这些都是一去不复返的历史见证。

  人的记忆像是一只筛子,随着时光的流逝,有许许多多的事情,留在脑海,就像石匠用斧刻琢在高山陡峭之上,任凭岁月的风雨剥蚀,也永远不会忘却。几年的艰苦劳动,和农民打交道中,有许多令难忘的优秀领军人物:有大队妇女主任邢作青,有我们三小队的妇女队长孔凡苑,有我们队的陈念荣、范锡珍,生产队长张之贵,他们都是共产党员,他们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工作中间拣重担子挑,在国家和老百姓遇到困难时,他们挺身而出。他们是我一生中学习的楷模,是我心中永远不倒的丰碑,使我真正懂得了青春离开了伟大的理想,不过是东流水上漂浮的落花,至多赢得悠闲诗人的叹息;生命离开了伟大的理想,庸碌无为地活着,不过是耗费了几十年的光阴。

  侪辈相随五春秋,丹心梦幻似作昼。无情的岁月,飞逝的时光,我体验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五年之后,我和众多知青一样,回到城里。五年里,让我了解了农村,了解历史,农村的大自然环境赐予了我们生命,五年的知青生涯滋养了我们成长。让我深深懂得:

  乡愁是一碗清澈的水,

  乡愁是一杯醇香的酒,

  乡愁是一缕炊烟,

  乡愁是一丝情结。

  《今夜有暴风雪》《蹉跎岁月》这都是反映当年知青生活的电视剧,我们这一代知青的岁月像条河,岁月的河汇成歌。

  一支消沉的歌,一支汗水和眼泪凝成的歌,

  一支振作的歌,一支蹉跎岁月里追求的歌。

  一支深情的歌,一支拨动着人们心弦的歌,

  一支奋进的歌,一支高亢的旋律谱成的歌,

  是每一位知青心目中,一生一支难忘的歌。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