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写东写西

张士超的钥匙神奇在哪里?

作者:邮差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6-01-19

    “张士超”的钥匙其实并没那么神奇。对于知识分子阶层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文化降维”喜剧。而对于大众而言,当中的文化潜台词,却是“网络神曲”原来也是可以由文化精英来缔造的,只要你愿意降低身段做一些“降维”的尝试。

    1 “海派文化”幽默

    一夜之间,大家都在观摩《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这原本只是一个业余合唱团在音乐厅演出时的彩蛋,成为了“2016年首支神曲”!当中玄机在于其刚好契合了“神曲”最大特征之一,强烈画风反差感。譬如《最炫民族风》的反差在于“民族风”与“广场舞曲风”的混搭;《小苹果》的反差来源于两个老男人与韩版少女风舞曲的同框;而“张士超”的反差感营造方式,更接近于《忐忑》,区别只在于,龚琳娜是以浮夸的演绎方式来做一段严肃的音乐表达,而“张士超”的创作者金承志则是以严肃的音乐形式来对一件日常小事进行夸张式的放大戏谑。

    跟过往“接地气”性质的网络神曲不同,这首歌的技术含量其实相当之高,堪称“如何用一首歌教你优雅地、严肃地、装逼地恶搞”。

    以男女八声部合唱形式,多重严肃形式层叠递进,最终以史诗式的古典乐铺陈,营造了极其恢弘华丽的气势,放了这么多大招,只为了记叙一件关于找钥匙的日常生活琐事!喜剧色彩浓郁的“魔性”,正是这一杀鸡用牛刀,或者说杀蚂蚁用屠龙刀的行为,所放大出来的效果。

    虽说近年来也有着类似《万万没想到》主题曲和“凤凰传奇”的作品,希望通过“交响乐”这一“屠龙刀”进行跨界包装,但都没有“张士超”这样信手拈来,诙谐自然。皆因“张士超”的创作者金承志本身是一名科班出身的专业作曲家、指挥家,所以我们在作品里听到的许多涉猎甚广的后现代流行元素——从“83版射雕”音乐的开场到昆汀西部电影风,到世界音乐风的卡祖笛和“万福玛利亚”的圣咏,最后再来一记周杰伦的“牛仔很忙”,都能被他以举重若轻的编曲技巧融汇其中。甚至歌词中对室(基)友的吐槽,其语言刻画也带上了大学生,或是知识分子式戏谑的独有触感。

    这种嘲讽恶搞的方式,其实就是伍迪·艾伦那种“纽约客”式的雅痞式幽默。而这样一种雅痞式装逼范,也正是“张士超”事件发生地上海的海派文化特色。“海派文化”的幽默,是来源自外滩与弄堂之间的阶层式反差,就像这首作品,最先开始流传的地方不是广场,而是音乐厅。这个作品的“朋克性”,在于听众和表演者们已经对前面的严肃古典乐形成默契时,忽然插入了这么一出后现代流行性质的恶搞,融入了如此多的Pop乃至Camp元素,但表现形式居然还是正儿八经的Classical。

    2 “文化降维”喜剧

    对于知识分子阶层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文化降维”喜剧。而对于大众而言,当中的文化潜台词,却是“网络神曲”原来也是可以由文化精英来缔造的,只要你愿意降低身段做一些“降维”的尝试。

    事实上,“张士超”的创作者金承志和表演者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所一直做的,也正是这样一种“降维”和文化接地气的工作。像这次作品首演的“双城记”音乐会,这样的700人大型演出,他们每年举行,中间还穿插几场中小型讲座。观众都是这6年来培养出来的古典乐死忠粉,最快13天可以卖光门票。合唱团团员中有学生、医生、律师等,类似的合唱团、乃至相似性质的阿卡贝拉合唱团,在上海及周边还有好多个。这也是整个上海古典音乐、爵士音乐等严肃音乐普及程度的一个缩影。“双城记”所演绎的作品,不仅有传统古典作品,还融汇了民族、爵士和实验先锋元素,但听众们都可以接受,并且通过“张士超”这样的流行性作品突破圈层,传播到大众层面。这不能不说,对于传统精英眼中的流行文化是个极大的反讽。

    “张士超”的钥匙其实并没那么神奇,然而值得思考的是,文化创作者们该如何从“张士超”身上取经——学会走出音乐厅,跟大众的日常生活平和交流,既展现自己的种种优雅高端之处,又能令自己的诉述方式更为妙趣横生。

   

编辑:张小楠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