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艺术流行

泰国艺术家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首度亚洲展亮相798,呈现多媒介混搭的装置、影像作品

爱上牛仔布,让他变成有趣的艺术家

作者:李健亚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5-08-25

    《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2558》展览现场装置。所有图片均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 1986年生于泰国曼谷,少年时期在泰国流行文化中度过,在美国接受艺术教育,并展开其艺术职业生涯。他没有过多地关注具有地缘特征的主题,而是将牛仔布这一世界上最为普遍的织物,作为物质与象征的层面推进研究。阿让诺度才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艺术硕士学位。

    泰国籍艺术家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首次亚洲展便带我们进入了一个2558年的时空。不过这可不是什么未来世界,而是泰国佛教年份里的2015年。虽指向的依然是当下,但却充满了复杂与神秘。近日, “寇拉克里·阿让诺度才:2558”展在798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作为近30岁的年轻艺术家,寇拉克里已在MoMA PS1、东京宫等知名当代美术馆举办个展。此次北京展览是其第三个美术馆级展览,而他自身的经历也被称为“如同一部艺术成功学的教程”。此次的新个展上,寇拉克里向外界展示如何凭借牛仔布,成了“当下最有趣的艺术家之一”。

    流行文化混搭,成“丹宁画家”

    步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甬道便开始令人目眩。从地面、墙面,目光所及之处,以牛仔布为材料制作的装置以及醒目的标语、横幅充斥其间。可以说各种媒介混搭,流行文化来袭。中展厅中四件循环播放的影像作品也是流行艺术、流行音乐、身体绘画的各种混搭。而当你深究下去,这些作品又呈现了美国文化和泰国文化的双重影响。同时在绘画作品与视频里,阿让诺度才涉及了随着西方文化的输入与挪用,丹宁文化(注:牛仔布是丹宁Denim的俗称)的发展。而在这些作品中,阿让诺度才“丹宁画家”的身份更加明确。创作中的复杂性,也让东京宫策展人Fronsacq称阿让诺度才是“当下最有趣的艺术家之一”。

    一如其作品的复杂性,阿让诺度才的身份也充满着复杂性,其祖父是泰国驻美国、法国、越南大使,祖母是中国人,因此他和双胞胎弟弟都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从小,阿让诺度才接受了美国式的教育,为此美国文化与泰国文化对他产生同样重要的影响。

    摇滚梦失败,创作中仍不弃

    阿让诺度才在其17岁前从未见过当代艺术,“我从未在泰国见到任何当代的或是西方艺术。这些艺术是不能见到的,或者说我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些艺术。”

    17岁在去伦敦探望其兄弟时,阿让诺度才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涡轮大厅见到其生命中的第一件当代艺术作品。冰岛籍的丹麦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天气计划》堪称其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看着那样的文化景象能够可以与自然相媲美,这是非常有力量的体验。有许多的想法从我的脑海中浮现。在我脑海深处,我想到一些奇幻的平行宇宙,我希望在涡轮大厅里展示这些。”

    成为艺术家的决定性瞬间则是其摇滚事业差不多失败了。阿让诺度才回忆,他曾将乐队介绍到泰国最大的唱片公司。“他们对我说,‘我们不喜欢你的音乐,因为它并不好。我们不喜欢你的乐队同伴,因为他们看上去不怎么样。但是我们喜欢你,因为你很有潜力,而你不会唱歌,不过我们可以对你进行培训。’”

    还是走上艺术之路吧,但曾经的摇滚事业注定他的艺术血液里流淌着流行文化因子。此后阿让诺度才也并没有放弃音乐。他在哥伦比亚大学读MFA时,其老师说要在艺术之外再选一领域。寇拉克里选择了流行音乐,因此在作品中,Rap和身体绘画的表演轮番出现,各种媒介艺术形式都叠加在了一起。

    ■ 作品元素

    牛仔布

    展厅内的装置上到处都有牛仔布料的出现,而在中展厅的视频中,这一元素也随时出现。艺术家本人便时常穿着牛仔服进行现场表演。如果你观察得仔细点,可以看到这些特殊的靛蓝色布料都已经经过了独特的处理,或漂白、火烧,或印刷、绘画、泼洒颜料、添加衣服等物品。

    阿让诺度才指出,他是在2011年才开始使用牛仔布,“最开始的时候我和其他人一样,是在其上进行绘画的创作,但后来我渐渐意识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不是画本身,而是画作能体现出的其他社会方面的内容。牛仔布和油画一样,都经历了一个从西方起源进而发展到世界各地的历程。”

    此次展览也让牛仔布料又增加了一种解释的维度。那就是中国正是产生了全球三分之一牛仔裤的国度。阿让诺度才过去创作所使用的牛仔布都是由美国一家公司提供,但这家公司在三个月之前关闭了,“可能是因为面对中国的竞争而关闭的,所以我现在使用的牛仔布都是从中国采购的。”

    小黄人

    阿让诺度才创作中也充满了小黄人。但此“小黄人”可不是人气动画片《神偷奶爸》中的小黄人,而是要追溯到泰国电视节目《泰国达人秀》。

    该节目第二季参赛者Duangjai Jansanoi在电视中展现了自己的身体绘画,她在帆布上描绘小黄人的轮廓,以身体沾满颜料作画。当时她被批判不懂艺术史。

    这样的争辩激发了阿让诺度才的创作。在《2012-2555》的“死亡拱门”、《2556》中的“炼狱”和《2557(在满是拥有滑稽名字的人的房间里以历史作画2)》的“重生”之中,寇拉克里通过戏仿Duangjai Jansanoi在《泰国达人秀》上富有争议的“身体绘画”表演,调侃地解构了艺术世界中的二元对立——崇高和粗俗、西方和东方。艺术家希望借此质疑所谓的懂艺术和清楚艺术认识论的界限,是否仅建立在对以西方为主导的美术史了解的基础上。

   

编辑:张小楠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