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艺术流行

《愚公移山》等25幅油画修复

作者:徐维欣  来源:文汇报  发布时间:2015-02-03

   

    徐悲鸿的油画《愚公移山》是“大师与大师--徐悲鸿与法国学院大家作品联展”首件开箱作品,开箱需多位工作人员齐心协力完成。

  在中华艺术宫举办的“大师与大师--徐悲鸿与法国学院大家作品联展”中,徐悲鸿的作品震撼人心,尤其是油画《田横五百士》,雄浑的色彩投射出强烈的悲壮气氛,撼人心魄。然而,或许谁也没有想到,这幅油画曾经在台风中遭遇雨水浸泡,差点毁于一旦,幸得法国油画修复专家的鼎力相助,才得以“重见天日”。
  徐悲鸿纪念馆典藏部主任徐冀日前向记者表示:“目前纪念馆中曾损毁严重的25幅作品已经全部恢复本来面目,下一阶段工作将对另外57幅作品继续进行修补,全部完成可能还需要5年时间。”据了解,纪念馆共收藏了徐悲鸿的油画作品119幅,其中不少曾因种种原因而出现损坏情况。自1999年开始,修复工作已经持续了15年,并且依然在进行。
  
    遇水几近夭折,幸得妙手回春
  《田横五百士》取材于《史记·田儋列传》,表现了田横挥别壮士,慷慨赴死的悲壮场景。上世纪30年代,作品首次亮相就吸引了诸多美术界、文化界人士的关注。徐悲鸿将西欧古典传统的构图法与中国历史人物相融合,将民族灾难深重之时威武不能屈的精神呈现给世人。
  1999年,这幅油画作为“中国油画百年展”的作品之一,进行了国际巡展。当年5月,参展作品准备取道香港运回北京,却在当地遭遇了台风天气。当作品被运回到纪念馆时,所有人都傻了眼。徐冀回忆说:“当时,就连箱子都在滴水,尽管还没有拆封,我们就觉得,这下全完了。”
  当时,被水浸泡后的《田横五百士》让所有人手足无措。“尽管获得了保险公司的赔偿,但是眼看画作就这样毁了,真的让人心痛。”徐冀说,此后他们曾找过俄罗斯相关修复专家,但是在“考察”阶段就因为效果不理想而没有展开合作。
  一次偶然的机会,徐冀和同事们结识了时任巴黎美院材料技法部主任的宾卡斯,而他的夫人就是卢浮宫油画修复专家。“她是法国国家修复师,整个法国拥有这个资质的不过20人。”就此,在专业团队的帮助下,《田横五百士》开始了涅槃之旅,经历了吸湿、粘贴、补漏、上色等诸多繁琐而细致的工作,终于修复如初。
  
    修复工程浩大,专业人才匮乏
  《田横五百士》的修复也成了纪念馆油画修复工作的起点。宾卡斯夫妇对纪念馆中的油画全部进行了检测,并开始系统性地修复。十多年后,终于将损坏严重的几幅作品修复完成。
  徐悲鸿一生中的油画作品不足200幅,与他完成的3000幅国画、素描、粉画相比称得上弥足珍贵。然而,50年前徐悲鸿的作品曾陷入浩劫,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这些作品被放置在故宫南朝房中,才得以逃过一劫。但这些油画作品因为所藏地终年阴暗潮湿,加之放置时的不专业,损坏非常严重,有些作品画面颜色剥落,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比如此次“大师与大师”展中另一件力作《愚公移山》,当年从南朝房拿出来时,底部颜色几乎全部掉光,某些局部也出现颜料脱落的情况,经过卢浮宫专家的细心修复,这件作品重获生机。在高清照片的辅助下,娜塔丽·宾卡斯夫人在油画颜色脱落部位的添色非常准确,使作品恢复了当初的状态,完全看不出受损的痕迹。
  徐冀感慨,油画修复实际上可能比创作更难。“专家既要精通油画,又要熟悉各种化学方程式,才能熟练地调配各种清洗剂。国外的油画作品每50年就要修复一次,而在中国,油画修复还是一项全新的工作,我们太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人才了。”他告诉记者,目前正计划修复徐悲鸿生前最后一幅油画《毛主席在人民中》。而徐悲鸿纪念馆也将于今年10月落成开馆,届时该画有望与观众见面。

编辑:张小楠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