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艺术流行

刘益谦再谈鸡缸杯:收藏就是消费 说我土豪我接受

作者:

易小燕

  来源:京华时报  发布时间:2014-12-19

 

  刘益谦展出成化斗彩鸡缸杯。小小供图

  昨天,龙美术馆外观被打造成皇家庭院的模样。

    昨天,上海龙美术馆,一改原本后现代气息的建筑面貌,以皇家庭院的模样举办了“朱见深的世界:一位中国皇帝的一生及其时代——成化斗彩鸡缸杯特展”,核心展品是龙美术馆创始人、藏家刘益谦于今年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上购得的成化斗彩鸡缸杯。

    今年,多次在拍卖行掷重金购物的刘益谦闻名天下,“有钱任性”是网友们的感慨。可他自己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停留在价格上,比如这次的展览是为走进成化时代,让大家了解更多关于朱见深的故事,而他买东西的一贯态度是:不问价格,只要是看中的珍品,都志在必得。

    □现场

    买鸡缸杯就有了办展念头

    本次展览的主旨是“走进成化皇帝朱见深的思想世界”,所以除了成化斗彩鸡缸杯这件核心展品,现场还汇聚了成化斗彩瓷器的重要代表、成化时期的书画精品、大量珍贵文献资料以及由鸡缸杯图案制成的现代影像。刘益谦坦言,他买下鸡缸杯时就想过要办展,但“这么小的杯子怎么展?”之后,他把想法告诉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策展人谢晓冬,最后“经过团队的合力,形成了这个展览”。

    在一个单独的展厅中,鸡缸杯被放置于特制的玻璃展柜里,由展柜中的灯光照亮展品,除此光源外,四周一片漆黑。在展览开幕的前一天,这件展品才从西岸艺术品保税仓库提出来,借展的周期可以长达半年,但本次展览仅持续至2015年2月8日。龙美术馆馆长王薇说,“主要是因为明年3月要举办‘创意英伦盛典’的展览”,威廉王子将会出席开幕剪彩”。

    配合展品与主题设计“小故宫”

    除了展品,展场布置也堪称“豪华”。有观者说,从外观上看,“龙美术馆俨然山寨版小故宫”。据介绍,整个展场的搭建耗时13天,将5000多平米的龙美术馆(西岸馆)的里里外外翻了个新。有媒体忍不住问布展成本,刘益谦“不乐意”了,“不要问我关于价格的问题”。而此前,在一个论坛上,他曾公开称布展的“初步投资估计400万元”。

    至于展览现场为何会打造成皇家庭院的样子,刘益谦表示,主要想打造一个氛围让大家更好地了解成化年间的文化,了解鸡缸杯的历史,了解成化皇帝朱见深。至于采用这种布展形式是否合理,江西师范大学教授、明史研究专家方志远认为有它的合理性,“因为成化斗彩鸡缸杯主要是供宫廷使用的,官窑烧制的时候,烧得不好的会被打碎,只有品相好的成品才能送进宫廷使用。因此,把这个展览布置成这种皇家庭院的样子,有它的道理”。

    □访谈

    说我土豪也好,任性哥也罢,都接受

    如果拍卖界要盘点今年的年度关键词,“鸡缸杯”和“唐卡”无疑是首选。而这两件作品正是由刘益谦花重金购得,也分别为他带来了两顶帽子:“土豪”“任性哥”。尤其是鸡缸杯,引发的事件性话题从春天延续到冬天。

    今年4月8日,刘益谦以2.81亿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拍得口径只有8.2厘米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后,圈内外热议纷纷,他本人也登上了社交圈话题榜,电商网站上还出现各种价格不等的“刘益谦同款鸡缸杯”。7月18日,在香港完成鸡缸杯交接后,有些激动的刘益谦随手往鸡缸杯里倒了点茶,随即,一张“刘益谦用鸡缸杯喝茶”的图片传遍了网络,网友们吐槽此举为“土豪行为”;又因为鸡缸杯为酒器,而刘益谦一时兴起以它品茗,不少人说他“没文化”。

    昨天的采访中,聊到外界的质疑,刘益谦倒不太在乎:“叫我土豪也好,任性哥也罢,对我而言都一样,我都接受。”不过他倒是认为把土豪用在当今一些富人身上挺贴切,“土豪好像没文化,贵族是有修养的样子”,“这么多年,大家一直比较急躁,急着赚钱,急着把别人口袋的钱变到自己口袋里;每个人都想做老板,都想成为土豪”。

    语毕他又加了一句:“修养和文化里,有一部分还是跟艺术品有点儿关联”,当然,如果以为拿“那些不客气的语言就能贬低我,那这个人是不知道我有多强大”。在不少公众场合,他也从来不避讳自己“初中没毕业”,“十几年前,我应邀去清华大学管理学院做讲座,那可是中国的高等学府,当时对台下同学们所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读过书,大家不要笑话我’”。

    收藏就是消费,艺术品给我快乐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收藏是种非常私人化的行为,自己的东西往往不轻易示人。但刘益谦不是,他高调出入拍卖行,掷重金买下艺术品。这位“没文化”的土豪,于2012年在上海建立了中国最大的私人美术馆“龙美术馆”,把藏品分享给公众。

    对他来说,收藏就是消费,“当一个人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就会思考怎么花”。他现在对一般的消费已经没什么感觉了,“老婆买什么我穿什么”。虽然上世纪90年代初,市场有人开始卖艺术品,但近些年,刘益谦日渐迷恋于对艺术品的消费,他说原因很简单,“通过消费来认识艺术品,可以带给我很多快乐”。

    作为中国第一代财富的拥有者,刘益谦坦言,“我们这一代人对财富的理解其实很肤浅,只是数字的大小。但财富真正的功能是什么,大家可能没时间静下心来想”。在他这里,“创造财富是我的工作、我的着力点,三十几年一直如此”。相比艺术品,“财富给我带来的快乐不多”。

    买太多没处放,掷2亿建美术馆

    很好多人好奇龙美术馆是如何建成的。刘益谦表述为,“太太喜欢买油画,买多了没地方放,我就花了2个多亿,把一个商场买下来,地下做仓库,地上做展厅”。

    2012年岁末,位于上海浦东罗山路、占地约1万平方米的龙美术馆(浦东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刘益谦的妻子王薇任馆长。因其中藏品的实力和规模之大,龙美术馆成为国内最大的私立美术馆。时隔1年多,龙美术馆(西岸馆)在上海徐汇滨江地区开馆。

    关于龙美术馆,刘益谦一直希望太太王薇是主角,“我只是王馆长的助理,帮她打杂的”。对于今年新进的大件,他说,不论是鸡缸杯、唐卡,还是徐悲鸿的《十二生肖册》,“这一切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龙美术馆增加一些重量级藏品”。

    如今,龙美术馆里的重要藏品既有刘益谦购进的珍贵文物,也有王薇钟爱的红色经典油画及当代艺术作品。往来于馆中看作品的既有普通中小学生,也有明星大咖,例如今年6月,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茱莉曾带着两个孩子前来参观。明年3月,威廉王子也将来观摩鸡缸杯。

    □延伸阅读

    “任性”成就名气

    刘益谦1963年出生于上海,初二时跟着舅舅做皮具生意。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中国证券市场上得到了暴富的机会。现任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天茂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龙美术馆创始人。

    近年,其高调大手笔在拍卖行买艺术品,逐渐被公众熟悉。去年9月,在纽约苏富比上以822.9万美元拍下苏轼《功甫贴》,“三个字”创下的天价引起空前关注,并陷入“真假”之争,最后不了了之。今年4月,以2.81亿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拍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11月26日,香港佳士得秋拍上,以3.48亿港元请回一张明代唐卡。12月3日,匡时秋拍夜场上,以4600万元买下徐悲鸿作品《十二生肖册》。

    成化皇帝朱见深造就“鸡缸杯”

    《陶说》记载:“成窑以五彩为最,酒杯以鸡缸为最,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值钱十万。”江西师范大学教授、明史研究专家方志远分析认为,成化年间的艺术成就与成化皇帝朱见深分不开,“作为皇帝,他没什么大作为,但他艺术上的敏锐成就了当时文化的高度”。

    成化年间出现了4700多位未经过正规选拔、由皇帝直接任命的“传奉官”,方志远介绍:“‘传奉官’中至少有1300人是能工巧匠,300多位是民间艺术家,还有300多位书画家”,其中就包括了烧制斗彩鸡缸杯的工匠。

编辑:张小楠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