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此刻新闻

四川凉山“春蕾女童”王福美: 接过爱的“接力棒”,为更多女童鼓与呼

标签:此刻新闻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任然

/开栏的话/

为了帮助失辍学女童重返校园,1989年,在党中央的亲切关怀下,在全国妇联的领导下,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发起实施了致力于改善贫困家庭女童受教育状况的“春蕾计划”公益项目。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重视关心下,在“春蕾计划”促进女童教育特使彭丽媛的亲力亲为和有力推动下,“春蕾计划”围绕女童教育、女童安全、女童健康等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关爱帮扶工作。十年来,共资助“春蕾女童”176万人次,为13.34万人次“春蕾女童”提供一对一陪伴服务和个性化心理疏导。这些女童在受到资助后,不忘回馈社会,用爱和行动生动诠释了“自强不息、向上向善、追求美好”的“春蕾精神”。

本报即日起开设“春蕾花开”专栏,通过讲述已经成长成才的“春蕾女童”故事,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关心关爱女童发展,让新时代的“春蕾女童”在党和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呵护下,受到良好教育,实现人生梦想,拥有美好未来。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任然

9月17日周六中午,听说镇子上发生了一起有关彩礼的纠纷,正准备午休的王福美立即起身前往处理。

移风易俗工作是今年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全州上下的重点工作之一,作为凉山州布拖县特木里镇副镇长的王福美坚决落实责任、积极推进工作。此外,她对移风易俗工作相当关切的原因还有一个,在她看来,移风易俗对促进女童发展尤为重要。

王福美

“当年,我也被定了娃娃亲,差点儿十多岁就嫁人,那样我的命运就完全不同了。”王福美说。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春蕾计划”在布拖县办了两个试点班,这成了王福美命运的拐点。在“春蕾计划”的资助下,她读完初中、考上中专。毕业后,她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布拖县招录公务员考试,先后在县里多个乡镇工作,并成长为副镇长。

能够成长成才,王福美对“春蕾计划”的资助一直铭记在心,不善言辞的她总想用行动来回馈社会——中专毕业后,她没有前往大城市求职,而是选择返乡助力家乡发展;在脱贫攻坚战中,她又选择帮扶乡里最远最贫困的村庄;她时时关注女童的受教育状况,积极推进镇上女性职业技术培训等工作,为促进女童及女性发展不断奔走……

“没有‘春蕾计划’,我拼死也读不了书”

1992年,15岁的王福美已辍学三年,原因不是学习成绩不好,而是家里穷,那时大家也认为“女娃要嫁人,读书完全没有必要”。

王福美的家在四川凉山州布拖县地洛乡衣子村,距县城近60公里。村庄周围是连绵的大山,村里是一座座土坯和茅草垒起来的房屋。六七岁时,王福美开始学做饭,空闲的时候还要照顾弟弟妹妹。

当年,当地像王福美这样的苗族、彝族女孩子,大多很小就被家长定了“娃娃亲”,定亲彩礼是她们为这个家庭挣来的最大一笔财富。到了十四五岁,她们就要结婚,然后就是生娃做母亲,如此循环往复。

村里当年已陆续有人外出打工,从这些打工人口中的点点滴滴,王福美了解到了外面的世界。她想走出大山、改变命运,上学读书是唯一的途径,但父母以家里“供不起”为由坚决不同意。

1992年8月底的一天,学校传来一个消息:“春蕾计划”会资助贫困家庭的女孩读书。

王福美燃起了希望,她告知父母,但父母不信且不同意。

王福美开始以绝食抗争,她在床上躺了7天,滴水不进。村干部和妇联干部都来劝说王福美的父母,并带着王福美的母亲到学校,向她讲解“春蕾计划”,讲述其他地方的“春蕾女童”上学后改变命运的故事。

“真的有这样的好心人呀,这不是活菩萨吗?”王福美的母亲在确认女儿上学可以不用家里花钱,以及看到王福美宁死也要读书的决心后,最终同意了王福美继续上学。

每每讲起这段拼命争取上学权利的经历,人们总会纷纷赞叹,而王福美却淡淡回应道:“如果没有‘春蕾计划’,我是拼死也读不了书的。”

“想去最需要帮助的地方”

布拖县西溪河中心校的春蕾女童班有30名女学生,在这个绝大部分学生是男孩的学校,春蕾女童班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他们都很羡慕我们。”王福美回忆,春蕾女童班很受当地教育局等党政机关的重视,学校给班级配备了最好的老师。

王福美非常珍惜这个学习机会,即使从家到学校步行往返6个小时,每两周就要往返一趟,她也一天不落地坚持下来,完成了4年的学习。

继续上学后,王福美开始有了梦想。“我那时想当医生。”王福美说,她觉得“医生能帮助病人,减轻病人的痛苦”。

初中毕业后,王福美在报考学校时首先选的便是卫校,但差了几分,被调剂到了位于西昌的四川广播电视中等专业学校的财会专业。

“我就是想学习本领,帮助更多的人,这样才不辜负帮我改变命运的人。”王福美说。毕业后,她本有机会离开大凉山,但她“想去最需要帮助的地方”。

王福美报考公务员,回到了当时还未脱贫的家乡布拖县。

在家乡,她立志要到最基层的地方去帮扶,先后在基只乡和西溪河镇工作,后出任卜洛乡团委书记,2019年6月成为拉达乡副乡长。

王福美调到拉达乡时,正值脱贫攻坚期,乡里副职以上领导要包村,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博石村,“这个村在山顶上,路远又难走,是非常贫困的彝族村。”王福美说,“当时我就想,不把这个村搞好,我就不下山。”

在博石村,王福美协调资源给村里修路建房,推动偏远自然村实现整村搬迁,她带着大伙儿种核桃、大黄、党参等经济作物调整产业结构,将技能培训引进来,帮助村民增长见识、提升技能,还推动解决当地儿童辍学的问题,引导村民养成文明生活习惯……三年后,村民人均收入翻了近一番,当地不仅村容村貌换了新颜,还树立了文明新乡风。

“让女童都有上学的权利”

在开展脱贫攻坚工作中,女童的受教育状况,是她关注的重点之一。每次走访入户、每次村民大会,她都会劝说“一定要让女娃们去上学”。

她的方法简单朴实,就是把自己受“春蕾计划”资助而改变命运的故事一遍一遍地讲给村民听。

“看看我,我要是不上学能有今天吗?”王福美对村民说,“让她们不再穷下去,就得让她们读书,读了书就会像我一样有好的生活。”

随着脱贫攻坚战的深入开展,村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位能干又和他们说得来的女乡长当年为了争取上学的权利绝食抗争的故事,她的人生经历的确具有极大说服力。如今,博石村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了100%,再也没有家长反对自己的子女上学了。

在治理高价彩礼等陋习时,王福美用的还是老办法。王福美在给村民进行移风易俗宣讲时说:“看看我,如果我当时没有解除娃娃亲,还有今天吗?”“你们不尊重孩子的意见,她过得不好,你们会好吗?”

“还娃娃一个自由身”,这是近期王福美参加一个娃娃亲婚姻解除仪式后,在朋友圈发表的感言。

王福美希望通过各种形式宣传号召,让“女童都有上学的权利”能成为普遍共识,努力为女童争取更大自由,让她们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自由追梦!

  • 分享:
  • 编辑:肖婷     2022-09-21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