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环球女界

科技革命中的杰出女性:

性别不是科研能力分界线

标签:环球女界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王海媚

近日,两个全球级女科学家论坛在中国举办:2022年中日韩女科学家论坛和2022世界人工智能大会·AI女性菁英论坛。

提到科技革命,人们往往会联想到一连串男性发明家或科学家的姓名,比如发明珍妮纺织机的詹姆士·哈格里夫斯、制造出第一辆汽车的卡尔·本茨、“计算机之父”约翰·冯·诺依曼和建成第一个原子能反应堆的恩里科·费米等。

但事实上,珍妮纺织机是由伊丽莎白·格里姆肖与丈夫詹姆士·哈格里夫斯共同发明的,贝尔塔·本茨也参与了汽车的发明和改良,埃达·洛夫莱斯写出了世界上第一段计算机程序,莉泽·迈特纳最先提出了核裂变概念等。可以说,在科技革命中不乏女性身影,她们同样对推动科技发展乃至人类社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世界第一位司机贝尔塔·本茨

贝尔塔·本茨是卡尔·本茨的妻子,她不仅协助丈夫发明了第一辆汽车,还于1888年完成世界上第一次驾驶汽车进行的长途旅行,成为世界第一位司机。在这次长达106公里的汽车旅行中,贝尔塔·本茨多次修理汽车、排除故障,她用皮革做出了第一个刹车片、用针疏通燃油管等,并在途中给汽车加了油。随后,本茨汽车也根据这些情况进行了升级改良工作,包括加装挡位,防止汽车在上坡的时候下滑等。贝尔塔·本茨证明了驾驶汽车长途旅行的安全性和可能性,使人们开始接受这种新型的交通工具。

世界第一位程序员埃达·洛夫莱斯

埃达·洛夫莱斯是19世纪英国数学家和作家,她基于查尔斯·巴贝奇设计的分析机写出了世界上第一段计算机程序(分析机演算法),从而成为世界上第一位程序员。洛芙莱斯还翻译了意大利数学家费德里科·路易吉关于分析机的文章,并添加了详尽的笔记,这些笔记对于早期电脑发展非常重要。而当巴贝奇等同期学者只关注电脑的数学运算力时,埃达已经预见到了电脑在未来的广泛应用,她提出了很多有预见性的想法,包括应该重视程序和数据的存储,提出变量、递归等概念,认为计算机在未来能够实现存储和处理图像、音乐等功能。

首先提出核裂变概念的莉泽·迈特纳

奥地利-瑞典的物理学家莉泽·迈特纳是原子物理先驱,她最重要的科学发现是1938~1939年间与奥托·弗里施共同在理论上解释了核裂变,第一次为核裂变奠定了理论基础。迈特纳和弗里施在《中子导致的铀的裂体:一种新的核反应》一文中借用生物学分裂裂殖一词首次提出了核裂变的概念。鉴于迈特纳在原子物理研究中的重要贡献,其被称作“原子弹之母”,但事实上,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唯一拒绝参与原子弹研发的原子物理科学家。迈特纳通过拒绝参与将物理科学武器化的过程,坚守维护和平的理念。

计算机编程技术先驱格蕾丝·霍珀

美国计算机科学家和海军少将格蕾丝·霍珀是计算机编程技术的先驱,她曾入选IBM自动序列控制计算器(ASCC)的第一批程序员,是最早的链接编辑器的发明者之一,她还最先提出与机器无关的编程语言理论,并据此创建了FLOW-MATIC语言(之后被扩展为COBOL语言),这是一种至今仍在使用的早期高级编程语言。为纪念格蕾丝·霍珀在计算机领域的突出贡献,美国的导弹驱逐舰USSHopper、超级计算机Hopper都是以她的名字命名。1971年,计算机协会(ACM)还设立了格蕾丝·默里·霍珀奖,用于表彰卓越的计算机技术人员。

女性科学家的历史境遇变迁

由于科技领域长期处于男性的主导之下,因此,尽管女性在科技革命中不止一次证明了自身的学习、研究和创造能力,但她们的智慧和成就往往被忽视或被掩盖了。概括来说,女性发明家和科学家的境遇可以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女性的成就被隐藏在男性科学家的背后。如前所述,莉泽·迈特纳在核裂变研究中贡献突出,但是她没有因此获得诺贝尔奖,该项诺贝尔奖颁发给了迈特纳的男性合作伙伴奥托·哈恩;英国的X射线晶体学家罗莎琳德·富兰克林最早拍摄到DNA晶体X射线衍射照片,沃森和克里克是在看到这张照片之后获得灵感进而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的分子模型,但是他们在宣布这项重大发现之时没有提及富兰克林;美国遗传学家内蒂·史蒂文斯首次发现了Y染色体并解开了性别决定的秘密,但她的发现长期被误认为是其导师埃德蒙·比彻·威尔逊的研究成果。

第二,女性的成就经常遭到男性的质疑和否认。很多男性表示无法接受贝尔塔·本茨独自完成第一次长途驾驶的现实,试图通过强调“贝尔塔·本茨的两个未成年儿子也曾掌握方向盘”来否认世界上第一位司机是女性的事实;尽管洛芙莱斯对于计算机的发展做出突出贡献,很多人拒绝承认她作为女性写出第一段程序的原创性,指出巴贝奇也参与了部分程序的撰写。

第三,女性的成就得到应有的尊重和认可,人们对格蕾丝·霍珀的尊敬和纪念便是很好的证明。这种情况说明,一方面,女性智慧与才能愈发成为不可被忽视的、推动世界发展与变革的重要力量;另一方面,科学领域的性别不平等现象得到一定改善,而男性可以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比如,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后,沃森在自传中承认了富兰克林的贡献,后者的成就开始被世人知晓并因此被称作“DNA之母”;巴贝奇在《经过哲学家人生》书中充分肯定了洛夫莱斯的数学才能,称其为“数字女神”,并证实了洛芙莱斯所写程序的原创性。

历史地来看,女性科学家的处境逐渐从第一二种情况向第三种情况转变,女性科学家的贡献由“不可见”变得“可见”。可以从女性在各类科学大奖中的获奖情况考察这一变化,以诺贝尔奖为例,在20世纪的100年中,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共29位(30人次),而在2000~2021年间,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就已经达到29位,女性科学家获奖数量增长迅速。

可见,性别从来不是智慧和能力的分界线,女性科学家同样能够在科学领域发挥才能,即便是在最艰难的处境中,她们依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那些认为“女性不适合从事科学研究”的偏见才是掩盖妇女创造力和科研能力的人为因素。当下正值第四次科技革命进行之中,更应该抓住机遇,消除科学领域的性别歧视、构建性别平等的科学教育与研究体系,以便进一步激发女性的科研力量,借助“她智慧”与“他智慧”,共同推动社会的全面发展与进步。

  • 分享:
  • 编辑:杨蔚然     2022-09-16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