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健康

少儿妇科不是成人妇科“缩小版”,未成年女性妇科健康亟须重视

少儿妇科门诊:保护“未来的母亲”

标签:健康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周韵曦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周韵曦

一直以来,许多女童、少女遇到发育、感染、肿瘤以及内分泌等相关妇科问题,常常苦于不知何时、何处就医的烦恼,甚至会遭遇错诊、漏诊、误诊等。为更好提供给未成年女性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务,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近日专门成立少儿妇科学组,并于今年6月25日首次开设了少儿妇科门诊,这也是北京三甲综合医院首次开设面向小儿和青少年的妇科门诊。7月2日,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在北大第一医院见证采访了这个特殊门诊。

少儿妇科门诊,不仅看病也进行“性教育”科普宣传

15岁的严妍(化名)今年刚参加完中考,严妍妈妈告诉接诊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尹玲,孩子上初三后因压力大月经出现不调,“月经初潮一年来,有时一个月两次,有时两个月一次。同时,孩子还因真菌感染出现尿频、尿急和尿道灼烧感,急性发作期24小时内能排尿30次,每次发作都要输液。”此前,严妍曾辗转多家医院,严妍妈妈告诉记者:“儿童专科医院建议找妇科,可妇科有的医生说儿童的病看不了,有的医生则不知该如何用药。”苦恼中,她们看到了北大医院公众号上少儿妇科的开诊信息,立刻挂了号。

通过公众号找上门的,还有9岁的肖筱(化名)和她妈妈。“一开始发现孩子屁股红,在某儿童医院查出有真菌感染;医生又说孩子开始发育了,半年到一年就有可能来月经,建议打抑制生长发育针干预,但抑制卵巢发育的同时也会抑制身高,之后还要再打生长激素。”肖筱妈妈不知所措地说。

经过检查,尹玲发现肖筱并未呈现明显发育,性早熟特征不明显。她叮嘱肖筱妈妈别给孩子乱吃药,3个月后再来复查,并同时科普了女童5级发育的具体表征。

而有些家长给孩子挂号,就是为了给孩子做一次初步的妇科体检。“有个9岁小女孩比较胖,家长总觉得孩子是乳房发育了,就来检查一下,听我说没有发育,家长就放心了。”尹玲说。

在门诊中,尹玲亲切地称呼所有小患者为“大宝宝”“小宝宝”,安排小患者上检查床时,她一边柔声提醒注意安全,一边指导家长在旁学习女童生理卫生基本知识,并提醒小患者们如何保护自己。记者注意到,当有的家长询问时,其他一旁等候的家长也都在仔细聆听,诊室内就像正在进行一堂“性教育”科普课。

7月2日是北大第一医院开设少儿妇科门诊后,尹玲和她的团队第二次出诊。从早上7点半到12点半,共接诊了26位未成年女性患者,均给出了专业诊疗方案和建议,让这些怀着忐忑不安心情而来的家长和孩子们都吃了一颗“定心丸”。

小儿、青少年妇科问题关系到成年后的妇科健康,需要特别重视和关爱

记者注意到,少儿妇科门诊接诊的患者,既有不满周岁的女婴,也有正处于学龄前的幼童,还有正步入青春期的少女以及快要成年的大姑娘。她们有的长期被真菌感染、炎症所困扰,有的因月经不调影响生活和学习,还有的性器官发育出现不同程度的畸形,但都曾因看病找不对专科门诊而拖延许久,使得一些患者病情反复、加重,迟迟难以治愈。这正是尹玲提议在北大第一医院开设少儿妇科门诊的初衷。

今年2月,北京阜外医院一位心内科医生8岁的女儿查出右侧卵巢有一个卵巢瘤,要不要做手术?在哪里做手术?身为医生的家长也犯了难,最后找到尹玲。尹玲团队立即为该女孩进行了腹腔镜手术,完整剥离了5厘米大的卵巢瘤,并保留了患侧卵巢,顺利解除了其体内的“定时炸弹”。“每每回顾女儿的就诊过程,想到孩子最初发现‘肿物’时不知该就诊于哪个科室的茫然和矛盾,我都深切感到‘小儿妇科’这个亚专业的重要性。”7月28日,这名医生家长在给尹玲的感谢信中这样写道。

近年来,这样的情况并非孤例。“我身边很多同事、朋友的女儿疑似出现妇科疾病,都不知道该上哪儿去看。”尹玲告诉记者,以往女童生殖器官肿瘤这类手术多由小儿外科进行,但由于专业性受限,难以很好兼顾卵巢功能的保护,甚至还曾有过某医院因不认识女童的生殖器官,错把输卵管当阑尾切除了。

浙江大学医学院妇产科学研究所所长石一复在《四述我国必须重视小儿及青少年妇科学的发展》一文中指出,小儿、青少年妇科(以下简称PAG)不是成年妇科的缩微和缩小版,有其特殊性。

“儿童与青少年仍未成年,疾病谱、治疗与长期管理方案与成人迥然不同,需要特别的重视和关爱。”尹玲介绍,少儿妇科的诊疗可能涉及小儿内/外科、内分泌内科、泌尿外科、血液内科、整形外科、临床营养科等多个跨学科专业,还与遗传与肿瘤、神经精神系统,以及社会学、心理学、人口学、性学和教育学等多个领域相关联。在尹玲看来,小儿、青少年的妇科问题关系到成年后的妇科健康,这一阶段是妇产科学不可缺少的一个阶段。“女性自出生后,就应该关注她们的妇科问题,保护好这些‘未来的母亲’。”

据介绍,少儿妇科诊治的疾病可概括为感染相关疾病及外阴阴道损伤、性发育异常及生殖器官发育畸形、内分泌疾病、生殖系统肿瘤和少女妊娠分娩以及避孕等。北大第一医院少儿妇科门诊开设一个多月来,前来问诊的小患者已有260余人。

青少年妇科学关乎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应加强PAG学科建设和科普宣传

石一复在上述文章中写道,2000年至今,全国仅有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等少数医院能坚持全天开设PAG门诊。每周有几次PAG门诊的医院也甚少,也有出现“双流现象”:流于形式和未能坚持,“流产”告终。而截至目前,全国仅有20余家医院开设了小儿及(或)青春期妇科门诊,其发展仍步履维艰。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名誉主任郎景和在《重视和发展青少年妇科学》一文中指出,“青少年妇科学是一个重要的医学学科,是儿科与妇科的交叉学科或边缘学科,一个像其名字一样尚处在‘发育生长期’的学科,一个需要积极开发和扩展的学术领域。”他表示,青少年妇科学关乎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应成为重要的亚学科得到发展。我国各级卫生行政机构、国内妇产科界、小儿科界及广大妇儿医务工作者应对加快发展PAG学科建设引起重视。

“小儿及青少年生殖健康是社会、家庭及本类人群及个体的大问题。”石一复也建议,中华医学会应尽快筹建PAG专门学会和杂志,领导和组织学术活动和交流、培训等,提高我国PAG水平。

北大第一医院少儿妇科门诊“满月”后,看到每周六上午的号很快被挂完,尹玲即欣慰又担心,唯恐自己因专业知识不全面而延误小患者的诊治。门诊开设之前,尹玲曾遍寻《小儿与青春期妇科学》《儿童及青少年妇科学》等学科专著恶补,从事妇产科临床30多年来,她第一次“抱着书去出门诊”。尹玲说:“医学院校的教科书里并没有PAG这一章,进入妇产科后也没有少儿妇科相关知识的培训,靠的都是自己多年来临床经验的积累,必须从头补课、主动学习。”

尹玲希望,将来能有医学院校把PAG设为必修课或选修课,给未来的年轻妇产科医生们补上这门课。同时,她也在着手准备进行更多的科普教育。“特别感谢医院、妇产科的领导和同仁的大力支持,我们团队已在快马加鞭地写科普文章,将对家长和年轻医生进行PAG知识宣讲,也将于近日重启《眉骨间的青春》公众号,为大家送上专业的生理卫生、生长发育、防病治病知识和呵护祖国花朵健康成长的建议。希望将来能有机会走进更多的医院、学校,让大家都来关注未成年女性的妇科健康,重视PAG这门新学科的发展。”尹玲充满信心地说。

  • 分享:
  • 编辑:荣飞     2022-08-04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