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文娱

《人生大事》:温情轻喜剧探索严肃命题

标签:文娱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雪林

《人生大事》借鉴了《入殓师》的角度,将镜头对准“殡葬师”这一“非主流”的神秘职业,套用轻喜剧手法,揭秘从业者的苦辣酸甜,并借助他们的视角,展开对于死亡这个宏大又深刻话题的探索,从而激发对活着、对温情、对陪伴的渴望,反映了关于“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的哲学思考。

■雪林

“人生除死无大事”。

由刘江江编剧并执导,朱一龙主演的电影《人生大事》上映29天,累计票房突破15亿,累计观影人次达3730.1万,暂居2022年中国电影票房榜第三名,并收获了淘票票9.5、猫眼9.5、微博评分8.9、知乎网友推荐度89%、豆瓣评分7.3的高分口碑,成了这个暑期档当之无愧的黑马。

《人生大事》一开篇,色彩浓烈、镜头摇晃、特写频繁、节奏迅速,一口浓郁的湖北话,奠定了其粗粝生猛的江湖草莽基调。

故事并不复杂,祖辈都是殡葬师的刑满释放人员莫三妹,人称三哥。在一次出殡中,他遇见了武小文,从此被这个小姑娘纠缠上,甩也甩不掉,离也离不开,这给本就麻烦缠身的他带来了一系列生活难题。一番啼笑离合之后,这对特殊“父女”,在朝夕相处中碰撞出奇妙的情谊,意外地改变了三哥对职业和生活的态度。

死亡,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都见过,每个人都熟悉,但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许多人都很难说得清。在电影界,关于死亡的探讨由来已久,关于这个命题的影片珠玉在前,比如《入殓师》《镰仓物语》《我们天上见》《本杰明·巴顿奇事》《遗愿清单》,温暖的温暖,深沉的深沉,催泪的催泪,要想有所突破,并不容易。

《人生大事》借鉴了《入殓师》的角度,将镜头对准“殡葬师”这一“非主流”的神秘职业,套用了轻喜剧手法,揭秘从业者的苦辣酸甜,并借助他们的视角,送别一个个生命上路,展开对于死亡这个宏大又深刻话题的探索。这个故事,激发人们对活着、对温情、对陪伴的渴望,反映了关于“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的哲学思考。这一尝试是成功的,观众可以迅速代入,在会心微笑之时,亦体悟些许沉重,洒一掬感动之泪,可谓悲喜交加,笑中带泪。

影片中,仗义的三哥、精灵的小文、倔强的莫老爷子、逗趣的建仁、善良的白雪、可怜的小文亲妈海菲……一个个角色血肉饱满,人物弧光鲜明,令人过目不忘。

最出彩的,自然是三哥与小文这对没有血缘但胜似亲人的“父女俩”。

朱一龙饰演的三哥,与《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长身玉立的痴情种小公爷相比,判若两人,把一个人生潦倒却义薄云天的底层小人物演得惟妙惟肖,妥妥的“剧抛脸”。外形上,一副“边缘人”的模样,寸头倔强,胡子拉碴,一身痞气;性格也不讨喜,眼高手低,一事无成,动不动自称“老子”,江湖气十足。但他本性善良,嘴硬心软。尤其出场的一系列镜头,值得玩味:风风火火进门,手挟燃烧的纸钱点烟,不以为然地跨火盆,满不在乎地忙活着给逝者穿寿衣……瞬间勾勒出一个对死亡毫无敬畏的“街溜子”形象。

杨恩又饰演的小文,古灵精怪,乱蓬蓬的两个冲天发髻,一杆红缨枪不离身,酷似哪吒。她身世可怜,被家人遗弃,脾气死硬,天不怕地不怕,认准的事八头牛都拉不回。

小文的外婆去世,是三哥开车送的葬,小文一根筋,不知“死”为何物,无法理解“外婆在盒子里”,也不能接受“外婆被烧成烟”,魂魄不散地追着三哥讨要外婆。这样一对“硬碰硬”组合走到一起,不啻火星撞地球。

本来小女孩交给一个素昧平生的未婚男青年照管,在现实生活中绝无可能,但在光影世界里,这种荒诞有了土壤。影片将三哥塑造成压在“五指山”造型的沙发下的孙悟空形象,而小文则是闹海的哪吒,大部分场景中,他们都保持“哪吒大战孙悟空”的冲突模式,一个追,一个逃,一个调皮、一个顽劣,冲淡了观众关于不伦禁忌的担忧。再加上增添了建仁与白雪婚后收养小文,以及小文亲妈加入“殡葬团队”的桥段,实现了逻辑与道德的自洽,令人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得以专注沉浸于故事之中,相信这对“冤家父女”的顺理成章和命中注定。

影片中的催泪桥段,也颇具看点——

比如不计前嫌,为情敌装殓。三哥入狱前有个女友,出来后希望洗心革面,重新生活。没想到情敌冲出来横刀夺爱,变得一无所有。不料,情敌遭遇车祸亡故,身体破碎,惨不忍睹。前女友厚着脸皮,上门求他帮忙缝补身体,让逝者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三哥本想硬起心肠,终是不忍,求父亲出山完成装殓。父亲借此机会,将毕生绝学传授于他。最后,亲人们瞻仰亡者安详的遗容,感激他们还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儿子”,深深鞠躬。

这一段,不仅预示着这是三哥真正走上殡葬师职业之路的起点,也不只关乎赎罪与宽恕,更深远的寓意在于,让更多人了解殡葬行业,学会尊重“种星星的人”,懂得了思考“体面离开”的意义。

比如小文走失,又回到“上天堂”店铺门口。看到小文小小的身影闪现在巷口,三哥又怒又急,又爱又怜,想打,又舍不得,压抑着怒火,吼道:“你怎么乱跑?走丢了怎么办?”小文号啕大哭,流着眼泪,拼尽力气大喊:“我的爸爸叫莫三妹,我家住在延江市雨花区槐安路七十三号上天堂,我不会丢。”这是三哥狠心把她交还给亲妈前,一再教她练习的话。此言一出,屏幕内外都泪流满面。经过一番同坎坷、共患难,他们已经成为相依为命、拆不开、打不散的至爱亲人,小文有了一个温暖的家,而三哥,也完成了自我救赎。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结尾。父亲临终前,叮嘱三哥给他安排一场简单、特别又不失体面的葬礼。他从妹妹手里抢过父亲的骨灰,塞进烟花筒中,开车狂奔到汉江边,点燃打火机,烧着了引线——“父亲”化作漫天璀璨的烟花,照亮了整个江面。这场隆重的告别,寓意深远:人这一辈子,不过匆匆百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即使曾经短暂地绚烂过、辉煌过,化作一缕轻烟,也是存在过,也是值得。

当然,《人生大事》并不完美,比如深度方面不及《入殓师》,故事推动过于依赖巧合,情节过分密集紧凑,某些角色有“工具人”之嫌,“大团圆”结局颇为牵强,但总体而言,仍不失为一部温情动人的用心之作。期待未来的殡葬题材影片,能出现更具张力、更有深度的标杆性作品,传达更加健康、豁达的生死观,引领人们更好地解读“死亡”这一永恒而深刻的母题。

  • 分享:
  • 编辑:荣飞     2022-07-28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