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生活派

无辣不成欢

标签:生活派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毛庆明

茭白炒辣椒、菱角炒辣椒、藕梗炒辣椒,小江虾炒辣椒,简单的菜肴却将一方火辣融进了江南水乡的似水柔情。

■ 毛庆明

到重庆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是很能吃辣的。

在我的童年生活地安庆,每到夏季,辣椒上市的时候,红红绿绿的尖头辣椒,就欢跳着进了家庭主妇的菜篮子。

傍晚,火辣辣的太阳终于落了山。家家户户打开了门,将凉水泼洒在自家门口的青石板路面上,待暑气消退,支上小饭桌,摆上一碟炒辣椒瘪,一碟腌白菜。东头邻居大嘴哥是个木匠,捧着一蓝边碗大米饭,饭尖上盖两只辣椒瘪,从巷头吃到巷尾,笑眯眯地告诉每个人:我这个人见了辣椒就不要命,只要有辣椒,我就多吃两碗饭。西邻老中医巩伯伯善意提醒:好吃也不要多吃,小心跟上回一样进得去不出来。引起一片笑声。

炒辣椒瘪因下饭而成为餐桌上的主角。将整只辣椒去籽洗净,锅里倒一点新榨的菜籽油,烧得冒烟,加入辣椒煸炒到整只辣椒完全失去水分变得软塌塌,加点盐起锅。这样炒好的辣椒完全保留了辣椒的原味,吃的时候能辣出满头大汗,煞是过瘾。至于毛豆炒辣椒,土豆炒辣椒,肉丝炒辣椒,通通属于炒辣椒瘪的升级版;及至茭白炒辣椒、菱角炒辣椒、藕梗炒辣椒,小江虾炒辣椒,更是将一方火辣融进了江南水乡的似水柔情。

昔日物资匮乏,不但食无鱼,且居无竹,行无车。唯辣独钟,不过是对清贫生活的豁达。淳朴的父老乡亲,身体力行地向童年的我们传递着对生活的热爱。让成年以后的我们,守得住底线,耐得住寂寞,没有过多的贪欲,亦可用微笑面对挫折。

中国菜被分为八大菜系:鲁、川、粤、苏、闽、浙、湘、徽。曾几何时,炒、烧、煎、炸、煮、蒸、汆,这十八班武艺,造就出的或咸鲜、或清淡、或麻辣,都被那一个辣字的光芒所掩盖。

去重庆,吃火锅是必须的。之前也做了很多功课,对重庆火锅的辣也算是早有防备。点锅底的时候,小心翼翼地要了微辣,调制酱料的时候,也刻意回避了辣椒面、红油、芥末,这才放下心点了毛肚、黄喉、鸭肠、血旺。啪啦啪啦,又看到菜单上有牛肉片,也划拉了一份,没想到百密亦有一疏,等到牛肉片端上桌,才发现10厘米见方,薄得能照见灯影的一片片牛肉上,密密麻麻的嵌满了碎辣椒和花椒粒!难怪我点牛肉片的时候,重庆当地的朋友眼神里有些犹疑,欲言又止。

没办法,自己亲点的,咬着牙也要吃。我硬着头皮,夹起一片最小的,轻轻摔打几下,想把上面的花椒辣椒抖落下来一些,再放进汤底里涮。吃重庆火锅很有讲究,一般是先烫荤菜,后烫素菜;水发的薄片,大约烫10秒,牛肉片之类,是20秒。掌握好时间,才能激发食材的鲜香口感。20秒后,我捞出牛肉片,肉片在高温作用下收缩了,看起来没那么大块,然而收缩过程中却也把辣椒碎和花椒粒更紧实地锁在了肉纤维组织里,放进嘴里咀嚼,辣椒的辣瞬间在口腔弥漫,再嚼,花椒粒炸开,花椒的麻拧成一条线,挟裹着辣椒的辣,直窜鼻腔,鼻腔像是着了火,脑袋被辣得嗡嗡作响,无声地,眼泪就流了下来。

这是我吃辣最极致的一次感受,喝了两瓶冰镇矿泉水,吃光了朋友带来的水果,才算勉强平复下来。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吃辣,口味变得清淡,甚至对工作也柔和了许多,更多的是顺势而为,不再去拧巴地解决问题。就像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儒和道,儒家强调自我修身,道家则是尊崇自然。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豪情万丈,心中有个不服输的劲头。因此在各种吃辣的场合,都是挺身而出,大快朵颐。其实,选择怎样的生活,都是很个体的事,无论如何,自己开心就好。以前,不管是去大饭店还是小餐馆,我总是叮嘱服务员:多加点辣;现在,即使是去吃无辣不欢的火锅,我也会对服务员说:要白汤。


  • 分享:
  • 编辑:李凌霄     2021-11-25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