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阅女郎

诗画集《备忘录》:一个外婆的诗与画

标签:阅女郎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蒋子丹、时小雨

■ 蒋子丹 时小雨

诗画集《备忘录》(长江文艺出版社2020年10月版)的作者王晓冰是两个孩子的外婆。她真正开始写诗绘画,正是在做了外婆之后。即使是带外孙累得腰酸背痛,她也从来没有中断过阅读和写作。

王晓冰认为,中国的奶奶和外婆是世界上最好的奶奶和外婆。她们胸中澎湃着世界上最纯粹、最无私、最丰沛的亲情之爱。在中华民族的繁衍、哺育、传承中,发挥着前所未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被唤作“年轻的外婆”,是王晓冰最开心和骄傲的事。

直到有一次,一位老奶奶猛夸外婆年轻,四岁的大宝立马大声纠正:“我外婆一点儿都不年轻了,她已经很老了!”

岁月带走了很多,但给予的更多。王晓冰说,她会一直写下去,为了亲情和挚爱给予她的力量和灵感。

认识王晓冰已经好多年。那时候海南作协集合了一群年轻活泼的女作者,笔会因为她们的参与变得生动而喧闹。王晓冰置身其中,一张白净得吹弹可破的素脸,在南国暴烈阳光之下着实少见。后来,又看见她高挽衣袖,为一条濒临饿死才被收养的大型苏牧犬清洁皮毛,洗得黑水翻腾,这才知她并非只有婷婷袅袅的一面,也扛得住难事和重活,当得了“女汉子”。这样,她一边当着称职的国企中层,一边揣着颗年轻人的文艺心,忙里偷闲不声不响地码字,连她诗集里的插图,也是凭着自己少年宫美术班的童子功一张张画出来的……这可能让有些人急:她知道诗坛的这个帮那个派吗?她玩得了朦胧、莽汉、草根、无意识、超现实吗?只管闷头写,只管写自己的,她能写出个什么来?

王晓冰为这本诗歌处女集起名为《备忘录》,照她自己的说法,是用文字记录被所思所见击中的瞬间。这一百多首短诗被分为五个小辑:我、你、我们、他们、它们,在目录里就体现了诗人的视野,不仅有我和你,还有他们和它们,看似信手随意的罗列,已经将大千世界包含其中。父亲寻找的墓碑、收了假币的小贩、邻家女人的呜咽、老狗失落的牙齿、折翅雏鸟的归宿、外孙童车的辙印、夏至的蝉蜕屠羊染红的白雪……日常生活丰满而又混沌的细节,被她筛选甄别之后,缠绕字里行间,表达了她对现实处境乃至生命的态度。

叙事性与描述性是这本诗集的主要特征,但王晓冰回避了抒情的叙事与描述,也不追求刻意的浅薄,反而力图给每个瞬间留下观念或者说智性的空间。当然,要是这些平实质朴的句子里,再多一些飞扬的想象,该是我们更希望看到的吧。

也许单就写诗而言,王晓冰错过了最佳的生理年龄,但正好比她用一贯平和的心态,留住了自己的容颜一样,王晓冰正在用诗歌,延缓着心理年龄的更迭。对于她来说,所谓“诗坛”是不存在的,写诗不过是她的生活方式之一。这样的认识一旦形成,她断不会轻易放弃。正如每逢重要赛事的电视直播,作为球迷的她总是要在朋友圈里发战况写评论,半夜三更也不例外,年复一年热度不减。至于她看得对不对,评得准不准,那又有什么要紧?

她的生活方式自是由她做主。较之于那些时刻想吸引公众目光、非要把自己弄得古灵精怪不可的诗人来说,这种态度似乎更多一些诗意。

如此,甚好。

  • 分享:
  • 编辑:黄威     2021-02-02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