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阅女郎

2020,女性生存的深沉思考与真挚表达

——年度图书榜单中的女性图书

标签:阅女郎 | 来源: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 | 作者:黄婷

全新的2021如期而至,各大图书榜单也相继出炉。从2020年各大图书榜单来看,上榜的女性图书数量虽然不多,但也有亮点与惊喜。2020年出现在榜单上的女性图书有哪些?这些女性图书有些什么特点?本文特将入榜图书划分为人文社科图书和文学类图书进行梳理。

■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见习记者 黄婷

全新的2021如期而至,各大图书榜单也相继出炉。从2020年各大图书榜单来看,上榜的女性图书数量虽依旧不多,但也有亮点与惊喜。对比之下,女性图书占比最高的榜单是“中华读书报2020年度十大好书”,包含3本女性图书。“中版好书”2020年度榜50本图书中,以及“南都2020年度十大好书”等数个榜单则均无一本女性图书。2020年出现在榜单上的女性图书有哪些?这些女性图书有些什么特点?记者特将入榜图书划分为人文社科图书和文学类图书进行梳理。

    


    


学术探讨与真实记录

当下,女性学研究成果日益丰硕,相关学术作品陆续出版,此次入榜的学术类女性图书更是受到学界与业界的广泛关注。而在学术探讨之外,有关女性受损害社会事件的图书也成为社会的焦点。这些作品以作者本人的真实经历为主,勇敢而坚强地向外界展示着她们的“伤口”,也给予更多曾遭受伤害的女性以力量。

——学术图书收获好评

《父权制与资本主义》出现在“豆瓣2020年度高分图书”与“2020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榜88本入围书单”上。该书是日本著名女性学者上野千鹤子对女性主义各个派别,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再次思考。近代社会在“资本主义”支配的“市场”和“父权制”支配的“家庭形态”双重控制下,以无偿的女性劳务等为中心,形成了女性地位低下的历史根源。作者对此进行了深刻批判,并就如何改善女性的社会地位提出了中肯的建议。

出现在“凤凰网读书2020年度推荐图书70本候选”中的《现代性的性别》,挑战了传统的以男性为中心的现代性理论,并大胆质疑了某些女性主义观点。作者将文化历史和文化理论相结合,聚焦于19世纪末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对怀旧、消费、女性书写、大众化的崇高、进化、革命和变态等概念进行了检视。

学术类女性图书还有入选了“澎湃编辑们推荐的2020年度十大好书”和“2020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榜88本入围书单”,通过展现近代中国牛奶哺育的兴起过程,探讨其背后折射出的近代中国母亲的内心世界和她们所承受的历史命运的《母乳与牛奶:近代中国母亲角色的重塑(1895-1937)》,以及出现在“豆瓣2020年度外国文学(非小说类)”和“凤凰网读书2020年度推荐图书70本候选”中,多角度探讨女性阅读浪漫小说事件肌理,挑战女性主义者、文学评论家以及大众文化理论家对阅读浪漫小说的贬低的《阅读浪漫小说:女性,父权制和通俗文学》,以及以反讽的方式写了一份“抑止女性写作指南”,尖锐地指出和批评那些阻止、贬低和无视女性写作的社会阻力的《如何抑制女性写作》。

与阅读轻快的小说类女性图书相比,学术类女性图书常因艰深的叙述风格形成一定的阅读门槛,让人有些敬而远之。但本次入选图书榜单的学术类女性图书却受到读者的好评,其中4本在豆瓣上的评分均为9.2分,《父权制与资本主义》更是销量喜人,从今年3月份出版以来,在半年的时间内加印了7次,发货码洋近120万。

——女性受损害社会事件成焦点

《知晓我姓名》入选“豆瓣2020年度高分图书”“2020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榜88本入围书单”“凤凰网读书2020年度推荐图书70本候选”和“世纪文景2020年度好书”4个榜单。2015年,斯坦福大学性侵案震惊全美。面对法庭的不公审判,受害者化名为埃米莉发表掷地有声的法庭陈述。在案件影响下,加州罢免庭审法官并改变性侵立法。香奈儿·米勒在书中记录了自己重新获得疗愈、尊严和力量这一漫长与艰难的过程。

《知晓我姓名》让人不自觉想到2019年各大图书榜单上的《黑箱》。值得关注的是,讲述女性遭遇性侵伤害的相关图书近两年数量逐渐增多,除了被大家所熟知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与《黑箱》,还有同样在2020年出版,揭示遭遇性侵后女性身心所承受痛苦的《隐痛》。女性受损害社会事件成为社会讨论的焦点,是越来越多女性敢于站出来,努力发声,让自己不再成为新闻中被隐去姓名的“路人甲”的勇敢尝试。

男性笔触与女性视角

近几年,对女性议题的讨论日渐火热,文学女性图书的写作早已不是女作者的专利,一些男作家也开始涉足女性题材,以不同的视角书写他们所见所闻的女性故事,和女性主义作家一起,描绘女性千回百折的命运。

——更多男作家涉足女性题材

贾平凹的《暂坐》出现在“中华读书报2020年度十大好书”、“文学报2020年度好书榜”和“深圳读书月2020年度十大好书”的榜单之上。本书以西安城为背景,讲述了一群独立奋斗的都市女性在心灵上相互依偎的故事。以生病住院直到离世的夏自花为线索,以暂坐茶庄的老板海若为中心,刻画了红楼群芳般的众生相。

《她们》是著名作家阎连科的新作,出现在“豆瓣2020年度中国文学(非小说类)”的榜单上。书中,阎连科描绘了一方土地上不同女性的命运。从她们生命的延宕与变迁的岁月中,我们可以窥探到女性不得不面临的人生困境,以及身为女性自身所独有的光辉。

两位中国当代著名男作家在2020年不约而同地出版了女性题材的图书,值得我们关注。这些尝试与突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女性的生存境况逐渐受到更多人的关注。正如贾平凹在某次采访时表示,他最初想写《暂坐》的原因,是发现“这群人(女性)看似光鲜,其实辛酸;热热闹闹簇伙,却每个人都孤独。”在《她们》中,阎连科将目光转向他的母辈、同辈与孙辈的女性,用不同以往的朴素写法书写大地上的亲人,流露出以往作品中少见的女性关怀。

——女性主义作家译作相继推出

《碎片》入选“豆瓣2020年度图书”4个子榜单上,是意大利作家埃莱娜·费兰特20余年来的书信、访谈和散文集。作家在书中袒露了自己对写作风格和主题的探索历程,并回顾了自己经历的自我怀疑和突破,这些对话睿智地诠释了女性和家庭、神话和文化、城市和记忆,以及作家和读者的复杂关系。

《证言》出现在“深圳读书月2020年度十大好书”与“豆瓣2020年度外国文学(小说类)”的榜单上。本书故事开始于《使女的故事》结局十五年后,基列国的统治从内部显露出衰腐的迹象。在巨变将临的关键时刻,三位不同身份背景的女性的命运开始交错,从各自的视角见证了历史的变迁,三种不同的叙事声音构建起一个更宏大、更开阔的时空。

此外,还有入选“2020新京报年度阅读推荐榜88本入围书单”,以一位英国知识女性的成长史诗,串连起二战后英国几十年历史变迁的《静物:女性成长四部曲第2部》,和出现在“豆瓣2020年度外国文学(小说类)”的榜单上,揭露丧偶式育儿困局,探究女性生存真相的《坡道上的家》,以及讲述被忽略的“垮掉的一代”女性的《小人物:“垮掉的一代”回忆录》。

这些作品大多出自有女性图书代表作的女作家之手。其中,《碎片》是意大利著名女作家埃莱娜·费兰特的新作,此前,她写了尖锐又细腻探讨女性命运的复杂性和深度的“那不勒斯四部曲”;《证言》是被誉为“加拿大文学女王”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继全球超级畅销书《使女的故事》的续作;女性成长四部曲(《花园中的少女》《静物》《巴别塔》《吹口哨的女人》)则是英国小说家A. S. 拜厄特颇负盛名的代表作;《坡道上的家》的作者则是常以“柔和的笔触叙述当代女性人生的艰难”的日本女作家角田光代。她们此前出版的作品就已或多或少与女性相关,此次上榜的作品愈加成熟、进一步展现女性成长迷思,一经推出便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也为想涉足女性题材的年轻作家提供了借鉴与参考。

——国内女作家作品受青睐

除外国女作家相继推出女性图书新作外,国内女作家也有不少上榜作品。出现在“文学报2020年度好书”中,“写了一位普通中国女性一生的故事”,听八旬奶奶杨本芬讲述她和妈妈的故事的《秋园》;入选“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20年度好书”的《朱三小姐的一生》,收录了作家任晓雯近年创作的六部短篇小说,既有展现家庭暴力的因果怪圈对男女两性的交互伤害,又有描写中年女性为情所困、遭遇诈骗时的身心危机的故事;入选多个榜单的《你和我》,是曹禺女儿万方回忆父亲母亲的长篇作品,这原本是一部献给母亲的书,却无法回避父亲的巨大光环,母亲和书里其他女性的命运是更需要被看见的一个群像。

总体来看,2020年入选年度图书榜单的女性图书数量不多,且较为集中,同一本书出现在多个榜单上的情况比较普遍。事实上,榜单之外仍有许多女性图书值得关注。女性图书的意义,不仅在于能看见更多女性的生活与故事,让更多身处相同境况、有着同样困境的女性能感同身受,而且能引发更多人对性别议题的探讨。我们期待2021能出版更多女性图书,女性图书也能进入更多读者的视野之中。

  • 分享:
  • 编辑:黄威     2021-01-26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