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阅女郎

传承女性高贵的精神和“不灭的魂灵”

——评“女性天才:生命、思想与言词”系列丛书

标签:阅女郎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杨莉馨

作为人类群体的半边天,女性历来是社会学家、历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们关注的重要命题。女性社会地位的提升亦是衡量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尺度。经过筚路蓝缕的思想启蒙与妇女解放运动,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妇女赢得了与男性平等的地位,步入了开阔的社会空间,焕发出惊人的创造力,为中国社会的进步作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我们也看到了性别观念上的倒退现象。特别是在消费文化推波助澜的时代语境中,将女性物化、客体化的观念与沉渣泛起的封建意识合流,对年轻女性的自我预期与精神成长产生了不良影响。在此情势下,我们更有必要挖掘与借重古今中外健康向上的女性思想文化资源,以激励与引导女性的自尊与自强。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新推出的我国首套原创女思想家评传系列“女性天才:生命、思想与言词”就是这样一套精品图书。这套追踪与呈现20世纪西方杰出的女性思想家和文学家生命轨迹、精神历练与思想成就的传记丛书,相信可以“借他山之石”,为广大读者带来励志与成长的丰厚启示。

当代东方知识女性解读西方女性思想与文学成果

丛书第一批包含《永恒的英伦百合:弗吉尼亚·伍尔夫传》《大西洋两侧最智慧的人:苏珊·桑塔格传》《妇女主义者的传奇:艾丽丝·沃克传》和《加拿大文学女王: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传》四部,写作者均为国内在各自领域有精深造诣的女性学者,体现出她们对女性作家与思想家的天然深情、深入理解与独到阐释,以及强烈的使命担当。而这种使命担当,自然源出于她们自觉的性别意识和可贵的人文情怀。这套由女性编辑所策划与推动,由中国女性学者撰写的西方女性思想家、文学家传记,既可以被看作西方女性主义文化先驱弗吉尼亚·伍尔夫所向往的、在《一间自己的房间》中所书写的“她们自己的文学”的一部分,亦是当代知识女性以东方视角解读西方女性思想与文学成果的结晶,体现出中西文化-文学交流的开阔视野与积极意义。

丛书的作者均为长期从事欧美女性文学翻译与研究的专家,这就使得丛书首先建立在作者对于传主人生历程、思想探索、学术造诣和文学成就全面而深入的把握基础上,呈现了传主精神成长的内在逻辑与完整过程,揭示了人物的个性风采和心灵世界;同时,传记亦体现出对传主思想、文化与文学成就的细腻把握与精到阐释,较之一般意义上的传记作品而言,更展现出文学与学术评传的鲜明特色,能够满足读者通览全书,即可对作家与思想家的生平经历、人生探索、思想风貌、文学与学术成有较为全面的了解,使读者接受思想的洗礼与美的熏陶。

如果从18世纪欧洲的启蒙时代算起,西方妇女解放运动迄今已有两百余年,中国的妇女平权运动也走过了风风雨雨的百年历程。从鲁迅先生的“娜拉走后怎样”之问,到女性如何在个人幸福与社会担当之间抉择的两难与痛苦,再到女性对自我实现的求索与私密欲望的正视,以及女性在拥有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如何不一味地浅唱低吟,而是打开视野等方面,中国的女性思想者和文学家们始终在探索如何实践伍尔夫所构想的“双性同体”的两性包容、沟通、理解与合作的理念,如何摒弃西蒙娜·德·波伏娃所批判的主体与他者二元对立的思维定式,以及反思所谓的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的社会建构本质,推进中国社会的两性平等。

在男权中心思想文化传统中开拓崭新天地

在此过程中,20世纪西方众多女性思想家、哲学家与文学大师不仅以自己坚韧的担当、卓越的才智和出色的文化-文学实践反思与批判长期以来男权中心的历史文化传统,推进着社会的进步与文明的发展,亦为中国的思想文化发展提供了丰厚的精神资源。她们从西方波澜壮阔的“妇女解放”运动和女性主义文化思潮中汲取了滋养,又以激越的思想能量与艺术才华,成为这些运动与思潮中的中坚力量与精神旗帜。

如伍尔夫在延续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女性尚未获得接受正规教育权利的20世纪初的情境中,虚构了莎士比亚的妹妹“朱迪丝”被扼杀了戏剧创作潜能的悲剧故事,强调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独立的精神空间之于女性实现创造力的关键意义,提出了“双性同体”作为男女两性和谐互补的人际关系理想,以及理性与情感交融共通的完美艺术创造标准,对后代的作家创作与性别文化观念的发展,均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成为西方女性主义文化与文学运动的先驱;再如艾丽丝·沃克从黑人女作家佐拉·尼尔·赫斯顿、琼·图默等那里获得启发与激励,强调了尊重黑人民间文化,回溯黑人女性的生活历史与精神线索以“寻找我们母亲的花园”的构想,提出了凝聚黑人女性的姐妹情谊、释放黑人女性的艺术创造力的“妇女主义”观念;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以其在诗歌、小说、戏剧、评论等多文类、多领域的造诣,成为当之无愧的加拿大文学女王,代表了加拿大女性文学与女性主义文学批评最出色的成就……

她们不仅在根深蒂固的男权中心思想文化传统中开拓出了一片片崭新的天地,亦以丰硕多姿的思想文化与文学成果,给中国的读者带来了美好的享受。其中不少思想家与文学家已在中国拥有了广泛的读者群,并与20世纪的中国女性文化与文学发展有着深厚的精神联系。

在《一间自己的房间》的最后,伍尔夫说莎士比亚的妹妹“朱迪丝”还“活着”,并满怀期待地鼓励在场听讲的剑桥大学女学生:“伟大的诗人不死,他们是不灭的魂灵,一有机会,就会活生生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个机会,我想,目前就在你们的掌握中。”以此表达了对女性书写的无限期待。从某种意义上说,列入和未列入这套丛书之中的女性思想家、文学家与艺术家们,就是一个个的“朱迪丝”。她们拥有着和莎士比亚同样的艺术天分与创造才情,并冲破了历史与现实的重重阻碍,为社会的进步和全人类的发展做出了自己卓越的贡献。而我们通过阅读她们的故事,走近她们的人生,将有可能传承她们的高贵精神和“不灭的魂灵”。

(作者为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 分享:
  • 编辑:黄威     2020-12-29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