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阅女郎

家庭里的女性,何时才能被看见

——读《看不见的女人:家庭事务社会学》

标签:阅女郎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林颐

■ 林颐

家庭主妇,是世上最古老、最孤单,也最容易被人们忽视的职业。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不会认为这是一项职业。家庭里的女人,是看不见的女人。

为了让这群女性“被看见”,英国社会学家、伦敦大学学院社会学和社会政策系教授安·奥克利写了《看不见的女人:家庭事务社会学》(南京大学出版社2020年9月版)一书,这本书脱胎于她1967~1969年撰写的博士学位论文。当时,她有感于社会学中“男性主导”的性别歧视,进而注意到女性最不被看见的领域——做家务。

“我的首要目的是描述家庭主妇的工作状况和她们对家务劳动的态度。第二任务是考察那些涉及影响家务满意程度的相关变量,这些变量包括社会阶层、教育程度、婚姻内部分工、家用电器的使用、社会互动模式等。第三个目标是提出可行性假设,旨在解释家庭主妇在对待家务的态度与家务工作情况之间存在的差异。”奥克利概括了自己的工作。

奥克利选择了40名年龄在20~30岁之间,且至少有一个5岁以下孩子的伦敦家庭主妇。清洁、购物、做饭、洗碗、洗衣、熨烫……家务劳动被描述为一项永无止境的工作,原因在于它的乏味、单调和社交的缺席。

她们渴望与他人结成纽带,得到肯定,获得成就感。有24名主妇表示,她们的丈夫只发表负面评价而从未给予正面赞赏。奥克利认为,这与传统文化对于家庭关系地位的固化有关,双方自我角色的认同受到传统家庭训导,习惯以女性长辈的家务标准为参照来界定自己的行为,社会、媒体和学校教育也都在不断强化建设女性的家庭形象。

奥克利发现,有些女性谈论的不是家务状况,而是婚姻生活,家务的满意度比人们所想象的更复杂。这与社会阶层有关,而且存在“参照群体”问题,也就是说,与她们成为主妇前所从事的职业有关。评估做家务的设施设备的结果表明,这可能会影响做家务的方式与女性对家务工作的态度,但对这项工作的满意度的影响微弱。另外,都市夫妻比农村夫妻共享更多的兴趣爱好和活动,男性主动参与育儿的也更多。

此外,家务劳动还与养育孩子这一工作结合在一起,孩子是家庭主妇工作环境中的重要变量。在很大程度上,做家务和做母亲是被合并的。

这部作品的英文原版出版于20世纪70年代,距今已近半个世纪,但它所描述的家庭主妇的生活状况和社会环境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如今中国的的家庭主妇仍旧能够感受到当年伦敦城郊主妇们的处境。

这部作品是欧美反对性别角色和性别规范的社会变革思潮的产物。那时候,人们热切盼望家庭能有更满意的劳动分工,主张女性独立与自由。时代在发展,女性所受的现代教育和自我意识都在增强。随着房价等生活物资的上涨,单靠男性一份工资很难养家,职场的女性身影越来越多,女性在婚姻、家庭、育儿等方面的话语权有所增加。但总体而言,目前女性的职场收入仍比男性的少,妻子做的家务依然比丈夫要多。

在本书结尾,奥克利说,必须直接尝试提高女性的性别平等意识,让她们理解自身处境的根源。而事实上,提高全社会的平权意识,对于家庭事务的认识,也只是一个起点。

  • 分享:
  • 编辑:黄威     2020-11-10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