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文娱

珍妮·玛门 :时代的观察家和记录者

标签:文娱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

主持人:李黎阳(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 《她代表!》

德国画家珍妮·玛门(Jeanne Mammen,1890-1976)个人创作的巅峰期是在魏玛共和国时代,以描绘独立、性感的女人和柏林城市生活的画作而闻名,因此通常会被与以奥托·迪克斯和乔治·格罗斯为代表的“新客观性”艺术联系在一起。而事实上,像许多艺术家一样,玛门的创作也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个人境遇的变化而呈现出不同的风貌。风格的多样性是其作品的特点,也是她曾一度被忽视的原因。

玛门生于柏林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5岁时全家移居巴黎,她是在法国文化的滋养下成长起来的,对维克多·雨果、古斯塔夫·福楼拜和世纪末象征主义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1906年进入朱利安学院学习艺术,1908年至1911年又去往布鲁塞尔、罗马和阿姆斯特丹学习和游历,1912年应邀参加布鲁塞尔的独立展览。她的早期作品体现出象征主义和新艺术运动的影响。约1910年以福楼拜《圣安东尼的诱惑》为主题创作的12幅绘画,为其早期代表作。在这批作品中,她将幻想元素引入到宗教场景之中,营造出一种晦暗、阴森而又超越现实的悲观氛围。相比之下,她当时的素描本里所记录的,却是对巴黎和布鲁塞尔林荫大道上日常生活的观察。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打乱了玛门的国际化生活方式。1916年,由于怕被当作“国家敌人”遭拘留,她的父母逃离巴黎,搬到了阿姆斯特丹,法国政府没收了他们的全部财产。而玛门和姐姐则选择回到故乡柏林,为了维持生计,她转向电影海报设计以及为讽刺和时尚杂志画插图等商业创作。从1920年代中期到1930年代中期,玛门开始创作素描和水彩作品,以捕捉这座城市在夜幕降临之后的喧嚣与颓废。玛门安静地观察、勾画,呈现出这座城市国际化的典雅和夜生活的奢华,在描绘享乐主义的同时,也体现出同时代画家狄克斯和格罗兹那种严肃的态度。与男性同道不同的是,玛门的大部分作品讲述的都是“新女性”的故事——一个个在柏林生活和工作,经常光顾酒吧、咖啡馆和夜总会的摩登、成熟而独立的女人,包括傲慢的社交名流、时髦的中产阶级女职员、街头歌手和妓女。玛门忽略了年龄的禁忌以及男性凝视的陈旧性表达,这些女人是具有“自力更生”能力的独立个体,她们选择了没有男人的生活,只享受与其他女性在一起的时光。玛门通常将她们置于狭窄、扭曲的空间中,在一些作品中以淡淡的色调渲染,使人联想到亨利·德·图卢兹-劳特累克的风格,而另一些作品则以20世纪早期巴黎前卫艺术的绚丽色彩呈现。其作品所表现出的狂放过剩的都市场景带有一种亚文化特征。玛门的水彩画通常表现出幽默的叙事品质,许多肖像都带有漫画色彩。

1930年,出版商沃尔夫冈·古里特在他父亲的柏林古里特画廊为玛门举办了首次综合个展。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受古利特委托,玛门为法国诗人皮埃尔·卢埃斯仿照希腊女同性恋诗人萨福风格创作的爱情诗集《比利提斯之歌》创作了一系列彩色石版画(八幅),再现了诗歌所营造的朦胧、虚幻的情景。但由于纳粹的上台,这本书最终未能出版。

对女性同性恋题材的情有独钟,加上经常以柏林的女同性恋酒吧为背景,促使艺术史学者们推测玛门本人也是同性恋者,但却从未得到艺术家本人的证实。第三帝国时期,玛门的作品被划归为“堕落艺术”,在纳粹控制出版业后,她因拒绝成为艺术宣传机器而丧失了主要经济来源,甚至一度靠出售手推车上的书籍以求生存。处于“内心流亡”状态的玛门开始尝试立体主义和表现主义风格的创作。战后初期,她开始从被轰炸的柏林街头收集电线、绳子、纸板和其他废料,以创作抽象的“浮雕”和雕塑作品,还利用糖果包装纸等材料制作抽象拼贴画。她还曾创作具有象征性意味的抽象画,在其创作生涯的晚期,甚至创作出波洛克风格的抽象表现主义作品。

尽管玛门后来的作品也表现出纯粹的品质,但她对德国历史特定时期的观察与记录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她在回顾自己的创作时也曾谈到:“我一直只想当一双眼睛,在看不见的世界中穿梭,只看别人。”


  • 分享:
  • 编辑:韩佳宁     2020-09-29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