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文娱

《非常真相》:真相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

标签:文娱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吴玫

影片结束在迷茫的卢炯久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喧嚣的街道上。就这个结尾而言,英文片名《ME and ME》似乎更贴近这部电影的主题:阳面的我应该如何面对阴面的我?

■ 吴玫

3分钟,2020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电影票就被抢光。假如不是朋友承让,今年,我就跟电影节擦肩而过了。

得到的一场电影,是韩国电影《非常真相》。这些年,韩国电影以其敢于针砭时弊的勇气,赢得了不少中国电影观众。我以《熔炉》等电影的品质来类推《非常真相》,对它充满了期待,虽然放映该片的电影院有点远,在上海市郊的嘉定区,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决定不放弃。

从家里出发开车到嘉定影剧院,需要一个小时。打开收音机,正在播讲的英国作家毛姆的小说《月亮和六便士》已经进入到了这一段:“我”受思特里克兰德太太委托,去巴黎寻找抛妻别子的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在穷人群居的比利时旅馆找到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后,“我”确信,这位前证券经纪人并不像伦敦人传说的那样带着新欢在巴黎正过着好日子。既然如此,“我”相信自己能完成思特里克兰德太太的嘱托将查理斯劝回家,但是,对面这位貌似已经穷困潦倒的前有钱人,铁了心地要留在巴黎学习绘画。

学生时代就读过这本小说,后来,震慑于高更的绘画作品又不止一遍地重读《月亮和六便士》,我当然知道小说接下来的情节,于是感叹:“毛姆怎么就能将一个人所共知的公众人物的故事写得如此引人入胜呢?”而初读到毛姆这部杰作的同车人则表示不解:一个人怎么可以为了自己所谓的梦想抛弃家庭和孩子?他留在伦敦边做老本行边学画画,不行吗?

有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仰望星空的,大多数人则是为了捡拾六便士。我刚想把对毛姆这部小说的共识复述一遍时,电影开始了。

贫困的童年并没有遮蔽掉秀河性格中特别明亮的那一部分,这位从首尔到韩国某个小乡村来教书的青年人,晚霞里遇到一棵果树,秀河上前摇晃了几下,发现摇落下来的果实香甜可口,便满足得喜笑颜开,“太美好了”,他对身边美丽的妻子说。

有妻子的陪伴,秀河即便回忆起从来不曾大块吃过野生菌的童年往事,神情也是轻松又欢乐的。然而,令我们大感意外的是,夜幕降临之后,妻子就成了秀河的大麻烦。那时,柔弱的女人有时候会变身秀河死去多年的母亲,有时候会变成特别能打的女战士,有时候又会变成伤害秀河的恶魔……一直疑惑首尔的年轻人怎么跑到他们这里来教书的村里人,顿时明白了,原来得了怪病的秀河太太需要避人耳目。为了不让无辜的学生家长被意外袭击的事件再度发生,村长让人为秀河家的门窗装上了铁栅栏,天一黑便锁上,直到太阳冉冉升起后,再由专人开锁让秀河去学校教书、让秀河的太太去服务社学习编织。

那晚,秀河家的铁栅栏照例被一一锁上后,屋里意外失火。由于掌管钥匙的村民外出寻欢作乐了,等到村里人和消防队强行进入屋子,秀河夫妻俩已经死亡。

警察卢炯久匆匆忙忙出现在案发现场。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卢炯久步步深入的调查是想知道该由谁来为这对琴瑟和谐的年轻人的死负责,哪里想到,被村里人强劝了一杯松针酿的酒后,酒醒的卢炯久变成了村民嘴里的老师。警察做得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村里学校的老师?卢炯久不愿意丢失以前的身份,然而,家门的密码已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一个,妻子和两个儿子也不知所踪,甚至,警察局也不承认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名叫卢炯久的警察……

本以为随着情节发展,电影会给我们这样一个交代:村里人为了掩饰致秀河夫妇于死地的罪过,在松针酒里下了迷魂药,从而让卢炯久做不成警察,也就不能让真相水落石出。诡异的是,情节并没有按照我们的惯常思维往下推进。剧终前,在温泉卢炯久被服务社教秀河夫妇编织的女老师认定为就是秀河,以秀河的身份与女教师聊得心心相印后,女教师告诉卢炯久,迟迟不结婚是因为一到夜深人静时自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群人白天和夜晚会有着不一样的面目吗?这就是这部电影的中译者将英文片名《ME and ME》翻译成《非常真相》的原因吗?是的,在这部电影的编剧和导演郑镇荣看来,相对于是不是村民致死了秀河夫妇和村民们有没有陷害过警察卢炯久,双重人格才是形成这部电影中各种疑惑的真相!

由于《非常真相》的表达过于隐晦,中国观众在豆瓣上给这部电影打出了5.1低分的同时,纷纷就这部电影想要说明什么问题贡献了自己的想法。我比较赞同的一种说法是,郑镇荣想用电影这一相对通俗的艺术形式试图告诉我们,具备双重人格的个体要在这个世界上正常地生活,有多么艰难。

故事已然云山雾罩,郑镇荣在运用电影手段时又喜欢耍花招,他打乱了时间轴,用交错的时空来叙述故事使得《非常真相》更加扑朔迷离。其实,在那个小村子里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秀河夫妇,从首尔来小村教书的就是卢炯久,一个一到夜晚就会不能自控地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双重人格者。秀河夫妇是卢炯久幻想出来的一对璧人,是他假如爱上一个人并与之结婚后会产生的后果。事实上,卢炯久也爱上了一个人,她就是服务社里教他编织的女老师……影片结束在迷茫的卢炯久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喧嚣的街道上。就这个结尾而言,英文片名《ME and ME》似乎更贴近这部电影的主题:阳面的我应该如何面对阴面的我?

电影《非常真相》用了非常极端的叙事呈现给了我们一个双重人格者内心的苦闷。当看到5.1这个低分时,郑镇荣会不会倍觉苦涩?无论如何,我会给《非常真相》一个不错的分数,以感谢这位韩国导演所做的尝试。也许,一部《非常真相》并不能完全解开我关于双重人格这一心理问题的全部疑惑,但是,对《月亮和六便士》中的男主角查理斯·斯特里克兰德抛妻别子学画画的选择,我又多了一层理解:40岁之前,阳面的查理斯·斯特里克兰德是一个拥有幸福家庭的证券经纪人,阴面的查理斯·斯特里克兰德是一个拥有画家梦的男人。与众不同的是,这个人没有像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那样只让阴面的自己在夜深人静时跑出来撕扯自己,而是果断翻面抛弃阳面的自己从此以阴面面对全世界。查理斯·斯特里克兰德比一个世纪后的卢炯久果敢多了,那是因为查理斯·斯特里克兰德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是一颗能在夜空中熠熠发光的星星——谁都知道,毛姆是以法国画家高更的生平为蓝本写作的《月亮和六便士》。


  • 分享:
  • 编辑:韩佳宁     2020-07-30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