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阅女郎

叙事医学里的人文关怀

——读《用心:神经外科医生沉思录》

标签:阅女郎 | 来源: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 | 作者:黄婷

叙事医学是为把人文精神落实于医疗实践、遵循叙事规律践行的临床医学,要求医护人员具备叙事素养,即认识、吸收、解释疾病故事的能力以及易受疾病故事感动的同理心。《用心:神经外科医生沉思录》一书讲述了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团队每位医生的成长以及与患者之间难忘的故事。他们用心行医、用心提高医术、用心对待病人,让许多患者身体恢复了健康,也让他们感受到了温暖。

■ 黄婷

神经外科具有急诊多、病情重、强度高的特点,因此许多医院神经外科的医生几乎都是男性,全国女神经外科医生的比例仅为0.6%。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的女医生数量不少,各有特点,尤其是科室“掌舵人”凌峰教授,不仅是我国第一位女神经外科医生,更是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让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享誉全国,甚至闻名海外。她积极推进“叙事医学”在医院内部的开展,带领医生们“用心”去解决医患之间的信任问题,《用心:神经外科医生沉思录》(商务印书馆,2019年3月版)一书便记录了这样一支学历高、医术好、用心对待病人的医生队伍。

医学的人文关怀

德蓉和哥哥两人因为小时候高烧不退,出现高热惊厥,患上了癫痫,两人的命运由此被改变。哥哥结婚成家后,媳妇抛下一岁的孩子远走他乡。德蓉嫁给了身体有残疾的邻村男人,不仅被婆家嫌弃,有时还遭毒打。两年前,家里人带哥哥找到宣武医院给哥哥做了手术。哥哥康复了。如今,家里人攒了钱再次来到医院,想把德蓉治好。德蓉的手术很成功,之前神色淡漠、双眼发直的她精神明显好起来,像变了个人。

给德蓉和她哥哥做手术的医生是宣武医院院长赵国光,癫痫给德蓉家带来的苦难深深触动了他,于是他在自己的叙事病历中记录了这个故事。

叙事病历是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医生的一项特殊“作业”。从2012年起,所有年轻住院医生、进修医生、研究生每人每月都要写一篇叙事病历,目前已收集了2000多篇,每一篇都记录了患者背后的感人故事。

被看作是医院人文教育主要抓手的叙事医学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叙事医学是为把人文精神落实于医疗实践、遵循叙事规律践行的临床医学,要求医护人员具备叙事素养,即认识、吸收、解释疾病故事的能力以及易受疾病故事感动的同理心。它“跨越了文学、心理学、哲学、美学和各种后现代理论,被许多人认为是人类重新认识身体和心灵、痛苦和疾病以及生命和死亡的潜力巨大的工具。”

医学建立在科学和人文两个支柱上。如今医疗技术越来越发达,科学医学的观念深入人心,然而人们对人文医学的认识还远远不够。缺乏人文的医疗是冰冷的。因为各种原因,医生看病时会只能关注病人患病的器官,对病人的个人心理和家庭环境往往无暇顾及,于是医生留给大家的印象总是匆忙、冷漠的,医患关系也变得紧张。叙事医学提出的背景正是基于此,它呼吁医生和患者能有更多交流,医生能主动了解患者背后的故事,和患者之间有一种良性互动,做有温度的医生。

唤起医生人性之美

我们对医生总是抱有过高的期望,觉得他们无所不能,理应认识和了解各种疾病,但其实他们也是普通人,加上人的时间精力的有限性,对复杂人体的认识总是有限的。凌峰教授就有个这样形象的比喻。天上的星星很多,天文学家不能一一认全;地下的宝藏很多,考古学家也未能全部发掘;而人体跟宇宙一样复杂,医生们也无法知道它所包含的全部秘密。因此我们要更加正确和理性地认识疾病和医生。

在书中,难能可贵的是,这些医生都勇于剖析自己以往失败的手术经历。这些手术因为一些不可控因素或者人为失误导致病人病情没有缓解甚至离世,成为医生们内心的一道伤疤。即便他们见惯了生离死别,心比常人要坚硬一些,可是“在面对疾病的时候,医生们对自己都非常苛刻,对每一个瑕疵都不能忍受和接受,对每一个失误都会进行不断的拷问和反省。”他们有的会四天四夜不吃饭不睡觉把自己折磨得没有人形,有的会给家人打电话失声痛哭,有的会怀疑自己是否能当一个神经外科医生,有的会尽可能资助和问候病人家属,有的甚至会支持病人家属通过法律程序获得赔偿……

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也犹如化茧成蝶,在吸取经验教训后,他们会更加努力成为值得让病人信赖的医生。他们会在每台手术前花长时间进行手术预案,模拟正式手术需要进行的步骤;他们会查阅文献资料,找出国外相似的手术案例,确保手术万无一失;他们泡在实验室、手术室和书中,尽一切努力提高自己的技艺,等等。

但用心不只体现在医生精湛的医术上,还体现为平等、真诚地善待病人。如在针对要不要给病人进行手术这个问题时,大多医生只会给出手术风险有多少,保守治疗会如何的简单话语,让内心焦急不已的病人家属往往难以抉择。但宣武医院神经外科的医生们不仅会耐心分析病情,并且不惧怕可能需要承担责任的风险,会直接给出手术还是不手术的建议。“如果病人是我的家人,我会决定(不)手术。”看似平常的一句话,却能成为病人家属的“定心丸”,迅速做出有利于病人病情的决定。

书中还记录了这些医生许多暖心的小细节。有的医生会在预案首页贴上病人的照片、有的门诊时会起身和每个患者握手问好、有的会把手机号留给患者、有的会给病人买如何面对癌症的书,有的会给小病人熬她想喝的粥,有的会根据实际病情给病人省钱……

虽然不可避免地也经历过“医闹”,但事实证明,医生们的这些用心之处是值得的。他们遇到了许多善解人意的病人家属,病人也给予了让人意外的信任。有医生被派往外地医院进行支援时,病人毅然拖着病体前往该地进行手术;有医生在第一次手术失败,不得不做第二次手术补救时,病人表示无条件支持和配合;拿到医生联系方式的病人为了不打扰医生,从不轻易给他们打电话。

“叙事医学”是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丽塔·卡伦医生于2001年1月提出,2012年由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启德教授引进国内,受到关注。虽然它在国内的发展和推广只有短短几年的时间,但是得益于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医生们的有益探索,以及本书作者的记录,我们可以看到“叙事医学”给医患关系带来的积极改变,值得更多医院和医生尝试。


  • 分享:
  • 编辑:黄威     2020-02-11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