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生活派

六渡河村:民宿升级探索进行时

标签:生活派 | 来源: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 | 作者:记者 史玉根

六渡河村边的漂亮步道。 周俭/摄

融合现代感和乡村风味的栗香溪谷民宿。

一个以板栗为主导产业的村庄,正紧跟时代,探索另一条可以让村庄产业兴旺、村集体经济不断壮大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深秋的北京怀柔,红叶满山,层林尽染。坐落在山脚下的渤海镇六渡河村,村头一块“京郊板栗第一村”的大招牌格外醒目,村边是一条沿河而建的长长的木质步道,山坡上有醒目的农家院和民宿招牌,显出这个民俗旅游村的特色。

“现在村里的民宿越来越多,超过了农家院,到了周末,村里就热闹了,游客都要住上一两个晚上才走。”六渡河村民俗旅游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村妇联主席王永红对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介绍。

六渡河村是北京民俗旅游重点村,发展乡村旅游业已有20多年历史,近些年随着乡村民俗旅游市场的变化,村里的旅游产业尤其是民宿业,开始进入升级通道,精品民宿逐渐替代农家院,村委会领办的民俗旅游专业合作社也让村里的民宿业向着管理规范、服务提档的方向发展。

乡村旅游产业的升级,也意味着这个以板栗为主导产业的村庄,正紧跟时代,探索另一条可以让村庄产业兴旺、村集体经济不断壮大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精品民宿替代农家院已成趋势

四层楼的欧式风格建筑,六室两厅一厨七卫的大套房,暖色的木质楼梯和地板,融合现代感和乡村风味的装饰……走进位于六渡河村磨石峪的栗香溪谷民宿,仿佛置身于一家高级乡村酒店。

王永红也是栗香溪谷的女主人。她告诉记者,她家的民宿是在原来农家院的基础上升级改造的,按高档酒店的硬件标准建设。

目前,六渡河村正在运营的精品民宿共有14家。记者走访看到,这些民宿大多是在已有住宅基础上改造而成,硬件设置都比较高档,室内装饰也很讲究。各家民宿投入的建设资金在数十万元以上,其中,老木匠民宿和栗香溪谷的投入超过了100万元。

“我们做民宿也是被逼出来的。”王永红说,10多年前,以板栗为主导产业的六渡河村就开始转型,依托当地自然风光和景区资源发展民俗旅游,村民纷纷利用自家院落经营农家乐,生意十分红火,但随着游客生活品位的提高,条件简陋的农家院渐渐被冷落,到了2016年,六渡河村的民俗旅游业已陷入低谷。

虽然意识到产业升级势在必行,但考虑到投入资金多,没有管理和经营经验,大多数农家院经营户敢想不敢做,村干部们只好带头吃螃蟹。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王富坤和副书记王永红率先行动,相继对自家经营多年的农家院进行彻底改造。2018年夏天,王富坤家先期建成的和易园民宿投入运营,很快被预订一空,一个多月就赚了3万多元。

和易园民宿的运营成功,让许多农家院经营户和其他农户跃跃欲试。与此同时,村组织为有意做民宿又缺少资金的农户积极争取贴息或低息贷款,并积极引进社会资本和专业团队,以委托和租赁等形式,对7户村民的闲置院落和房屋进行改造升级,打造榜样民宿。多方推动之下,六渡河村的民宿建设形成热潮,2018年至今,10多家精品民宿相继建成并投入运营。“现在,还有10家正在改造之中,估计年底可以完工;目前还在经营的农家院只剩下七八家了。”

三种模式运营,服务水平提升

民宿服务与农家院有何不同?王永红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村里有人到一家刚刚运营的民宿玩耍,擅自进入客房参观。客人发现后很不高兴,还提出要退房。民宿业主自知理亏,只得免收客人的住宿费。“以前做农家院的时候,主人和客人都比较随意,管理不太严密,现在不一样了,一些入住民宿的客人非常讲究私密性,并不希望主人去打扰他们。”

这件事给六渡河村的民宿户们上了一课:做民宿不光要提升硬件,还要改进服务方式。王永红告诉记者,去年以来,村民俗旅游专业合作社和政府部门联合举办了多期培训班,请来专业老师给民宿户讲授民宿的经营理念、品牌塑造和运营管理方法,“以前,合作社也经常组织民俗经营户进行培训,现在培训的内容都是全新的。”

在经营上,村里的民宿有自营、半自营和出租给专业运营团队三种模式。栗香溪谷、老木匠、和易园等几家民宿属于自营或半自营。半自营是加盟某个民宿品牌,由品牌方负责宣传推荐。“我们加入了‘花筑’,每年掏几万块费用。”老木匠民宿女主人黄梦珍告诉记者,已运营一年多的老木匠如今周末和节假日生意红火,虽然每间房标价从680元到2180元不等,但预订已排到了明年春节。“一年多来,已收入30多万元,预计4年可以收回全部投资。”

村里也有一部分农户将自家闲置房屋和院落整体出租给“自在家山”“七姑娘”等专业运营团队管理。这些团队由村里和镇政府引进,宣传力度更大,管理也更规范,对村里的民宿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我们全网推送,聘请民宿管家管理。”“自在家山”负责人靳钰峰告诉记者。

“旅游旺季和节假日,村里的民宿入住率都比较高。不过,我们还想提高旅游淡季的入住率,最好的办法是增加观赏、游乐项目。”王永红说,她准备在自家院外的空地上建一个小型溜冰场,吸引游客冬季入住。

一座洗衣房带来多重效益

六渡河村民宿的发展,也得益于配套设施的提升。让王永红最自豪的是,村里拥有一个自动化的专业洗衣房。“为保证民宿床品的清洁卫生,我们合作社要求民宿经营户所有的床品都得统一拿到洗衣房清洗,满足民宿客人的高品质要求。”王永红说。

洗衣房坐落在离村民居住区不远的怀沙河边,约有100多平方米,自动化洗涤、烘干、熨烫、折叠设备一应俱全。记者看到,一台一人多高的大型洗衣机正在运转,清洗、烘干后的床单、被罩,折叠整齐,洁白如新,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

“这里以前是村旅游咨询中心,考虑它的作用越来越小,民宿服务需要全面升级,2017年村里把它交给合作社改建成洗衣房,光买设备就花了20多万元。”王永红介绍,“我们既为合作社社员提供服务,也承接社外和周边村庄的洗涤业务,镇里民宿经营户的床品基本都在我们这里清洗。”

洗衣房不仅解决了民宿床品的卫生问题,也为村民俗旅游专业合作社带来了收益。王永红说,洗衣房对会员每三件套收费5元,非会员收费8元,收取的费用主要维持洗衣房日常运营和支付4名工人工资,盈余部分纳入村集体经济收入,用于村里的部分公共服务,“多年来,合作社除了为社员提供服务,也为村集体经济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六渡河村的民宿兴起后,环境卫生、设施维修等物业管理工作量随之增加。去年,村里与一家民宿运营团队合作成立了一支服务队,统一负责管理部分民宿的物业,这既解决了部分民宿经营户的后顾之忧,也带动了村民就业。作为村里民宿经营的带头人,王永红深知提升服务质量的重要性,她说,下一步是在村里成立一支更专业的物业服务队,扩大服务范围,并收取一定费用,增加村集体的收入。

民宿业的规范发展和提升,不仅让六渡河村村民分享到了乡村旅游发展的红利,也让村集体经济得以壮大,有能力更多更好地开展公共建设和公益事业。王永红说:“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经济基础,民俗旅游业成功升级后,相信六渡河村的明天会更美好。”

  • 分享:
  • 编辑:韩佳宁     2019-11-15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