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首页栏目 > 环球女界

布丽吉特被指“垂帘听政”? 法“第一夫人”影响力引发热议

标签:环球女界 | 来源:欧洲时报法国版微信公众号 |

  【欧洲时报潘亮报道】“法国的副总统” “一直都在当马克龙的老师”!

在法国BFMTV电视台9月16日晚播出的调查性纪录片中,上述直白的描述让人们发现了另外一副面孔的“第一夫人”。布丽吉特对马克龙、乃至对法国政治的巨大影响令人吃惊。纪录片引发媒体及民众热议,有人指出,各种争议之下,也不应忽略布丽吉特的人格优点与魅力。

法国副总统兼马克龙老师

“法国的副总统”是这档名为《布丽吉特,影响力女人》的纪录片第一节的标题。尽管“第一夫人”不是法国人投票选举的,但是布丽吉特却在爱丽舍后宫秘密施展影响。她的作用从总统顾问、教练一直延伸到了内阁官员的任命。

图为《布丽吉特,影响力女人》纪录片。(图片来源:bfmtv.com截图)

布丽吉特与教育部长布朗凯从不掩饰二人的亲密,后者直言“对我而言,布丽吉特是张重要的王牌”。正是在总统大选前一年,布丽吉特阅读了布朗凯的新书《未来的学校》并深受启发。布朗凯当时已在教育界积攒了声誉,但不足成为总统布局内阁人选。在布丽吉特向马克龙表示是“他就是我执教时期梦想的教育部长”后,布朗凯在半年后被马克龙招入内阁。

纪录片透露,受到儿童保护组织多次求助,布丽吉特让马克龙参演了2019年1月的一档电视片,塑造总统体恤民情形象,让社会关注儿童保护。片子播出9天后,布丽吉特的“神操作”让总理菲利普恢复了本届政府废除的儿童保护国务秘书一职。

《巴黎竞赛》画报主编裘迪称,作为马克龙的老师,布丽吉特也是总统 “掉链子”时一众朝臣当中最敢说的那位。当马克龙说出“我穿过马路就可以找到工作” “法国人是‘懒汉’” “我们在社保上花了重金,但生下来就穷的永远是穷人”等句子后,布丽吉特直接训斥他:“你疯了吗?为什么说出那些蠢话?你正在亲手毁掉你的5年任期!” 自此,媒体很少能抓到“总统狂言”了。

我不是花瓶

马克龙出任总统以来,意识到自己必须和法国“分享”丈夫令布丽吉特有些不快。《总统女士》一书作者舒克称,爱丽舍宫东翼600平方米是“第一夫人”办公区,紧挨总统办公室。布丽吉特亲自主刀,对两个办公室进行了装修。这种可以和总统本人直接交流的设置在第五共和国内尚属首次。尽管马克龙日理万机,但却见缝插针似地在工作中给他和妻子安排了哪怕仅持续几分钟的“闪电会晤”。

纪录片称,在众多书籍和家庭合影当中,“第一夫人”办公室内一个写有“我不是花瓶”的瓷瓶很显眼。在每月两次的爱丽舍“政治晚宴”上总有布丽吉特出席,“她从不主动发言,但你发觉在两次晚餐或会议之间总统看法变了,我们知道那是布丽吉特在枕边吹风的效果”,前内政部长科隆这样说道。

不光不要当花瓶,布丽吉特有时还会亮出武器出击。在爱丽舍宫开放日,布丽吉特在官方宣传册里找到了老公、总统府秘书长、工作人员甚至马克龙的爱狗尼莫,但独缺她的照片,于是召见总统公关部门,要求立即扔掉没有“爱丽舍宫女主人”的宣传册。马克龙竞选团队核心人物——艾默连是该册子的设计者之一,也被媒体称作“马克龙智囊”。

在竞选时期他建议马克龙与布丽吉特保持距离让她非常不快,去年9月马克龙出访飓风袭击的法属圣马丁,艾默连等人担心“第一夫人”抢风头没有安排她陪同。结果,马克龙被拍到和刚出狱黑人青年的“限制级”照片,光膀子的年轻人在和马克龙合影时居然竖起中指(脸书认为该照片涉嫌“暴露及侮辱行为“,作为”限制级照片“被屏蔽),引发反对党及媒体如潮恶评。

布丽吉特事后痛批:“若是我在场,绝不可能有这张照片的存在,总统信誉尽失。” 《大操纵者》一书作者恩德维尔德指出, 艾默连团队希望撇开“第一夫人”的策略反而让总统公关出现了大失误,布丽吉特借此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在这场政治影响角力中,“布丽吉特的火枪手” 最终打败了“马克龙的摩门教徒”,艾默连与爱丽舍宫公关部主任富尔于2019年2月双双提交辞呈。

总统竞选之路的基石

2007年马克龙在罗斯柴尔德银行任职期间开始接触到政坛,布丽吉特也开始在巴黎精英学校富兰克林高中任教,她的学生里有法国首富路易·威登集团总裁阿尔诺的儿子。布丽吉特在家中经常设宴款待政商文界重量级人物,宾客包括前总统奥朗德等,她用拿手菜“红酒炖野兔”为丈夫编织关系网。2012年马克龙成为经济部长后,布丽吉特辞去工作,“全职相夫”。为推销丈夫,她组织的明星晚宴更加频繁了,甚至一晚两餐。

纪录片显示,2017年总统大选开始前一对友人对马克龙说:“我2017年选朱佩,2022年选瓦尔斯,2027年选你。” 马克龙回应称这太迟了,要提前2022年参选。布丽吉特听了说:“你可以等到2022年,但我的脸可等不了。” 2016年,布丽吉特通过《巴黎竞赛》画报及《VSD》杂志流出她和马克龙的许多私密照片,为未来“总统夫妇”形象进行预热,结果招致总统府批评。一年以后,马克龙携布丽吉特成功入主爱丽舍宫。马克龙多次感激布丽吉特在选举路上的付出:“我欠她很多,是她成就了我。”

被憎恨的“王后”

从刚“入宫”的谨慎行事到后来对于权力的越来越坦然处之,布丽吉特做得几乎无可挑剔。到去年6月,调查显示 “第一夫人”获得70%法国人的好感。然而,之后爆发的总统保镖打人丑闻及“黄背心”危机却也很快将布丽吉特“拉下水”。人群举着她和马克龙被断头、她被脱光、她和马克龙“生”不出好改革等等充满人身攻击的标语和漫画上街游行。

就像法国谚语“我们敬重国王和王后,但我们同时憎恨他们”说的那样,法国社会矛盾直接将马克龙和布丽吉特对等为当年被推上断头台的路易十六和安托瓦内特。

当示威者在巴黎烧掉象征权贵的富凯餐厅之时,总统夫妇被爆正在比利牛斯山滑雪度假。尽管布丽吉特事后反复认错, 她的资本家出身和平日blingbling的风格在此刻得到大部分人唾弃。很多人觉得布丽吉特高高在上,根本不知民间疾苦。当她现身之时,抗议的嘘声起伏不断。一位“黄背心”称,无论布丽吉特是否愿意,她扮演了一个政治角色,她以总统、国家之名发言时,在我眼里她就是个政客。

片子播出后,法国媒体议论纷纷。法国政坛多位人物,比如参议员帕特里亚表示,布丽吉特的确是位“不参政的政治女子”,她在爱丽舍宫拥有影响力毋庸置疑。教育部长布朗凯说,作为总统夫人,不参政是不可能的,即便你不想,政治也会主动追上你!《大操纵者》一书作者恩德维尔德还在BFMTV电视台评论现场指出,爱丽舍宫内布丽吉特权高位重,她甚至敢于批评总理菲利普。不过,残疾人事务国务秘书克吕泽尔也强调,“第一夫人”不是选出来的,布丽吉特在政治危机中为马克龙“背锅”有些冤枉。纪录片在表现布丽吉特强势一面之余,没有足够展示她率真、慷慨、聆听并同情弱者的天性。布丽吉特每天收到150到200封民众来信,与历届“第一夫人”相比非常多,从侧面证明了法国人喜欢她、愿意向她求助的事实。

在你眼里布丽吉特是怎样一位“第一夫人”呢?欢迎留下你的看法。若是你对这部爱丽舍“宫斗剧”有兴趣,可以搜索Brigitte Macron, l’influente,然后登录BFMTV电视台官网观看完整版纪录片。 

  • 分享:
  • 编辑:韩佳宁     2019-09-23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