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妇女儿童家庭大数据中心 > 思想引领 > 女性研究 > 思享汇聚

“明学”狂欢:男性气质焦虑的另类注脚

标签:思享汇聚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作者:刘天红

· 阅读提示 ·

近一个月来,明星黄晓明在某综艺节目中一系列类似“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霸道总裁”式言行遭网友热嘲,“明学”应运而生,并在一轮又一轮的戏谑中成为娱乐界的“顶流担当”。本文作者认为,“明学”狂欢中,网友所批判的“霸道总裁综合征”是霸权式男性气质的集中体现;网友关于“霸道总裁”的反思,体现了对男性气质变化的期待,为重新协商、界定男性气质提供了空间。

5d673bfa9e780b8917000000_1024.jpg

周一围、黄晓明、杨烁、陈思诚并不得体的”邪魅狂狷“气质饱受诟病,并被封“油田四子”,大男子主义成为其遭嘲讽的重要因素。


若论近一个月来娱乐圈的“顶流担当”,则非“明学”莫属。凭借在第三季《中餐厅》(综艺节目)中的“惊人”表现,“明教教主”黄晓明以“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一个人说了算,这个事不需要讨论”等系列“明言明语”一举开创了继“冒学”“花学”“六学”“九学”之外的著名学派——“明学”。“明学教材”热传甚至引发编著权之争,“明学管理”成为职场潮流话题,系列“明学术语”——“含明量”“明场面”“绿大暗”“全明手势”相继出炉,“明学”成为一门需要切实“研究”和学习方可加入讨论阵营的“学派”,顺手还带火了囊括黄晓明、杨烁、周一围、陈思诚四大“油样中年”在内的“油田四子”组合,一时风头无两。

细思“明学”,则是网友们以黄晓明在《中餐厅》中系列不妥帖言行为范本,展开的对武断、专横、容不下他人意见的“霸道总裁”人设的群嘲与批判。

“明式霸道”:“男人”的必考科目

“明学”狂欢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对大男子主义的反感。这一点在此次狂欢浪潮的插曲——对“油田四子”的批判与嘲讽中显得尤为明显:“四子”中的周一围因对妻子朱丹演技的不屑、不承担家务、不尊重妻子而被封“油腻”;陈思诚则因关于“一夫多妻”、婚内出轨及系列关于男女关系的奇葩言论而入选。事实上,自2017年大火之后,多用于中年男性的“油腻”一词,其内涵之一便是大男子主义。

“明学”狂欢中,备受诟病的“霸道总裁综合征”,也往往与“男性气质”的社会期待密不可分。与“性别”一样,男性气质也是社会建构的产物。男性气质研究的著名学者瑞文·康奈尔将男性气质分为支配性男性气质、从属性男性气质、共谋性男性气质和边缘性男性气质四种类型。其中,支配性男性气质在男权制下最具合法性,意味着男性的统治地位和女性的从属地位,主要包含了理性、男权、暴力、财富、征服等精神内核。

詹姆斯·R.玛哈里克等人所建构的“遵从男性气质规范量表”则包含了11项特质:赢、控制情绪、冒险、暴力、掌控、花心、独立、工作首位、支配女性、蔑视同性恋、追求地位。

可以说,在支配性男性气质下,学习拥有“明式霸道”——自信、专断、掌控、求赢、负责是成为一名合格“男人”的必备素养。不能达到上述规范的男性则往往遭到排斥与边缘化。

鉴于“男性气质”与权力的亲密联系,男性一直被认为是比女性更有胜任力的“领导者”,而与男权社会中顺从性的女性气质相关的奉献、配合、共情等品质则被认为是“不能胜任领导职务”的。这种划分至今依然阻碍着各行各业的女性进入领导层。

“霸道总裁”遭群嘲与男性气质焦虑

“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曾是青春偶像剧最受欢迎的打开方式。如今“霸道总裁”人设却遭嘲讽,除黄晓明、杨烁、周一围、陈思诚本身“维和”举动所招致的非议外,也让人不得不思考——“霸道总裁”式男性气质过时了吗?人们对男性气质的期待正在发生变化吗?

作为社会建构的产物,男性气质从来不是单一的,而是多元的。男性气质实践也是一个不断流动、变化、充满协商的过程,其内部也充满着异质性。男性气质的塑造与变化与特定的历史、文化、政治因素有关。比如康奈尔对支配性男性气质的形成进行分析,认为其与文化变迁、跨洋帝国建立、商业资本主义中心城市的发展、大规模的欧洲内战四大进程紧密相关。

19世纪之后由于女性对性别秩序的挑战、工业资本主义中不断积聚的性别分化、帝国权力关系的变化等因素,支配性的男性气质正在发生变化。特别是当下的消费社会对男女两性的“身体美”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男性气质也逐渐倾向于展示个人魅力。

尽管男性统治地位尚未改变,但世界范围内男性气质都在面临挑战。男性渐渐感受到霸权式男性气质所带来的限制,也逐渐意识到成为一名所谓“合格”的男人所需付出的代价。

霸权式的男性气质下,男性缺失了很多生活情趣——享受家庭的温暖、穿着充满个性化的服装、拥有夏日打太阳伞的自由(为了消除男性打太阳伞的羞耻感,日本政府不得不启动相关宣传工作)、跳芭蕾舞的自由(近日,6岁的英国乔治王子学芭蕾仍遭非议)、说“我做不到”的权利、哭的权利;受制于男性气质的约束,酗酒、吸烟、压抑情绪、冒险等风险行为正在威胁着男性的健康;难以达到“男性气质”关于“成功、有权势、有钱、充满掌控力、有力量”等规定的男性不得不面对“失败者”的困境,生活在类似“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真不是个男人”的诘问与重压之下;作为家庭经济的提供者,“上有老、下有小”的男性中年危机难以排解,成为备受关注的社会话题。

事实上,男性气质的变化与协商一直在进行中。近年来,逐渐被大众所接受的善于分享感情与情绪的“男闺蜜”;重视家庭责任、乐于分担育儿压力的“好丈夫”;细腻周到,具有服务和奉献精神的“暖男”;拥有清纯外形、较低侵略性的“小鲜肉”。与此同时,网络流行词也在不断批判和解构着霸权男性气质,比如“直男癌”让男性对自我中心和刚强气质产生反思;“油腻”一词也使拥有一定社会资源的中年男性重新思考自己的言行。

男性气质的变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个充满矛盾、反复的过程,伴随着不断的自我怀疑、自我否定与自我妥协。蔡玉萍等人对男性农民工男性气质变化的研究发现,移民过程迫使男性农民工不得不重新协商重新界定其作为丈夫、父亲、儿子的角色,与霸权式的男性气质进行妥协,但“保守的行为态度与革新的行为态度往往是矛盾而存在的”。一如,“直男癌”一词对很多男性的性别身份认同造成挑战;“明学”狂欢成为男性气质焦虑的另类注脚,重新认知、界定、协商、塑造男性气质的过程将充满焦虑与不确定性。

“明学”狂欢表达了年轻一代网民“被支配的恐惧”及面对权力的无奈态度,让人重新反思“霸道总裁”气质。但此种网络群嘲终究不是与霸权男性气质协商的严肃方式。加之,网络流行词汇往往转瞬即逝,网络标签所具有的“污名化”倾向也备受指责,这一波“狂欢”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推动关于不平等权力与霸权男性气质的反思与变革,依然有待观察。


  • 分享:
  • 编辑:肖婷     2019-09-10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