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妇女网 > 女性传媒 > 新闻

长大后,我绝不成为你

标签:新闻 | 来源:分忧杂志 | 作者:今世未央

偏执地做个好妈妈

自从怀了宝宝的那一天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自己回家带宝宝。

事实证明,我付出的代价还真是挺大的,我辞了非常好的职位,朋友们都替我惋惜,老板也苦口婆心地劝我,甚至多许给我两个月的产假。我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偏执地坚持了自己的原则,我一定要在宝宝身边陪她,见证她每一个成长瞬间。

虽然我有过充足的思想准备,但一个人带孩子的苦难,还是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小果子的身体素质比较弱,有段时间,一个月能往医院跑四次。一个不小心,她就会感冒,发烧,直至肺炎,几乎每次都是一条龙式服务。那会儿,只要她打个喷嚏,我就心惊胆战,即使这样,我也从没想过雇保姆,或者让老妈帮我一起带。

因为,小时候的我,每当看到别人家的母女亲热地吵吵闹闹的时候,心里总会翻涌起一个远大的志向:如果我长大了,一定不做老妈那样的母亲。

我妈年轻时为了拼事业,一直把我寄养在姥姥身边,我六岁要上小学时才回到她身边。可能老妈也不习惯身边突然多了个孩子,她依然对我采取了放养的方式,她对我很淡漠,我总觉得自己像这个家里的客人,还是特别不招人待见的那种。

别人家的孩子上小学,都是被大人接送,大书包都背在爸爸妈妈或爷爷奶奶身上。而我呢,妈妈觉得我们家离学校很近,带着我认过几次路之后,就让我一个人上学了。在接送孩子的人群中,一个小人,背着个大大的书包,这身影孤独又倔强。时间不长,街边小店里的叔叔阿姨们都认识我了。

我还很高兴,以为这是妈妈要培养我的独立能力,她肯定会在后面跟着我呢。但她是个很合格的跟踪者,总能躲过我的偷偷观察。有天早上,我躲进路边的店里,直到上学迟到了,也没发现妈妈的身影。我这才明白,妈妈根本没有跟在我身后,她对我可真放心。

没想到,那只是个开始,从我上一年级开始,一直到考哪所中学,学文科还是理科,到考大学时选报什么专业,工作要挑什么样的单位,甚至于选个什么样的男人结婚,我人生当中遇到的大大小小的事,妈妈都没有参与什么意见,一切都凭我自己做决定。

刚开始的时候我特别不习惯,以为我们是彼此不适应,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没想到,这一适应,就是三十来年,直到现在,我和老妈都没找到母女情深的感觉。

明明是母女,偏偏像婆媳

我很羡慕身边的朋友们,她们都有一个很爱她们的妈妈,哪怕上学迟到了也要逼着让她们把早饭吃完;女儿该找男朋友时,她们更是紧张,生怕女儿被哪个不靠谱的男生拐走;即使女儿不领情,她们还是不厌其烦地提出自己的意见。我一直觉得,那种吵吵嚷嚷的亲密才是真正的母女之情。

可是好友们身在福中不知福,总嫌自己的妈妈太唠叨,她们却羡慕我有一个很酷的老妈,从不对女儿的生活横加干涉。她们一谈起我妈,就双眼冒红心,倾慕得一塌糊涂。

我妈很漂亮,也很能干,事业越做越大,外形却像一直停在了30岁。她每次给我开家长会,都会引起围观。在别人的妈妈围着女儿把自己忙成了欧巴桑时,我的老妈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传奇。

只是,从没有人想过,有这样一个老妈,对我来说,会是怎样的一种挫败感。在我的成人礼舞会上,我第一次化好妆,穿上小礼服,高跟鞋,郑重地迎接我的人生新阶段,而站在我身边的妈妈,却轻易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我被她的光芒闪耀得毫无存在感。

从那天起,我剪极短的头发,穿中性的衣服,配上170的身高,开始被很多人称赞帅。却没有人知道,我之所以选择“帅”,是因为我永远无法像妈妈那样“美”。

后来,我刻意远离老妈的生活,去遥远的南方读书,结婚,生子。她却依然故我,做着最惬意的自己。即使她在退休后,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关注我,她加入了我们当地的小剧场,做很时尚的先锋话剧。她这样一个永远光鲜的人物,总是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时,我跟老妈通电话,故意把话题拐到被逼婚的朋友身上,“她妈妈怎么就那么不理解她呢?哪像你啊,从不催我做什么事。”

老妈不以为然,“她妈妈也是盼着自己的女儿能幸福。”

她居然也知道别人的老妈催婚是想让女儿幸福。我气结,敢情她居然从没想过让我幸福。我们明明是亲亲的母女关系,为什么却偏偏像一对客气疏离的婆媳?

有时,看到老妈这个样子,我忍不住腹诽,她这一辈子就是太自我了,只顾自己活得精彩,她就从没考虑过我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妈妈。

让我伤心的小“叛徒”

因此,我反其道而行之,力求营建最和谐的母女关系。

我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小果子,亲眼看着她会笑会爬,长出第一颗牙,参加她幼儿园里的每一次亲子活动。我可以自豪地说,自己从没有错过她任何一个成长瞬间,虽然我为此失去了很重要的机会,但看着这个小生命在我身边茁壮成长,就会觉得很值得。

可是,我付出了那么多心血,小果子跟我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亲,有什么心里话反而爱跟姥姥说。

周末,我带小果子回姥姥家,她一进门就拉着姥姥进房间去了,俩人在里面嘀嘀咕咕了好久。我一个人被晾在客厅里,像一杯无人问津的热茶,渐渐变成了温水,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

她们出来后,小果子的眼圈红红的,看样子已经被姥姥安抚过了,我盯着这俩人一副亲密联盟军的样子,一时不知道该问些什么。老妈并没说是什么事,只跟我说了句,“小孩子都会有自己的主见,你不能干涉她太多。”

原来是这样,我的一腔母爱,竟然让女儿觉得我控制她太紧,窒息了她的自由。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无比委屈,小时候被忽略的一幕幕,全部涌了上来,我几乎是一字一泪地控诉着老妈,“你觉得我对小果子做错了?我是不是就该学您一直忽略我那样呢,你真的觉得您尽到了一个母亲的责任吗?”

老妈怔住了,呆呆地愣了好久,那一天都没怎么说话。

那是我第一次跟老妈吵,虽然说出了藏了很久的怨言,心里却更堵了。我知道自己过分了,趁妈妈在小剧场演出的时候,偷偷跑去给她捧场。我等她谢幕后,到后台找她,发现一个抱孩子的粉丝正在表达对她的喜爱,问她怎么才能越活越精彩。“我一直觉得,做母亲的只有做好自己,才是对女儿最好的教育。所以,这些年,我也要感谢我的女儿,让我一直努力做一个优秀的妈妈。”

那天,妈妈化了个老年妆,花白的头发,可怕的皱纹,不再清澈的眼神。她从没在我面前如此“表白”,多年来藏在我心里的疙瘩一下子打开了,那种感觉,不是理解,是释然。

母爱是一种奇妙的轮回

清明节的时候,我陪妈妈去给姥姥扫墓。

我忽然很好奇,“妈,当年姥姥对你好吗?”

“她呀,就是对我太好了。”

妈妈18岁的时候,省里来招女兵,那是妈妈从小的梦想,她一路过关斩将,军装都发了,大红花也戴了,马上就要上火车时,硬是被姥姥拉了下来。说她一个女孩子家,还是留在自己身边更好。

后来,妈妈又遇到一次支援新疆的机会,照例被姥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留了下来,“你一走那么远,万一有个病有个灾的,可怎么办?”

我这才知道,在妈妈的一生中,也有过很多的遗憾,所以,她才决心要让自己的孩子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别人家的妈妈一路逼着孩子学习,逼着孩子结婚,用最直接的方式希望她能幸福。而我的妈妈,是在用另一种方式希望我幸福。

老妈看了看我,笑了,“这母爱啊,还真有点轮回的意味呢。”

晚上,小果子说她周末要代表轮滑队去省外参加全国比赛。我很高兴,忙着准备两个人出发的行李。忽然,我注意到小果子的情绪不高,问她,“你需要妈妈陪你去吗?”

她犹豫了一下,“ 我能说不吗?”

“当然可以。”

“真的?”小果子高兴地抱住了我。

我们终究会在爱中学会如何去爱。

  • 分享:
  • 编辑:     2019-09-09

评论

0/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