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双创

女机长郭慧:有梦想,就能冲上云霄

作者:宋利彩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10-24

郭慧在检查飞机设备

◆ “只要爱好就值得坚持,只要爱好,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 “事实证明,女性在飞行上并不逊于男性,女性在该做决断的时候也不会优柔寡断。希望每一个心怀飞行梦想的女孩都能冲上云霄。”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宋利彩

就像当初没有想到自己能当上飞行员一样,郭慧没有想到自己能当选全国妇女十二大代表。

郭慧很忙,她不是在飞,就是在准备飞。终于,在一个做“备份”的日子里,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在国航飞行员公寓见到了郭慧。短发,一身休闲便装,说话总是微笑的郭慧,一见面就频频道歉说路上堵车所以晚了几分钟,给人完全是邻家女孩的亲切随和,并没有女机长的神秘和高冷。

“大家可能都被电影里的飞行员给‘骗了’,实际生活中的飞行员没有电影里那么酷,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郭慧笑说,因此,有了妇女十二大代表的身份,她希望让更多的女性了解飞行员这一行业,更多的女性冲上云霄,真正撑起飞行事业的“半边天”。

梦想照进现实

出身于普通工人家庭的郭慧,和大多数人一样,在成为飞行员之前,对于航空的认知,仅限于为数不多的几次乘坐飞机的经历。

“但我们邻居家有一个姐姐在南航做乘务员,我很羡慕她可以很潇洒地到处飞。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像她那样。”郭慧说。

契机,源于在我国实行多年的招募飞行员制度。

2003年,郭慧还在读高中。4月的某天,国内某航空公司到她所在的学校招收飞行学员,但要求必须是男生。看到这则通知,她和同为女生的同桌很是愤愤不平。

“要是他们要招收女生,我就去试试。”两个月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也来学校招飞行学员,不限男女。同桌问郭慧:“你不是说要去试试吗?去不去啊?”“试试就试试。”郭慧报了名。

就这样,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先后历时一年、严格的选拔过程中,郭慧凭着自己从小爱好体育打下的良好基础和沉稳、冷静、细致的性格,过五关斩六将,最终从几百名报名学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民航大学的一员,开始追逐她的飞上蓝天的梦想。而和她一起进入大学的200多名准飞行员中,包括她在内总共只有6名女生。

梦想虽然美丽,但追逐梦想的过程总是充满了艰辛和汗水。

“上了大学,本以为高三紧张的学习生活结束了可以好好体验一下轻松惬意的大学时光,却没想到一脚踏进了‘高四’,进入另外一个紧张的阶段。”郭慧笑说,一是因为中国民航大学实行准军事化管理,每天早上出操、晚上统一上自习,二是大学四年的所有公共课和专业理论课程要在两年内修完,因为第三年要去美国的航校学习飞行,而大四就要进入公司进行初始改装、模拟机训练了。

初入飞行员队伍的兴奋,最终都化为埋头学习的动力。郭慧掌握了扎实的空气动力学、气象学等大量的飞行理论基础。“因为飞行员也有淘汰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冲上云霄的机会。”郭慧说,能够进入飞行员队伍,父母、亲人、朋友都很为自己感到自豪,她不想让大家失望。

只要坚定目标,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刚入美国航校,教员的全英文授课听不懂,郭慧就买了录音笔,把老师的讲课全程录音,没听懂的部分,课后再一点一点啃。

通过四年国内、国外紧张而忙碌的学习,郭慧进入了国航飞行总队。

冲上云霄

梦想中的冲上云霄,总是充满了浪漫色彩。

然而,现实与梦想之间,总是充满了变数。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2008年的8月20日左右,奥运会快结束的时候,我第一次作为副驾驶跟随带队机长驾驶737飞南京。”郭慧饶有兴趣地回忆说,由于是第一次实际操作大型飞机,在飞前专门找一位师兄带自己熟悉了一遍飞行的流程,好有所准备。

虽然有了比较充分的准备,但第一次在飞机上跟塔台通话联系放行,只报了自己的航班号之后,郭慧就卡了壳,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的机长经验很丰富,见我有点紧张,立刻接过了通话。其实通话有固定的流程,从联系塔台申请放行,到联系地面申请开车滑出,慢慢熟悉了也就不紧张了。”郭慧说,自己的心理素质挺好,并没有因为“出师不利”而受到什么影响,在接下来的飞行中,她严格按照各项操作规程协助机长完美飞完全程。

有了第一次,在接下来的几年,作为副驾驶,郭慧一边飞一边向机长学习、积累飞行经验。

一次,她驾驶的一个飞往合肥的航班上有旅客突发疾病。得知消息后,机长第一时间做出备降决定,安排郭慧监控飞机仪表,自己与管制部门、公司运行控制中心联系,协调航班备降。“机长处理得很果断从容,事后我反复问自己,如果是我,我能处理好么?”并暗下决心,自己成为机长后也要做一个沉着冷静、善于决断的女机长。在此后的飞行中,她在尽力协助机长、锻炼自己的飞行技术的同时,也有意识地锻炼自己处理问题的能力。

“机长和副驾驶最大的区别就是责任。副驾驶三条杠,代表三个英语单词:Not in Charge(不负责),机长四条杠,代表四个英语单词:The One to Blame(负责任的人)。因此,机长必须善于决断,为乘客的生命财产负责,为公司上亿的资产负责。”郭慧不无严肃地说。

经过几年的历练,郭慧如愿成为国航为数不多的女机长。

谈到自己做机长的经历,郭慧说自己比较幸运,在飞行过程中没有遇到过突发或者紧急的情况。

“在航校刚接触飞行的时候,遇到特殊天气和颠簸,会比较兴奋,因为这样可以锻炼自己的技术和能力。但真正工作之后,考虑更多的是安全,希望任何时候都能帮助乘客,以最舒适的乘机体验安全到达目的地。”郭慧说。

其实,“幸运”的背后是郭慧默默的付出。每次飞行,她总是提前做好各项准备,故障都会在地面处理好。尤其是改飞波音787以后,由于大部分执飞国际航线,而不同国家的航空管制员有不同的口音,学英语成了她的日常必修课。而第一次执飞北京-罗马航线,前一天晚上,她在家里足足听了两个小时的陆空通话记录,反复熟悉意大利管制员的英语。

爱好可以冲破一切阻力

对工作游刃有余后,理想中的浪漫时刻终于变成现实。

“大家都以为飞行员很浪漫。确实,我们在高空能够俯瞰在地面上绝对体验不到的奇异壮美,能够去到不同的国家看不同的风景,有机会体验异域风情。”郭慧话锋一转说,但是,飞行员的工作,更多的是面对同样的飞机、同样的驾驶舱、仪表盘,在熟悉的机场和熟悉的航路穿梭。尤其是改飞重型机之后,由于执飞的大多数是洲际航线,空中飞行时间最长的时候长达15个半小时,这对飞行员体力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

由于飞行工作的特殊性,只要出门在外,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完全照顾不了。郭慧的丈夫也是国航的飞行员,在不能顾家的这件事上,两个人也颇有默契地认同了彼此。今年已经上小学的儿子,自从出生,就由老人全权“代理”。因此,不飞的日子,郭慧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孩子了。

“我已经半年没看过电影,这一个月里和丈夫也只一天在一起。”郭慧说。虽然如此,郭慧仍然希望有更多的女性加入飞行员队伍。

“只要爱好就值得坚持,只要爱好,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郭慧说,有一次航班落地,一名白金卡旅客想要机长的签名,当他看到驾驶波音787梦想飞机的竟然是一位女机长,他惊讶的表情,让郭慧很是骄傲。

“并且事实证明,女性在飞行上并不逊于男性,女性在该做决断的时候也不会优柔寡断。希望每一个心怀飞行梦想的女孩都能冲上云霄。”

现在,除了“平安飞到退休”,郭慧最大的梦想,就是为更多的女飞行员做教员,把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知识和经验传授给她们,把更多的女飞行员送上梦想的蓝天。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