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双创

突破紫陶制作边界,从生活器皿走向艺术创作

潘娟:用紫陶表达现代人的情感与思考

作者:周玉林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10-17

潘娟在韩国利川现场创作作品“陶石”

潘娟的作品“寻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现场。

作品“一画”

“中国陶瓷不能太过于拘泥传统,我们曾经创造了辉煌,但我们也表达当下。传统的陶瓷囿于实用性,但材料的发展已经大大地拓宽了器皿的材质,而作为一个陶瓷艺术家,应该用这种来自大自然的材料去表达,努力拓宽和探索陶瓷材料的表现力,将它从生活的实用性升华为作品的艺术性。”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周玉林

云南建水有一条紫陶街,入夜,几百米长的街道上行人如织,一家接一家的紫陶店,目不暇接的茶壶、储茶罐、汽锅、花瓶……这些日常的器物都是用当地特产的五色陶土制作而成。

紫陶街的中段有家紫陶工作室——“磐松手作”,在这条街上不是那么显眼,门口磐松手作的石牌简朴而低调。可一旦踏进这道门,便不会再忘记,因为磐松手作在这条街上、在建水、在建水紫陶界实在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走进去的理由,是建水县妇联主席袁俊梅一再推介:“省委书记三年去了两次”。作为当地文化创新的范例,当然是要亲眼证实一下。于是,记者走进了磐松手作,走近了这家店铺的主人,同样简朴低调的潘娟。

磐松手作,一个特别的存在

刚一进门,便被迎面而来的作品所吸引,薄薄的陶片被嵌在透明的玻璃板下,像云、似风,仿佛又只是一片落叶、一波水纹,不经意地停留在墙上,它们呈现的是创作者在某个时刻的心境。泥土在经过水的溶解、手的造型、火的淬烧后,留下了痕迹。

一切都在改变记者对建水紫陶既定的印象:黝黑的色、单一的型、千年不变的诗画题款,虽然“云南汽锅鸡”声名远扬,建水紫陶占了大半功劳,但这些都已经成了旧时的老皇历。

磐松手作当然也有壶,陈列了一整面墙的建水紫陶壶同样令人有些意外,从造型来看,似乎也不外是石瓢、西施、秦权、仿古、井栏……这些传统样式的翻版,壶身上的云、花、草利用的是建水陶土五色的特性,令人惊喜的是,它抛弃了传统的书画镂刻、色彩填埋的装饰工艺,更没有了磨光、抛光这样的工艺,每一把壶都有自己的独特的样子。

“建水陶土有紫、白、青、黄、五花等五种颜色,我只是充分利用了泥土本身的色彩,在完成造型后,炉火的温度会带给我意外的惊喜。”还原自然的拙朴,让每一件作品都能充分地表达自我,这是磐松手作的主人潘娟作品的主要特色。

磐松手作展厅的陈列里有一件十分醒目的作品。

其实,这里展示的器物每一件都十分出挑,或吸收了金属器皿锤目纹工艺、或加入纯金的锻烧形成的特别肌理、或用陶土五色烧制成春夏秋冬的色彩、或是对自然界风雨雷电的具象和变形。

这件取名《寻找》的作品,白色正方体的表面充满皱褶,像是历经了重压、惯性、撕扯、冲击、突破等种种力量留下的痕迹。潘娟说,她要表达生命就是一个不断“寻找”的过程。

从手艺人到艺术家

像许多建水人一样,潘娟曾经对那些充斥在她日常生活里的紫陶器物并没有特别的兴趣。国画、油画、版画,在读研究生之前,她几乎学遍了几大画种,横跨中西,直到考上了湖北美术学院陶瓷艺术研究生,她的生命才开始与陶瓷这种材质发生了交集。

硕士毕业后,潘娟创建了磐松手作,取意磐石之坚定、青松之常绿,用作品传递手的温度和情感。她要和所有建水人一样守住这份手艺,但她不像其他人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我希望这是一个开放和包容的平台,向所有热爱泥土的人敞开,用我们的双手去表达属于这个时代的声音。”

从学习配方、揉泥、成型、拉坯,到泥板成型、泥条成型,再到每一次与世界各地的陶艺家的交流学习,她开始爱上了手中的泥土,“每一件作品的完成都是一次次平衡的结果,泥与水的平衡、火与形的平衡、窑与器的平衡,这大概就是天地人和的古训吧。”

潘娟喜欢这种感觉,每一次揉泥都是与泥和水的对话,出炉的器物在手里的每一次把玩都是一次交流,每一分的努力、每一次的关注、每一回的把握,这一切器物都终会以某种细微的变化给予回馈,这是你与它之间的私密对话。

“学而不专”的求学道路,让潘娟对于艺术有了一种开放、包容的态度,也成就了她独特的紫陶风格。

有人评价,竭尽所能寻找陶土的可能性,用陶土表达现代人的情感与思考,使潘娟不只是一位建水紫陶的手艺人,更是一位艺术家。

“她做的根本不是建水紫陶”“抛弃传统就是一种幼稚”“读了研究生就了不起了”,各种议论声也从未断过,但潘娟总是淡然一笑。

“对于改变总是需要时间的,终有一天人们会接受我的作品。”笃定的表情让这张脸上总是有一种淡然的笑意。

省委书记的三个指示

展厅某个不是特别显眼的地方挂着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在省长任上调研磐松手作时的照片。“陈书记第一次来,临走时留下了三个指示:多创作有品质有品位的好作品、多带几个徒弟、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

说起这些,潘娟脸上始终挂着微笑,“3年了,只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还没实现。”3年里,不仅省委书记陈豪调研了两次,省长阮成发也看了她的工作室。

毕业后,潘娟依然坚持工作之余到各地采风,除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窑口,博物馆是她必去的地方,“那里展示的是最中国、最经典、最传统的东西。”

此外,与国内外陶瓷艺术家的交流也开阔了她的眼界,“中国陶瓷不能太过于拘泥传统,我们曾经创造了辉煌,但我们也表达当下。传统的陶瓷囿于实用性,但材料的发展已经大大地拓宽了器皿的材质,而作为一个陶瓷艺术家,应该用这种来自大自然的材料去表达,努力拓宽和探索陶瓷材料的表现力,将它从生活的实用性升华为作品的艺术性。”

2016年4月,潘娟受韩国利川陶瓷协会邀请参加第三十届韩国利川国际陶瓷博览会,与十多个国家14名陶艺家现场创作交流。2016年5月,潘娟携精品级柴烧紫陶在上海国际茶业博览会世博展览馆亮相,受到好评。2016年6月,作品《寻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2018年1月,潘娟参与组织2018中国建水紫陶世界艺术大赛。

目前,潘娟受建水县委的委托正在积极筹建建水紫陶国际艺术家交流站。她希望以自己微薄之力促成建水紫陶与国际的接轨,完成从生活用品的实用价值到装置作品的艺术价值的拓展和转变,在传统技法的基础上,赋予建水紫陶新的意义。

对于何时参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应该快了吧?作品和论文早就有了。”说完,她笑了,像是给自己的一个肯定。

让建水小城成为人们美好记忆

目前,磐松手作还只有潘娟一位艺术家,除了教授学生之外,她坚持自己动手完成每一件作品的每一道工序。她给自己规定了两个方向:一是探索生活器具艺术性与实用性的结合,二是探索陶瓷艺术的可能性。

“把元阳梯田抽象成器物上的纹样,这是一种尝试。”潘娟说,建水是一座有着1200多年历史的古城,与天安门城楼形制相仿的朝阳楼也比天安门城楼早了26年。文庙、朱家花园、团山古村里有太多精美的雕刻、纹样,这是前人留下来的遗产,也是一笔丰富的精神财富。

潘娟想要把这些元素加入她的作品中,在储茶罐、台灯柱、茶壶这些实用的器物上加入建水元素,让带走它们的人睹物时能回忆起这座叫做“建水”的小城。

“地域性不止是使用的材料或者某种特定的工艺这样简单和单一,我希望磐松手作的作品在表现建水的地域特征的同时,还能展现这里独特的文化气质。”

为建水紫陶这门古老的艺术注入新活力,是潘娟的另一个梦想,也是她始终努力的方向。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