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界

我们在崇山峻岭间开创事业播洒光明

——记三峡集团乌东德工程建设部员工龙海燕

作者:周玉林  来源:中国女网  发布时间:2018-07-09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周玉林

    乌东德,云南省禄劝县的一个乡镇,位于金沙江下游,对面是四川省会东县。

    乌东德水电站就建在禄劝县和会东县交界的金沙江河道上。

    2018年7月3日,从昆明驱车两百多公里抵达乌东德,一下车就被热浪包裹,不一会儿就浑身是汗。

    “这里是典型的金沙江干热河谷气候,一年里高温天气200多天,湿度最低时不足8%。”龙海燕笑着对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说,你知道8%的湿度是什么概念吗?今天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个好天气啦!

    从2012年3月进驻乌东德工程建设部,龙海燕一呆又是6年,这已经是她呆的第三个水电工地。

    因为爱情走进三峡

    “我和我爱人是同学,毕业后他进了三峡集团,我回了湖南老家。”龙海燕告诉记者,2000年9月,她追随爱情的脚步走进了三峡集团,从此与三峡集团不离不弃。

    三年后,她又和丈夫从三峡远赴云南永善,参与建设溪洛渡水电站,在永善一干就是9年。

    从一个青涩的小姑娘到不惑之年,从一名普通员工成长为一名中共党员,龙海燕说她是与溪洛渡和乌东德水电站共同成长。

    “能进入三峡集团是我的骄傲,没有三峡集团这个平台就没有我。”龙海燕特别感谢三峡集团对她的培养。

    “在三峡工作时,我在质量总监办公室,负责文件和图纸的收发,为专家做好服务。”龙海燕至今还记得单位领导给她打电话,让她去领导办公室。

    “领导找我去办公室,我紧张得不行。看我很紧张,他就先跟我聊天,问我是哪里人,多大了,等我放松了,才安排我查找图纸和复印资料。”因为要复印的资料比较多,龙海燕一边认真听要求,一边记在小本子上,不清楚的地方就赶紧问。

    从那以后,龙海燕就养成了细心、耐心的服务意识。

    水利人就是东奔西跑

    “水电站都是建在深山峡谷,这就决定了我们的工作地点自然条件都很差。”龙海燕笑着说,但我们参与到国家重大水电工程一线建设,自然条件再差,我们也会欣然前往。

    水电人的艰苦,龙海燕在三峡时没机会体验,“我去的时候,交通、住宿等各方面条件都已经很好。”

    真正的考验是作为前期30名“先遣队”中唯一女性,前往溪洛渡水电站建设一线。

    2003年2月19日早上七点,龙海燕一行从三峡坐船逆流而上到了重庆。第二天早上七点半从重庆坐大巴出发,晚上七点左右才到溪洛渡工地。

    “当时,车越往里山里走,路况越差,一路晕车呕吐,苦不堪言,下车时被风吹得站不稳。”龙海燕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去溪洛渡的情景,“一个月后,我才知道自己怀孕了,那时年轻、身体好。”

    路上的颠簸比起日后的艰苦,“简直是毛毛雨”。

    “一到晚上,房顶上老鼠吱吱叫,门又被刮得哐哐响。真的很害怕。”刚从三峡到溪洛渡,遇到这种环境,一出门前后左右都是山,龙海燕心里落差还算蛮大的。

    细心的部门领导看龙海燕想打退堂鼓,就经常找她谈心,跟她讲他们当初在三峡时同样非常辛苦。并交待当地的女同事,让她们带着龙海燕熟悉周边环境。“慢慢地,我调整了心态,适应了新环境。”

    乌东德的条件比溪洛渡还要艰苦,8%的湿度,很快就使龙海燕的皮肤因为干燥缺水过敏。“那叫一个难受,半个月脸都是红肿的,幸亏那位女同事给了一种药,没它我就惨了。”

    因为干燥,经常要喝水和吃水果,可当地只有周五赶集时才能买到新鲜水果,品种还很少。一次,龙海燕听见卖水果的吆喝声,别提多高兴,一下就买了很多。

    从2003年前往溪洛渡,转眼15年过去了,女儿已经15岁。

    “出生3个月,我们就母女分离,没办法,工地环境太差,实在不能带在身边,放在武汉他爷爷奶奶身边是最好的选择。”一提起女儿,龙海燕满是愧疚和对公公婆婆的感激。

    严谨地处理每一份文件

    “从三峡到溪洛渡再到乌东德,我的工作性质几乎是一样的,主要负责文件收发。”18年里,龙海燕每天都是跟文件打交道,及时、迅速、严谨地处理每一份文件。

    到溪洛渡后,龙海燕被分在综合部工作。

    “虽然也是干文书工作,但工作要求更高。综合部是建设部运转的中枢,起着上传下达,联系左右、沟通上下的作用。项目刚开始筹建,人手也少,每天都有大量的收发文件需要处理,加班加点也就成了家常便饭。”龙海燕说,文书工作枯燥、烦琐,但又无比重要,任何差错都可能影响重要决策的传达和部署。

    在综合部,文件发放工作涉及30多家参建单位,不能漏发也不能误发,必须细而又细。为了方便联系,龙海燕将各个单位的文书,综合部负责人姓名、电话做成一个小册子,还建了一个QQ群。“日常文件都会在QQ群里通知,如果群里没有回复,我再一一给各单位文书打电话。”

    在一次印发安全检查文件时,文件要求时间非常紧,第二天就要检查,涉及到的单位又多。

    龙海燕将文件印好后,一一给各单位打电话让他们来取文件,因为是急件,要求各单位必须在当天下班前取走。其中一家单位文书休假电话打不通,QQ留言也没回复。

    最后,龙海燕通过项目部的同事,找到这家单位综合部负责人,“因为是对外交通项目部,电话信号不太好,好不容易才打通电话”。直到他们安排人将文件取走,龙海燕才下班。

    2012年7月,正值乌东德汛期,四川省会东县政府给乌东德工程建设部发了一份重要地质灾害气象警报的紧急通知:预计几天内会有大雨,要求各单位加强防范。

    收到文件时,龙海燕快要下班了。因为关系到防汛,责任重大,龙海燕顾不上吃饭,登记完文件立即到食堂找领导签批意见。文件办完后已经过了饭点。“那时正是乌东德水电站“三通一平”工程筹建初期,都在户外作业,如果不能及时通知到各单位做好预防,会非常危险。”

    每年经龙海燕的手发放、办理的文件都有上万件。为了不让自己有一丝懈怠情绪,龙海燕每天都提醒自己,并给自己鼓劲、加油。

    公文办理,不分节假日和休息日,直到每天的所有文件和呈阅件全都发放无误,龙海燕才能休息。“每一份文件都不能漏发、错发,也不能耽误呈阅、运转”。

    据介绍,到2020年乌东德等电站正式运行后,全球装机排名前10位的水电站有5座在三峡集团;全球70万千瓦以上的水轮发电机组,超过2/3在三峡集团。

    “我们做的是最平凡的工作,但我们的胸怀、气魄与力量是大江和大河造就。我们为国家在崇山峻岭间开创事业、播洒光明。”采访刚结束没一会儿,龙海燕就接到短信——打印一份紧急通知。跨出门槛的脚随即收回,“对不起,我得赶紧去办!”

编辑:肖婷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