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巨人时代的艺术、文化和生活

作者:莫兰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5-17

  新娘埃莱奥诺拉·德·美第奇的服装21世纪纺织品

  药罐 德卢达风格 17世纪

  尽管《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艺术、文化和生活》展所呈现的仅为文艺复兴浩瀚成就沧海之一栗,却借由精心的安排布置,帮助观者厘清了推演的脉络,更深切地体悟到恩格斯所称“巨人的时代”的含义:“文艺复兴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莫兰 文/摄

  “我已经将你置于世界的中心,在那里你更容易凝视世间万物;我使你既不属天也不属地,既非可朽亦非不朽;这样一来,你就是自己尊贵而自由的形塑者,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任何你偏爱的形式。”当我流连于首都博物馆的《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艺术、文化和生活》展览所撷取展现的一件件珍贵文物之间,这一时期的思想家皮科·德拉·米兰多拉这段“文艺复兴宣言”一直在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宣言中的“你”不是特指某一个人,而是泛指人类,它出自皮科的长篇演讲稿《论人的尊严》。

  展览甄选的102组件展品,来自乌菲齐美术馆、巴杰罗国家博物馆、翁布里亚国家美术馆等意大利17家博物馆和机构,绝大部分展品是第一次与中国的观众见面。此次展览的类型极为丰富,分为传统与创新、人是宇宙的中心、艺术与信仰三大单元。不仅包括提香、波提切利、佩鲁吉诺、丁托列托和老帕尔马等大批艺术家的绘画作品,还涵盖了像章、服装、日常生活用品、建筑构件和模型,全景化地呈现了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艺术、文化和社会生活。

  将其贯穿成一串珠玉的,乃是一明一暗两条线:明者为时间线;暗者则是文艺复兴最重要、最独特的精神底色——人文主义,既饱含着“人是宇宙的中心”的人类强烈自我意识的觉醒,也充满了对人的自然性的确信,张扬着对不同学科、文化、哲学和宗教的开放态度。

  从诸多剖面图可见,这一时期的典型建筑,都呈现出鲜明的文艺复兴特质——即对古典的师承,但本质上却非单纯的古典复兴。文艺复兴具有了古典形式下包裹着资产阶级反封建的新文化思想,反叛陈旧愚昧神学思想的意味。而在城市改造和重建中,近代意义的城市规划理论产生了。

  尤其是此次展览中朱塞佩·提布尔兹奥·维尔杰利的铜版画《卡比托利欧广场景观》,布局合理,比例协调,娴熟地运用了线性透视法,全景式地记录了当年的建筑风貌,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档案资料。

  佛罗伦萨画派的布面油画《佛罗伦萨大教堂广场上的宗教游行》中,穹顶被安放在画面正中央位置,它虽是宗教象征,却是人驾驭技术和材料的智慧结晶,与哥特式主教堂结合在一起,这一新旧风格的冲突相当微妙。

  就是在这些点滴方寸之间,新与旧的斗争蕴藏于内,最终新文化战胜了旧文化。

  文艺复兴运动中,绘画的价值与分量不容忽视。佛罗伦萨著名的美第奇家族是当时最重要的艺术赞助人,著名的美术三杰拉斐尔、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全部诞生在意大利。

  这一时期的绘画作品题材虽然仍以宗教故事为主,尤其玛利亚和小耶稣依然是支配性主题,但是,在画家笔触刻画下,他们越来越失去高高在上的“神性”,更多地流露出平常亲切的“人性”一面。

  在杜乔的追随者的《圣母子》中,玛利亚与小耶稣均表情严肃,不苟言笑,呈现出浓郁的拜占庭风格;詹弗兰切斯科·佐蒂的《圣母子与音乐天使》中,玛利亚高贵优雅,少了几分肃穆;贾科莫·帕基亚罗蒂的《圣母子和圣徒哲罗姆及帕多瓦的安东尼》中的小耶稣却伸出小手,拉拽玛利亚的衣裳。到了《圣母子、圣约翰和两天使》中,如果抹掉天使背上的翅膀,五位宗教人物与人间普通母亲、孩童和女性无异。而在大型祭坛画《耶稣一家与安娜》中,小耶稣顽皮地趴在玛利亚的腿上,安娜与丈夫温柔地望向女儿玛利亚,除了小约翰手里的十字架与玛利亚、约瑟头顶浅淡到几乎难以觉察的圣光环之外,没有其他特征表明这是一幅宗教画,反而更像其乐融融的寻常人家。

  最褪尽“神性”光环的,是吉罗拉莫·马佐拉·贝多利的《基督诞生与小圣约翰和天使》,整体色调朴实无华,玛利亚俨然一位健康粗壮的农妇,抱着刚出生的小耶稣,脚边竟然卧着一头牛。母亲安娜头顶着一个盛放礼物的柳条筐,正在与约瑟交谈。如果不是角落那两位小天使,很难想象这是描绘耶稣一家的作品。

  与此同时,画家对世俗题材的关注日益增加,包括对当时事件的描绘。尤其是肖像画,由于需求增多,真正成为一种艺术题材。除了表现国王、领主的宫廷肖像画外,商人、新娘和艺术家的个人肖像也大量涌现,突显出那个时代出现的强烈的自我意识。著名肖像画家布龙齐诺的《科西莫一世》、艺术大师提香·韦切利奥的《戎装的查理五世》与《男子肖像》,都是其中的佳作。这些肖像画不仅细致地描绘出被画者的外貌特征,更是传神地刻画出基面容之下隐藏的情感和内心世界,人物形象饱满立体。

  就这样,神一步一步走下神坛,而人一步一步成为宇宙的中心,以神为中心的教会失去了对精神世界的控制,以人为本、肯定人的价值和尊严的人文主义精神成为主流,主张人生的目的是追求世俗的乐趣,倡导个性解放,反对愚昧迷信的神学思想,认为人是现实生活的创造者和主人。

  而将“人是宇宙的中心”推向极致的,是达·芬奇于1490年前后创作的素描《维特鲁威人》。他根据古罗马杰出建筑家维特鲁威的理念和自身对人体的研究,将人体绘制在圆形和正方形这样完美的几何形式中,其基础是人体的比例和对称,以及形体完美的人是古典建筑比例源泉的理念。这一作品形象地宣告了文艺复兴的核心思想:人是宇宙的中心,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和谐的。

  尽管本次展览所呈现的仅为文艺复兴浩瀚成就沧海之一栗,但却借由精心的安排布置,帮助观者厘清了推演的脉络,更深切地体悟到恩格斯所称“巨人的时代”的含义:“文艺复兴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的时代。”映衬出这一时代伟大之处的,正是人文精神的烛照。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