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导演或女导演:这是不是一个问题

作者:周志飞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5-10

  第七十一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凯特·布兰切特

  其实很多职业本来都是没有性别区隔的,只是长期的资源配置不均衡和固定的文化观念习染,让不少职业逐渐有了性别倾向性和不平衡性。

  ■ 周志飞

  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于5月8日在法国南部海滨小城戛纳开幕。资深影人云集、后辈新人迭出、亚洲电影崛起是本届电影节值得期待的亮点,为这场电影盛宴带来惊喜和精彩。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屈尔此前表示,继2017年70周年之后,戛纳电影节将开启历史新篇章,选片体现代际更新,并继续探索当代电影,见证世界电影的成长。澳大利亚女星、奥斯卡奖得主凯特·布兰切特出任评委会主席。近日,该电影节有关人士还表示,此届电影节男女影人参与评奖及导演作品入选的性别比例将得到改善和提高。

  当然,入选的标准是业绩价值而非性别,因为女性导演也希望她们是因为自己是导演、是艺术家而入选。21世纪是“她世纪”,“探索当代电影,见证世界电影的成长”离不开对女性影人力量的关注。因此,近年来的戛纳电影节不乏女性话题:“电影节仅3位女导演:不是戛纳的问题”“女导演增长有限,戛纳电影节仍是男导演的天下”“2018年戛纳电影节将成为女性的盛典吗?”……这可能也是上述有关人士言及性别比例的新闻背景。

  人数寥寥的女导演作为行业人物和时代变迁的风向标,最近越来越受到关注。戛纳如此,戛纳之外也有热度。比如,在某知名网站上有一个提问就是:“成为优秀的女导演有多难?”答者不一,热度居首的那条为“徐静蕾”,身份认证为演员、导演,代表作是《我和爸爸》《绑架者》。所答内容摘要如下:我拍戏时,根本不会考虑性别。首先,我不觉得应该用男女来区别导演,这是一个女性自我认知的问题。我是相信人的意志可以决定你想做什么样的事情的,你觉得自己不行的时候就真的很难行,但如果说你愿意自己去尝试的话,我不认为导演这个工作是男性的专利,完全不这样认为。男性导演里面也有很多不同性格的人,女导演也不一样。说男性就一定什么工作方式,女性又是另外一种工作方式,这些都太过概念化了。不管是男导演还是女导演在工作中面临的“难”都是一样的,这一点并不因为性别而改变。所以你是男是女,跟你成为导演的难易程度其实没多大关系,也没人因为你是女导演拍动作片就降低职业标准。所以,相对来说,我没觉得成为一个女导演有多难,当然也不认为成为一个男导演有多容易。

  老徐不愧是老徐,连答题的风格也这么大气、接地气。不矫揉不造作,亲身示范了一个女导演的霸气与坚定。看,刚看完老徐“导演这行男女无别”的谆谆释疑之后,我又在导演前面加了个“女”,是否有点恨铁不成钢?可我其实也自有考虑:虽说导演不分男女,但在成为导演尤其是成为名导的路上,女性或许还是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与心血。所以,在男女导演在资源、环境等社会条件,心理期待等文化观念尚未达到起跑线完全平等的情况下,一个女性成为导演比一个男性成为导演其实要付出更多的学费和代价。虽然,其实他们本来都同样是导演,一个如老徐所言同样不容易和没有性别色彩的职业:导演在拍摄过程中就是一个不断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在片场,除了演员和厕所分男女,其余都一样,所有工种包括导演表现出来的都是性别之外的职业属性——专业性。

  其实很多职业本来都是没有性别区隔的,只是长期的资源配置不均衡和固定的文化观念习染,让不少职业逐渐有了性别倾向性和不平衡性。比如,导演这一行,本来就包括了男女导演,但人们在称呼一个男导演时,并不会自然地加上一个“男”,而在称呼女导演时则往往不由自主加上一个“女”。一开始,可能是出于褒奖之意,但屡屡如此划界之后反倒生出了问题,似乎女导演和导演在专业要求上不是被以同等标准对待和评判的,加了“女”字之后,似乎她只在女性的行列里是优秀的,无法比肩导演的普世标准。她优秀不是因为她导演的电影有表现力,而是因为她是个女的,是性别身份令她出类拔萃,而非完全取决于职业成就。所以,就像有的女作家、女诗人等不愿意在自己的职业头衔之前被加上“女”字一样,有的女性导演也拒绝女导演的称谓。她们不愿意自己的职业努力、付出与熠熠发光的才华与成绩被敷衍在极易被消解的性别行列里。因为女性往往是一个不被重视、不受待见的行列,在艺术的历史长河里也大多如是。如果被归入此列,即使艺术成就再卓绝,也似乎只是矮个子中拔出的高个子。

  就像哈佛大学的首位女校长所言:“我不是哈佛女校长,我是哈佛校长。”她说,她当初不想被人称作“女校长”的意思是:我不想被特殊化,在这个位置上,我更愿意真实的我被认知。但是,任职之后,她渐渐意识到,“我对自己女校长这个称号太过在意。当我收到来自世界各国女孩的信件,看到她们在信中表达了自己由于我的上任而深感同为女性的自豪;同时表达出因此受到鼓励,更有勇气去追求自己梦想的决心时,我深深地为自己可以在女性当中有这样的影响力,并能在社会上树立如此正面形象而感到安慰。”但愿女导演还有其他行进在女性少数派职业中的优异女性也可早日走出“女”字前缀的烦扰,成为响当当的专业精神与职业风范的标杆,鼓励并鼓舞更多的后来者。

编辑:李凌霄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