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无痛分娩成奢侈品?谁来关爱疼痛的产妇?

来源:信息转载  发布时间:2017-09-14

美国“无痛分娩中国行”青岛妇婴站的医护人员们在进行业务交流。

“如果想要无痛(分娩),必须要有一两个麻醉医生24小时在产房,但很多医院连完成正常的麻醉任务都很困难。”

“这技术一看就不是经济增长点。这种‘可做可不做’且几乎无收益的手术,需要有较高的奉献精神才能坚持。”

疼痛,已被世卫组织称为继血压、呼吸、脉搏、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

对于产妇来说,生产之痛不仅难熬,也往往伴随着危险。对于致力推广无痛分娩的美籍麻醉医生胡灵群来说,他见过太多的疼痛了。因为妻子也是极其怕疼的人,他始终在寻找更好、更安全的麻醉方法。

2005年1月,他们第二个孩子出生时,妻子再次赞叹无痛分娩技术“神奇和伟大”。而在此两个月前,人民日报发文指出,中国享受无痛分娩产妇比例不足1%。强烈的对比让胡灵群感慨:为什么这项已在西方普及上百年的技术,迟迟没能让中国产妇受益?

过去近十年,这位“60后”华人医生持续帮助中国医院进行分娩镇痛培训,目睹了大量实例,也深刻感受到在中国推行的种种难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多年努力的项目,竟因为一宗惨案而重新引发关注。 2017年8月31日,陕西榆林一位待产妇疑因剧痛要求剖宫产被拒,从五楼坠亡。惨剧使得公众开始正视“生产之痛”,并掀起了关于无痛分娩的大讨论。过去两周,远在美国的胡灵群不顾时差,回答了国内诸多媒体的疑问。 “如果真的能以此重视无痛分娩,就好了。”9月11日,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在中国鼓与呼的医生

“我真是太顺利了,一点都不痛,只有点胀胀的感觉。”2008年6月8日,产妇陈燕红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成功诞下一名男婴,成为胡灵群在中国推广无痛分娩的第一例。

“如果每一个产妇都这样,该有多好啊!”胡灵群回忆起当时的内心感受。

陈燕红的体验源于一项公益行动。2006年,美国西北大学芬堡医学院发起了一项名为“无痛分娩中国行”的中美医学教育活动。作为该高校麻醉学副教授、芬堡医学教育院院士,胡灵群是发起和牵头人。活动旨在推行安全、有效的椎管内分娩镇痛,改变中国高剖宫产率的现状,普及当今世界以团队医疗为特征的现代产房,提高产妇、胎儿及新生儿的安全性。

截至2017年9月9日,该项目已在中国80家医院开展活动,其中77%的医院椎管内分娩镇痛率达到50%以上,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甚至高达95%。

无痛分娩,在医学上被称为“分娩镇痛”,主要包括非药物性和药物性分娩镇痛法两大类。“非药物镇痛方式如拉玛泽呼吸法,药物镇痛方式如肌肉注射杜冷丁、吸入笑气以及腰硬联合麻醉法和硬膜外麻醉法。”北京和睦家医院麻醉科主任刘薇医生说,腰硬联合和硬膜外麻醉法是效果最确切、使用最广泛的方法,它的原理是通过在产妇后背的硬膜外腔进行麻药输注,短暂地部分阻断了疼痛的神经传导,镇痛有效率达95%以上。

“有些人完全无痛,有些人还是有痛感,这与个人体质差异、麻醉师技术水平都有关系。”知名产科医生、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段涛教授补充道。

在网络上,能发现大量关于“无痛分娩是不是骗人的”“中国的无痛分娩和国外的是一样的吗”等提问,而一些产妇还可能遭遇了“假无痛分娩”。

家在重庆的小琳被医院推销自费1700元购买了一种分娩止痛仪,但事实上对减轻产痛毫无效果。还有一些产妇产程过半才使用椎管麻醉,只能“减轻一半的疼痛感”。尽管很多人至今不了解这一技术,但我国无痛分娩的历史可追溯到半个多世纪之前。

胡灵群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早在1952年,山东省就成立了“无痛分娩法推行委员会”。此后几十年间,业界多有研究。而大量临床应用则始于1990年代后期。1997年10月,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叶铁虎医师,帮助当时中美合资的和睦家医院开展了分娩镇痛。之后,南京、上海、广州等地陆续开展临床试验,“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但大多半途而废”。

一个被广泛传播的数据是:85%的美国产妇分娩时做到分娩镇痛,英国更高达98%。中国的数据是多少,这个数字在既有公开材料里说法不一。

早在2002年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曲元医生等的论文中,就提到“我国的分娩镇痛率不足1%”,媒体报道沿用这一数据,多年未有更新。2015年,国家卫计委在“快乐产房,舒适分娩”项目启动会上提到,我国无痛分娩率尚不足10%。 “为什么1964年就能做的、无需高昂设备的、产妇急需的医疗服务,在中国发展不了呢?”胡灵群问。

编辑:袁梦佳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