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

高素质、高学历、工作稳定为何仍难“脱单”

——专访央务鹊桥服务中心主任张旸

作者:莫兰  来源:中华女性网  发布时间:2017-04-07

相亲活动

  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 莫兰

  “你想约就约,不想约就拒绝,不用那么纠结……”从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迈进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南池子大街的央务鹊桥服务中心大门起,该中心的主任张旸就一直在接电话,反复地劝说、宽慰、指点,这通电话至少打了十分钟。

  挂掉电话,张旸满脸歉意地告诉记者,这是一位“80后”女会员打来的,此前她已就同一问题咨询过多次。原来这个女孩经长辈介绍与某男孩结识,她挺想交往下去的,可男孩一见面就表明了态度:“我没玩够,不想结婚,为了应付家长才来相亲的。我觉得跟你聊得还不错,先聊着。”见了一面后,男孩隔十天半个月才微信联系一下。女孩觉得男孩欺骗了自己,男孩辩白说自己既没骗钱也没骗色。

  “无论怎么掰开了揉碎了劝,她就是想不通。缺乏判断,感情经历比较少——这种情况在我们的会员中比较普遍。”张旸坦言。

  帮助会员解决情感疑惑,是张旸和央务鹊桥服务中心日常的重要工作之一。单看“鹊桥”二字,你可能以为服务中心的功能只是为单身人士牵线搭桥当红娘,然而,事实上,它却承担着“寻缘——帮助‘脱单’——为婚姻家庭保驾护航”的一条龙功能。

央务鹊桥相亲嘉年华

  “有单位背书”的大型公益性社交平台

  除了日常工作之外,成立于2005年的央务鹊桥服务中心主要负责运营大型公益社交平台——中央国家机关央务鹊桥网。央务鹊桥工程是中央国家机关工会联合会“央务阳光”系列工程的重点项目,是为单身国家公务员群体和各界单身高素质白领人士提供安全可靠的婚恋交友及相关服务的工作平台。

  据张旸介绍,央务鹊桥网2005年5月20日开通,核心会员为中央国家机关单位的单身职工。“当时经过调研发现,整个部委机关单身职工人数占到15%。很多人都是从外地考公务员考来的,在京同学亲友较少,接触面比较窄,工会就想着建立一个交流平台帮助他们脱单。第一批就吸纳了26个部委的540多人加入。”

  央务鹊桥网打出的广告语是“中国最真诚信婚恋交友平台”,如何保证它是“最真诚信”的呢?张旸的答案是:因为有单位背书。申请会员的程序严肃而复杂:需要下载申请表,如实填写学历、单位、职业、婚姻状况、身份证号码等,附上身份证和学历证书的复印件,一并交由单位工会审核后盖章。“这样做的好处一是信息可信,二是会员行为受到约束。当然,在严格的同时,也会损失一些用户。这是我们与商业婚恋网站最大的不同。”

  据悉,央务鹊桥网目前正式会员人数仅有一万人,主要来自中央国家机关单位、中央直属机关单位、北京市直机关单位等两百多家单位;会员中女性比例较大,占62%,男性占38%;年龄结构以28岁到35岁之间为主,逾半数为“80后”;硕士以上学历占60%,博士占10%。12年来,通过网站相识结婚的会员有3千对左右,成功率大约为30%。

央务鹊桥相亲嘉年华

  贴身、贴心的创新服务

  实际上,央务鹊桥服务中心其实更像一个涵盖了能够满足用户各种需求的多功能大型婚恋社交社区——

  在央务鹊桥网上,会员可以展示自我风采、搜索速配、线上交流。

  在各个部委,300多位极富经验的工会工作者们组成了强大的义务红娘俱乐部。

  在线下,央务鹊桥服务中心精心设计了大量的交友活动,既有大型联谊会,也有深度聚会,还有户外活动,以及央务文化沙龙、爱情运动会、素质拓展、野外宿营、大型联谊会、相亲嘉年华等等。相当一部分活动对会员免费。

户外拓展式联谊

  会员们则自发建立几十种兴趣圈子,如央务剧社、足球圈、羽毛球圈、读书会、爱心联盟、户外爱好者等。

清凉谷单身水上运动会

  央务鹊桥服务中心还提供各种扩展服务,涵盖了寻觅、相识、相恋、步入婚姻的各个阶段,涉及婚恋、交友、婚礼、心理健康指导等。

  不仅如此,央务鹊桥服务中心还紧跟高科技,玩起了“互联网+”的概念:2010年起,开通了微信公众号,并通过微信群讲授微课,最多时有一两千人在线听课;2015年,推出一款名为“又又”(意为“双”)的手机APP,将“诚信值”引入婚恋交友;被称为“全民直播年”的2016年,在千聊上开起了直播。

  张旸自豪地告诉记者:“迄今为止,我们一共办了1000多场联谊,前600场流程和内容都不重样,每次都根据来的人员职业、学历特点,以及活动场地的特点进行定制。我们培训的130名会员单位红娘,全部通过了国家首批婚恋规划师职业资格考试。我们开展的活动、课程,覆盖了二三十万人。”

  这种新颖的社区模式大大增强了会员的忠诚度和黏性,可以说是一种贴身、贴心的创新服务。

  难“脱单”既有社会因素,也有家庭和个人因素

  高素质、高学历、工作稳定是央务鹊桥服务中心会员最大的特点和优势,在许多人的想象中,他们应该在婚恋市场很“抢手”,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因为条件比较匹配,资料真实,很多人很快就找到了伴侣,最快的只用了两个月。可有些人每一场活动都参加却成不了,12年前入会的第一批会员中还有人至今仍是单身。”这让身为中国心理学会伴侣与婚姻治疗学组成员的张旸很揪心。

中央国家机关单身青年植树

  经过与会员深入访谈,张旸发现,造成这一现象的既有社会因素,也有家庭因素和个人因素。从社会因素来说,单身男女比例呈结构性失衡:在北上广一线城市,单身女性数量比男性多;在农村,男的比女的多。很多女性择偶是“举头往明月”,思想观念还停留在男强女弱的层面,自己已经很强了,还想找一个更强的;而很多男性择偶则是“一览众山小”,一心往下找。两性择偶标准的落差,导致单身比例越来越高。

  “我做过调研,1/3的会员都三十多岁了还从来没谈过恋爱,其中多数是女性。很多人生理成熟期提前了,心智成熟期却很晚,在最应该发展爱的能力的阶段,却被老师和家长扼杀了。家长还把对社会不安定的恐惧感加在她们身上:必须找有房有钱的。许多女孩就把自己对爱情的浪漫幻想和父母的现实要求累加起来,导致择偶条件很多很高很全。”张旸说。“曾有一个女孩在朋友圈称:‘弹尽粮绝,找人养我,财权归我,必须要帅。’不知道男的看到会怎么想?”

  年龄是一个让人焦虑的因素。张旸说,如今高校扩招、工作忙碌,导致整体婚龄推迟。随着年龄的增长,女性的优势越来越少,男性的优势越来越多。在焦虑的情况下,有些女性容易慌不择路。有一对会员谈了半年结婚了,他俩都在北京,却总共见了不到十次面。

  还有些人自身缺乏爱和沟通相处的能力。张旸大致归纳为几种情况:有些人卡在无法建立关系;有些人无法让关系往深处走;有些人无法发展成健康的伴侣关系,浅尝辙止;有些人在关系中缺乏换位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容易逃避换人。

  张旸认为,这跟他们的成长经历有关。这一代多是独生子女,家长因为失独焦虑在他们身上倾入了很多心血,要么就特别溺爱,要么管得特别严,尽管提供了物质生活保障,却剥夺了孩子的情感。“最成功的家长是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没用,但是现在的父母控制欲太强,对儿女的终身大事干涉过多。子女对此很反感,表面上顺从,但暗地里较劲,相亲时拿放大镜挑错,或者故意表现不好,这同样是不成熟的做法。”

  如今离婚率高企的现象在会员中也有所体现。张旸告诉记者,已婚的会员当中有很多人已经离了。“这些人大多恋爱时间很短,所以婚龄也很短,最短的一对只有三天。当时两家人在婚礼上就动手打起来了,原因是娘家嫌婆家办的婚礼不够排场。”

相亲活动

  至于离婚原因,很多时候是因为双方家长手伸得太长了。张旸绘声绘色地给记者讲述了一对小夫妻结婚三天回门时的情形——

  娘家这边,妈妈把女儿叫过来:“他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

  “工资卡交不交给你?”

  “没有啊。”

  “那可不行,男人是用钱的耙子,女人是装钱的匣子,你要不管,男人有钱就变坏,必须把工资卡收上来。你家谁做饭啊?”

  “我。”

  “你做饭?你在咱家都不做,你再伺候他去?不行,你得让他做饭。”

  “行,我回去提要求。”

  婆家这边,婆婆也把儿子叫过来:“她对你怎么样?性生活和不和谐?你媳妇懒不懒,你家谁干活?家务活就得女人干,男人不能干,大老爷们儿干家务,传出去不得让人笑话吗?回去你得硬气点。”

  “好。”

  结果小两口气鼓鼓地回家了。晚上做饭,就开始吵架。

  “本来两个人过得挺好的,双方父母一挑唆,日子就没法过了。严重的,就离婚了。”张旸惋惜道。

  当然也有在平台的保驾护航下过得很幸福的。有位从事乐器演奏的女孩和一位部队男孩通过平台相识,都是年少离家的成长经历让彼此很有共同语言。女孩常到服务中心来玩游戏,但是喜欢的是另一位男孩,可对方就是迟迟不行动。部队男孩就在花店存了笔钱,拜托张旸,只要女孩出现就通知他,20分钟后花就到,再过20分钟他就到。他写了10万字的情书,为女孩学玩游戏,并承诺:“你的事业就靠这双手,以后我绝不让你进厨房,所有家务我全包。”女孩特别感动,两个人结婚了,过得很幸福。

央务鹊桥相亲嘉年华

  还有个男孩,别人给介绍个1971年生的女孩,他嫌年龄大。后来在中心组织的一个“谁跟谁有夫妻相”小游戏中,摄影师特意拍了他俩的照片,大家都说特有夫妻相。说得男孩动了心,认真跟女孩相处,发现她特别好,各方面都特别合适。后来,他俩结婚了,生活很美满。

  单身人士怎样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张旸说:“社会现实是我们的个体无法扭转的。只要开始,就不晚,但要花费更多力气,扩大交友面,调整择偶标准。至少要认识三个月,才能真正了解这个人,能接受对方最大的缺点,才开始谈恋爱。谈半年恋爱,考察生活习惯、三观、消费观念、姻亲关系,如果匹配才适合结婚。”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