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在家上学”,该不该提倡

来源:中华女性网  发布时间:2016-08-25

  据《成都商报》报道,2005年春,李铁军以“娃娃到学校学不到东西”为由,将女儿李婧磁带回家自己教,这起“家教挑战义务教育法”案轰动全国。如今,11年过去了,父亲李铁军的教学成果如何呢?对此,李婧磁大方坦承,自己连初中试卷都考不及格。父亲李铁军也承认,女儿在语数外和物理化学这些学科方面均学艺不精。但李铁军坚持认为自己的教育是非常成功的。他说,他在培养一名伟大的科学家。

  让教育方式更多元

  ■ 堂吉伟德

  “在家上学”属地地道道的舶来品。2012年,全美有240万名孩子在家上学,占全美学龄儿童的4%。早在几年前,此话题就引发了国内舆论关注,并成为教育改革的议题。2013年,“学在民间:在家上学与多元教育国际研讨会”上发布的《中国在家上学北京共识》显示,在家上学排名前三位的省市依次是广东、浙江和北京。其中,广东省作为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社会和教育环境较好,在家上学人数最多,高达1459人。

  个性化发展和诗意化成长,应当是教育改革的方向,也是教育追求的目标之一。“在家上学”的最大优势,正好弥补了体制内教育的某些缺陷,因其更为灵活,更为自主,而受到一些人的推崇。尽管“在家上学”质量不确定、收费标准过高、受困于学籍信息管理制度,无法成为体制内教育的替代品,但其对于转变教育观念,探索教育模式,并促进体制内教育,具有不可替代的积极意义。

  民间改革一直是社会改革的动力源之一,教育改革同样离不开民间的尝试。通过“在家上学”的模式实施,既有效丰富了教育的形式和内容,又能为现行的体制内教育带来借鉴,让教育的方式更加多元。也只有允许并支持创新,才能实现体制内外的双赢格局。为此,对“在家上学”的民间探索,应当给予一定的肯定。虽然其间不乏失败的案例,但不能否定其存在的合理性,更不能以此形成扼杀和打压。相反,学校或者教育部门应当给“在家上学”的孩子采集学籍档案,以解决其参加考试的后顾之忧。同时也可以作为合作方参与共建,并与第三方一起对教育质量进行评价,从而为教育改革积累经验。

  偏执试验应阻止

  ■ 段思平

  李铁军对女儿存在的大量知识盲点视而不见,却津津乐道于女儿能掌握很多“冷知识”,这恰恰暴露了其教育理念的彻底走偏。记住孤立的知识点只要死记硬背就行了,但掌握一套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培养正确的价值观,却需要融入科学系统的教育体系,这正是“在家教女”所不具备的。

  与知识水平的欠缺相比,更让人担心的,是李婧磁在人生经验上的不足。没有同学,几乎没有伙伴,从来独来独往,不与人接触;没有户口,不能出远门,根本没有社会阅历与现代公民意识;长年靠父亲3000元的退休金生活,而父亲已经74岁了,还能照顾她多久谁也说不好。我们不禁要担忧:将来李婧磁总要离开父亲的庇护独自生活,她能够顺利地出远门、找工作、谈恋爱,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吗?

  李铁军有句“名言”——“宁肯坐牢也不送女儿到学校念书”。从李婧磁的成长来看,我们是宁肯让这个父亲接受处罚,也要送她去学校念书。

  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一个极端个案,并没有代表性,不必太过担忧。但一方面,我们不能允许任何一个孩子在成长的道路上掉队;另一方面,也要警惕近年来在某些地方出现的“挑战义务教育”的“在家教子”或“现代私塾”。任何未经科学充分论证的教育试验都是不负责任的,谁都不能纵容将孩子变成试验品的“创新”。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