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冯德莱恩:未来的德国总理候选人?

作者:李越  来源:中华女性网  发布时间:2015-04-22

 

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左二),能说流利的德语、法语和英语,不仅获得了经济学学士学位、公共卫生学硕士学位、医学博士学位,还是7个孩子的母亲。

她1999年起活跃于政治舞台,历任德国 下萨克森州议会议员,该州社会事务、妇女、家庭事务和卫生部部长,德国联邦家庭事务、老年、妇女及青年部部长,德国国会议员,德国联邦劳工及社会事务部部长。

2013年12月17日,总理默克尔宣布冯德莱恩出任德国联邦国防部部长一职,让她成为德国史上首位女性国防部部长。默克尔称赞她“把事业和家庭融合一体的能力尤为突出”。

图为2003年,她为德国联邦家庭事务、老年、妇女及青年部部长时的全家福。

■ 中国妇女报驻柏林特约记者 李越

前不久,德国电视一台播放了德国女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履新一年的专题纪录片,紧接着两本关于冯德莱恩的《女总理后备力量》《玫瑰行动——冯德莱恩体系》两本书相继出版。电视纪录片和两本新书都吸引了众多观众和读者。媒体称,在德国很少有政治家在位时被著书立传,无论科尔、施罗德、还是默克尔或朔伊布勒都无例外。而冯德莱恩却在任上被如此大书特书,这固然因为冯德莱恩是德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国防部长、一位被媒体紧密追逐和评论的政治家,但同时也说明这位女国防部长的锐意改革、强调透明度等一系列政治主张备受公众瞩目。

主张德国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冯德莱恩的工作节奏快得出奇,往往令周围人喘不过气。一名瘦小女子闯入国防部这样一个传统上男人一统天下的领域,本身就是一个挑战。上任伊始她果断解除了工作不力的国务秘书的职务,给这个刀枪不入的男性王国一个下马威。

冯德莱恩上任5天后,就抵达面临重新大选、政局异常混乱的阿富汗,看望德国驻阿富汗空军飞行大队和野战医院,与德国驻阿富汗最后一支作战部队的士兵交谈,此后她又不止一次再访阿富汗,深入战乱地区。这期间还有一段插曲。

去年年底,冯德莱恩刚抵达阿富汗,即获悉自己的老父亲去世,她忍住悲痛坚持完成十分不易安排的阿富汗之行,令官兵对这位女部长同情钦佩有加。她曾出人意料地亲临伊拉克北部访问,与库尔德领导人举行会晤,并向库尔德人承诺在打击恐怖主义“伊斯兰国”的斗争中,提供更多装备。

去年年初,作为履新不久的国防部长,冯德莱恩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讲话中就呼吁,德国要在外交、发展援助和军事行动方面承担起更多责任,曾引发了德国在全球政治中究竟扮演什么角色的争论。因为当时默克尔在外交上奉行的还是“韬光养晦”政策。

今年在第51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冯德莱恩将这一呼吁提到了具体日程上,并强调,德国已做好准备“发挥关键作用”。冯德莱恩解释,“也就是说,德国将最好的资源和能力贡献到盟国的伙伴合作关系中去,要发挥关键作用”。对此很多德国人持怀疑态度,一项问卷调查显示,多数德国人拒绝德国在国际危机事件中做出更大承诺。

让军职与家庭兼顾

冯德莱恩虽然是国防部长,是德国联邦军队的掌门人,但并非铁血人物。身为七个孩子的母亲和医生职业造就的专业素养,使冯德莱恩在军队管理方面刚中有柔,极具人性化。

她提出联邦国防军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更顾及有家庭的军人的需求。措施包括,在军营中提供幼儿园的服务,在分派任务时考虑家庭因素。

冯德莱恩计划,将联邦国防军建成一个“对家庭友善的企业”。她对媒体表示,她的目标是把军队变成一个有吸引力的就业单位。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让军人的职业和家庭得到兼顾。按照冯德莱恩的设想,未来军人应该同其他企业雇员一样,可以享受育儿假期和育儿期减少工作时间。此外对有家庭的军人应尽量减少工作地点的调动,幼儿园也应该得到扩建,以满足军人父母的需求。比如,未来有家庭的士兵在某个时期可以半职工作,并且只在必要情况下调动至其他地方。

冯德莱恩说:“联邦国防军的士兵需要休整的时间。他们需要在工作与家庭之间得到平衡。在这一点上,我们还可以有明显的改善。”

长久以来,德国士兵对联邦国防军批评最集中的一点就是军队的工作条件不适应现代家庭需求,不满情绪加剧。这位女部长推出的改革计划无疑受到官兵欢迎,军中的不满情绪也借此得以缓解。

德国军队改革始于2010年,义务兵役制于2011年7月1日取消,军队人数从25万降至18万职业军人。此外,2017年以前将关闭32个军队驻地,约90个驻地将缩小规模,军队中的文职人员数量也明显减少。

不少军人表达了对改革的强烈不满。军人利益的代表组织——联邦国防军联合会,也对改革的速度提出批评,同时指出,应该将人作为改革的中心。冯德莱恩认识到这一点,她的改革方案使联邦国防军的许多人又重新抱有希望。

冯德莱恩把人的因素看得最为重要,她在看望驻守阿富汗北部的德国联邦国防军士兵时表示,最重要的是保护人的安全,而不是物资装备的费用问题。冯德莱恩认为,只要能够保护士兵的安全,费用再高也在所不惜。她说:“必须使用良好的物资装备,以保障这里士兵的安全。”

坚定地支持女性进入领导层

早在担任联邦劳动部长的时候,冯德莱恩就提议,应强制规定德国企业高级管理层中女性所占的比例,即前不久德国联邦议会通过的领导层女性比例法。她也曾坚持要求为低收入阶层特别是女性低收入群体提供退休津贴。多年来,她为领导层女性比例立法倾注全力,领导层女性比例法出台后她表示,将在联邦军的领导层也提高女性领导比例。她表示“目前联邦军人中10%是女兵,今后这一比例将提高至15%。现在全军只有唯一一名女将军,少得实在可怜,所以军队也需提高女性领导比例”。

就任国防部长不久,冯德莱恩顶住压力,大胆启用曾是企业管理顾问的苏德女士担任国防部国务秘书这一要职,委任其主管最为复杂的装备部门。

有人称,德国的装备项目有着要人命的风险,例如,驻阿士兵处于二战结束以来称得上最残酷的战斗地带,不管你的装备多么先进,在阿富汗随时都会被简单的自杀式行为炸个机毁人亡。

在德国本土,军队装备也是问题重重,装备生产越来越迟缓,越来越昂贵,越来越跟不上实战需求。同时德国国防部和联邦国防军基于组织结构和历史原因,存在很多深层次问题,如官僚体制、院外游说,又如是否购置无人驾驶机等一大堆厘不清的问题。如果问卷调查问士兵或专家,哪个装备项目是顺利完成的?肯定无一人能够回答出来。

曾在麦肯锡德国公司任职14年的苏德是一位物理学博士,升任至总经理的位置,她不懂得什么叫妥协,她的核心任务就是把企业成本降至最低。冯德莱恩从几年前认识苏德起,就对她印象深刻,就任国防部长后很快就做出了对苏德的任命决定。苏德在一堆棘手问题中抓主要矛盾,重点是保持预算平衡,压低装备成本。

倚仗这位企业管理人才,联邦国防军再不能让全德国人耻笑曾经发生过的丑闻,诸如直升机无法升起,潜水艇潜不到水下,冲锋枪没有准星等等。新的任务对于苏德既重要又困难重重,她深知一旦失手,不仅她个人声誉全无,也毁了冯德莱恩。但是她接受了这个任命。

未来的总理候选人?

1958年出生于布鲁塞尔的冯德莱恩,并出身于政治世家,父亲是基民盟的元老级人物。她上世纪90年代加入基民盟,曾在德国下萨克森州担任过州一级的部长,2005年进入联邦政坛,担任家庭部长,2009年起担任劳工与社会事务部部长,2010年她同时当选为基民盟党的副主席。2013年以默克尔为首的基民盟再次赢得联邦议会选举,与社民党组成大联合政府。

默克尔对冯德莱恩委以重任,让她担任国防部长,从一个侧面说明默克尔有意培养冯德莱恩成为基民盟未来的总理候选人。当时55岁的冯德莱恩走马上任,她的行事风格与其他职业政治家截然不同,作为优秀的政治家,一位“超级母亲”在德国政坛树立起独一无二的声誉。

她务实、不受意识形态左右的风格在曾经担任过的部长职位期间得到了充分体现,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

冯德莱恩担任国防部长后,考虑的首先是如何把联邦国防军变成具有吸引力的雇主,能够让雇员在工作和个人生活之间找到合理的平衡。同样算得上挑战的就是联邦国防军从阿富汗撤军问题,冯德莱恩知道有多少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的工作。如果她成功驾驭了这份新工作,那么也就意味着通向未来的一扇大门为她打开了。任国防部长一年多来,冯德莱恩身边的人已经不怀疑,她有能力迅速适应庞大且复杂的国防工作领域。她始终给人一种精通专业、不知疲倦的印象。

到目前为止,算上在下萨克森州的工作经历,她已经在四个部委工作过。如此看来,无论是电视纪录片记者,还是两本书的作者对冯德莱恩的宣传都不是空穴来风,他们懂得,一旦被推崇的对象政治上失败,纪录片也好,书籍也罢都将是废品一堆, 因为观众和读者不喜欢看到主人公是失败者。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