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风雪夜归人》 人间四月天重返大剧院

改之不已 经典更需精准讲究

作者:郭佳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5-04-10

    一部吴祖光24岁时写就的话剧经典成就了一代代话剧人的舞台梦。2012年国家大剧院院庆五周年之际,大剧院版《风雪夜归人》众望所归地登台。两年多来,该剧数度上演,去年10月更是应邀赴台,收获宝岛观众喜爱与赞誉。近日,该剧主创再度集结,经过9天的排练后,将于4月16日至25日重返国家大剧院的舞台。近日,编剧吴祖光之子、画家吴欢携家传藏品前来探班,与导演任鸣与主演冯远征、余少群等人共同追忆了昔日父亲创作该剧的背景,当年演出的旧事,以及那些北平城中关于青春梦想和启蒙觉醒的故人与往事。

    当年青艺版本周总理曾看过七遍

    从2012年首演到2013年复排,以及去年五月作为开幕演出亮相厦门中韩日戏剧节,并于十月应邀赴台,于台北两厅院连演四天并增设公益场,一部历经时光淘洗却依旧闪亮的好剧本所讲述的是极具传统韵味的好故事,在吴祖光先生的文字问世七十余载后,再度有了有诚意、有温度的版本。吴祖光的儿子吴欢甚至将这个版本称作“《风雪夜归人》的标准版本”,“记得当年孙维世曾经跟父亲说,周总理曾经看过7次《风雪夜归人》的演出,我也曾自费到台湾看这个戏的演出。”去年该剧首度登上宝岛舞台时,台湾《中国时报》评价整场演出“感觉就像一碗文火慢炖出的老汤,层层递进、缓缓深入,每品一口都是满满的滋味无穷。”《国际日报》评价:“从《王府井》到此次的《风雪夜归人》,国家大剧院都抱着文化交流的真诚姿态和沟通两岸、血脉相连的质朴情怀,把最高的艺术水准展现给台湾观众。”在导演任鸣看来,“台湾观众在近乎百分之百上座率的情况下都能做到很安静地欣赏演出,而在幕间隙和换景的空当则会爆发出非常热烈的掌声,足见台湾观众是理解经典、喜爱经典的。”

    现场艺术将首次网络同步直播

    在导演任鸣看来,“《风雪夜归人》作品本身是经典,与之相匹配的应该是精益求精的创作,这样经典才能完整。每轮演出都会去进一步推敲,但不变的是不讨巧和规规矩矩地演绎,当今的话剧舞台,缺少的就是这种讲究。”都说话剧是现场艺术,但此次4月16日至25日重归国家大剧院的九场演出还将为观众发放一次特别的“福利”——4月24日晚,观众可以通过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官方网站或下载“大剧院·古典”手机客户端免费观看话剧《风雪夜归人》现场演出的同步网络直播。

    在剧中饰演苏弘基的冯远征表示:“在台湾演出时就曾有北京的戏剧爱好者专程赶去观看演出,甚至还因这出戏与台湾观众结缘,相互间成为朋友,一起观剧一起讨论,让我很感动。这次国家大剧院提供的这个平台,不仅可以让两岸观众,甚至全世界的观众都可以通过网络实时观看这场演出,让很多想看戏又无法到场的观众少一分遗憾。”

    吴祖光24岁便已能看破红尘

    至于此轮演出的调整,任鸣用四个字回答:“改之不已”。“从2012年首演至今,我们力求越演越精准。这轮排练,我们将在细节的处理和节奏的把控上做出调整。”

    排练期间,吴欢也专程携珍藏多年的画册现身排练场,并为导演任鸣及主演冯远征、余少群展示了画册中的珍贵照片,让尘封往事一一浮现。“父亲是剧作家中经历最坎坷的一位,1942年24岁时写了《风雪夜归人》剧本,24岁时就已能看透很多事情,比如一个人永远在路上,或是走在路上,或是死在路上。1948年,父亲30岁时担当导演,在香港拍摄了电影《风雪夜归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父亲与母亲一对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却也曾风雨同舟患难与共……”

    吴欢还现场展示了父亲当年使用的清代镇尺,而那首吴祖光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题写的“春风浩荡好吟诗,绿遍天涯两地枝。探取团圆终有日,安排重过少年时”诗文,则传递了彼时父母相隔两地,时常惦念对方的心境,也可谓是为《风雪夜归人》中魏莲生与玉春这对苦命鸳鸯抒怀。另一幅题写着“十丈红尘千年青史,一生襟抱万里江山”的书稿,则展现出了吴祖光豁达坦荡的胸襟和豪迈的性情。吴欢感慨:“我几乎从这版《风雪夜归人》的创排初期就积极参与,可以说是亲眼见证了这部剧从无到有的全过程。今天来到排练场,我就是希望在这个海棠花开的四月,带着对远去故人的怀念,重温父亲当年创作这部经典的点点滴滴,希望能对创作者有一点点启发。”

    苏弘基不再是面目狰狞的大反派

    在一张张老照片和一首首诗文中感念故人,主演冯远征和余少群也纷纷聊起各自的创作体悟。

    冯远征说,“当年我曾经看过青艺的版本,当时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我会为男女主角的命运欷歔,但对苏弘基这条线印象不深,因为那个人物被演成了彻底的反派。这次重排这出戏时,我重读了剧本,才发现其实这条线很重。这个剧本虽然已经问世70多年了,但却很契合当下社会热点。但对于像苏弘基这样谋私利的贪官,我没有把他演成面目狰狞的大反派,而是合理地去做错事,至于对这个人物的评判,就交给观众了。”余少群则表示自己是心怀敬畏地去演话剧,“演话剧这段时间,我的作息时间都会因此而调整,每天都是4点半到后台化妆做准备。有一次在保利剧院看话剧,谢幕时候,我坐在观众席已经热泪盈眶,那一刻,我发现戏曲演员出身的我其实是留恋舞台的。”

    

编辑:张小楠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